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鸡同鸭讲

芥末绿2017-2-25 21:18:7Ctrl+D 收藏本站

    柳如岚远远看到紧跟在儿子身后把头垂得低低的岑欢,眉间微微蹙了蹙,等走得近了,目光看向儿子,眼神略带责备。

    “莛东,不是答应了晚上回家吃饭?怎么一个个把我的话当耳边风?”

    岑欢听出她这句话其实是说给自己听的,不免有些心虚。想为自己的食言道歉,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迟疑的当头,只听藿莛东道:“都这么晚了,您就为了这件事搞得自己这么晚都不睡?”

    “我怎么可能睡得着?”柳如岚望着儿子,嘴角微勾起一抹自嘲,“我的儿子把我看得比外人还不如,宁愿陪着外人疯玩到半夜才回,都不愿意陪我吃一顿饭,我寝食难安。”

    外人?是说她吧?

    岑欢心里琢磨,却想:她好歹和她儿子也是亲舅甥,这么亲密的关系,不算是外人吧?

    藿莛东不想继续和母亲在半夜谈论这么无聊的话题,径直从母亲身边走过,往楼梯口走去。

    岑欢见状赶紧跟上,就怕自己迟个一步会被柳如岚的目光给吞了。

    “欢欢。”柳如岚不紧不慢的喊她一句,岑欢往前的身形立即一顿,眼巴巴的望着藿莛东的背影,突然好怀念他冷冰冰对她说的那句——还不快走。

    只是那家伙连停都没停一下,伟岸的身影很快消失在她的视线。

    真是没人性!

    她暗咒一句,硬着头皮挤出一抹笑容,回头望着柳如岚,一副乖巧的认错姿态:“对不起,夫人,我晚上——”

    “你们去哪了?”柳如岚打断她的话,高贵的面容因儿子冷漠的态度而变得极其难看。

    岑欢还没想好找什么借口来敷衍,一时哑然。

    “你们整个晚上都在一起?”柳如岚又问。

    岑欢不知是要摇头还是点头,犹疑间,又听柳如岚扔出一个问题,“他嘴上的伤是怎么弄的?”

    “……”为什么刚才不问她儿子,偏偏要来为难她?

    她的沉默和迟疑让柳如岚更为不悦和不满。

    “你怎么回事?连问你几个问题都不回答?我问你莛东嘴上是怎么伤的?”

    柳如岚的咄咄逼人让岑欢毫无招架之力,硬着头皮回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大概……或许……是被什么东西咬到了……”

    岑欢的回答让柳如岚突然感觉很无力——和这丫头对话根本就是鸡同鸭讲。

    伤口在那种地方,面积又那么宽,除了是被女人咬的,还能是被什么东西?

    她那么问的意思是想知道她知不知道是哪个女人咬伤了她儿子,没想到……

    真不知道该说这丫头纯还是蠢!

    “其实我和小舅是后来才碰到的,我之前是和我朋友一起在玩,我见到小舅时,他嘴上就已经是那样了。”岑欢很怕柳如岚继续没完没了的问,只好撒了个谎。

    柳如岚凝望了她一会,目光落在她唇上,“那你的又是怎么回事?”

    “啊?”她的?她的没有破吧?

    “欢欢,虽然你母亲不是我亲生的,你和我并没有血缘关系,但你住在这,我就要对你负责,否则出了事我怎么向你母亲交代?所以女孩子还是自爱一点的好。”

    “……”她怎么不自爱了。她连初吻都是两个小时前才被一只猪给啃了。再说,柳如岚当年嫁给外公时才18岁,她生得出那时已经12岁的母亲么?

    “回房睡吧。”柳如岚看她一眼,漠然转身。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