东岑西舅

强吻(2)

芥末绿2017-2-25 21:17:47Ctrl+D 收藏本站

    滚烫的吻一路往下,落在岑欢白皙的颈间、胸前。肌肤被沾染酒气的湿热气息喷洒过,如同被点燃一簇火焰般迅速红烫得骇人。

    她惊恐的死瞪着在自己身上忙碌的男人,感觉他的手撩起她的t恤连同她的黑白格纹胸`罩一并推上去,随即俯下头——

    “不要!”她惊叫出声,双手护住胸疯了一样挣扎,试图挣脱开身上的重量。

    可醉酒的藿莛东却丝毫不顾她的抗拒和挣扎,捉住她的双手并在一起反举过头顶一手压制住,另一手去扯她的仔裤拉练。

    岑欢吓得泪水狂涌,奋力扭动着身体,哭着哀求:“住手,小舅,我是岑欢……求你停下来,我不是julie……”

    藿莛东似被催眠了一样闭着眼摸索到她的唇再次吻住,下身死死压制住她不安分的腿,见她仍是挣扎,不悦的蹙眉一巴掌重重拍在她半裸的臀上以示警告她安分点,然后也不管凝白如脂的肌肤立即现出的几根清晰指印,大掌包裹住挺翘的臀扣向自己硬得发痛的火热处。

    泪水如断了线的珍珠,大颗大颗自颊边滑落,手和腿都被制得死死的,求饶又听不见,岑欢下了狠心,重重一口咬住藿莛东在自己口中肆虐的下唇,咸腥的味道立即在舌尖蔓延开来。

    唇上的刺痛让意识不清的藿莛东拧着眉不耐的睁开眼,抬手去摸被咬痛的唇,结果摸到一手的血色。

    他微微一愕,低头望向被自己压在身下全身近乎全luǒ的女人,那张不算熟悉的俏容上一双水光浮动的眼里噙满的控诉和羞辱如同一枚炸弹,将他整个人炸得支离破碎。

    时间似乎静止。

    耳边压抑的抽泣声清晰钻入耳,身体里的血液仿佛瞬间凝固,沸腾的情`欲一下降到冰点。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想起从岑欢身上翻身下来,扯过一旁的被子看也不看的扔在她身上,然后走向浴室。

    哗哗的流水声传来,岑欢咬着唇哆嗦着爬起来整理好衣裤,也不管此时的自己有多狼狈,几乎是用跑的速度冲到门口,随后打开门跑了出去,连自己放在沙发上的包都忘了拿。

    闭目站在冷水下的藿莛东听到门被摔上的声音,立即睁开眼,同时关了花洒,随意在腰上系上一条浴巾便走出浴室。

    果然,床上已经不见岑欢的人影。

    紧了紧不自觉握成拳的手,他走向床旁的矮柜拿起自己的手机,翻到岑欢的号码拨出,不一会,听到电话那端传来用户已关机的机械女音。

    英挺的浓眉一拧,紧绷的俊容如同覆上了一层寒霜。

    他放下手机回到浴室穿戴整齐,离开时不经意瞥到沙发上一只有些眼熟的蓝白色小挎包。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