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中邪了

芥末绿2017-2-25 21:19:9Ctrl+D 收藏本站

    岑欢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整个人还陷入刚才那一幕中。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一听小舅说从来没有人爱他,就好象中了邪一样觉得无比心疼。心里滋生一股冲动,克制不住的想抱他,安慰他,温暖他。

    不知道这是不是女人特有的母性感作祟,在面对弱者时总是会毫无保留的付出自己的同情心?

    小舅虽然各方面看起来都很强大,可他一个人独处时释放出的那股落寞而孤单的气息却让她觉得心酸。

    一直以为他的冷漠是天生,如今才知道他是因为缺乏亲人的关爱,内心才变得这么冷漠,才会冰封所有的感情,拒绝和别人沟通。

    她叹着气翻个身,不料碰到受伤的膝盖,疼得她叫出声。

    而这时敲门声响起。

    “外小姐,二少爷让我给你送晚饭来。”福嫂的声音清晰入耳。

    她下了床笨拙的跳着脚去开门。

    “福嫂,小舅也还没吃晚饭,你给他送了么?”她一开门便问。

    福嫂睨她一眼,不冷不热道:“二少爷出去了。”

    “这么晚他还出去?”岑欢诧异。

    福嫂没回她,径直走进去把餐盘里的饭菜放下,然后便离开了。

    岑欢食不知味的随便吃了几口便推开饭菜,进浴室简单梳洗后出来,从包里拿出卫凌风给她配的药就着福嫂送上来的温开水吞下。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药里含有安定的成分,她吃完药便困得不行,只好重新爬上床,不到两分钟便沉沉入睡。

    ***

    因为腿受伤,藿贤发话不准她外出,所以这几天岑欢一直乖乖呆在藿家。

    奇怪的是这几天她都没见到过小舅,也不知道是他这几天根本就没回藿家还是他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总之见不着小舅这几天,她呆在藿家每天都要面对柳如岚的冰块脸和外公的黑脸,简直是度日如年。

    就像现在,外公和柳如岚不知聊到什么话题,本来就难看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

    害她一顿饭吃得忐忑不安,难以下咽。

    所以一吃完她便早早离开,免得被外公的台风尾扫到又免不了一顿训。

    站在房门口,忽然想起什么,开门的动作顿了一顿,突地改变主意往楼梯口走去。

    ***

    将近凌晨时,藿莛东才驾车回到家。

    段蘅听到汽笛声早早迎出来,藿莛东把车钥匙丢给他,让他把车开入车库,自己往里面走去。

    意外的没有在客厅看到和往常一样等他回来的母亲,他松了口气,边扯松领带边往楼上走。

    快到房间时,门口一抹蜷缩着抱成一团的黑影顿住他的步伐。

    置于领口解着衬衫扭扣的手放下来,他拧眉揉着额,俯身屈指敲了敲那颗乌黑的脑袋。

    ————

    (更晚了,抱歉~)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