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害怕他生气

芥末绿2017-2-25 21:19:43Ctrl+D 收藏本站

    头痛欲裂。

    岑欢半睡半醒,下意识揉着发痛的额把整张脸埋入枕头里,一会后却猛地从床上坐起,瞠大眼环顾周遭全然陌生的环境,在找不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后把目光探向浴室。

    浴室的门关着,却没有任何声音从里头传出。

    “小舅?”她喊一句,在得不到回应后心慌的下了床冲到浴室门口,门一推便打开,里头空无一人。

    她愕然瞪着空荡荡的浴室,昨晚的一幕幕在脑海里回放。她想起昨晚小舅似乎因为她喝醉而很生气。所以,他是她睡着后就离开了?

    头疼得厉害,她想不起来昨晚自己对小舅说了什么。看了眼时间,已经十点多了,这个时间段,小舅应该是在公司。

    她进浴室梳洗,离开`房间后去酒店大厅的前台退房,却被告知一切都已办妥。

    原来藿莛东昨晚离开时就已办理好退房手续,只是把退房时间延长到了今天下午。

    确定小舅是在昨晚就离开了,岑欢心里有些忐忑,害怕他还在生自己的气。

    ****

    “外小姐,藿总不在公司,你不知道么?”王秘书对跑来公司找藿莛东的岑欢有些诧异。毕竟这些天岑欢一直形影不离的跟在藿莛东身边,他以为她应该知道。

    “不在?”岑欢心里涌现一丝失落,“去哪了?”

    “这个我也不清楚,藿总离开时没说。”

    岑欢烦躁的扒拉下头发,一脸郁闷的走出藿氏总部的大楼。

    室外日光流丽,岑欢站在炙热的太阳底下,想起自己昨晚没洗澡没换衣服,虽然没异味,仍是觉得不舒服。只好打车回藿家。

    幸好柳如岚和外公都不在,她回房洗了澡换了干净的衣服,然后呆坐在床上,望着掌心里躺着的手机犹豫不决。

    她想打电话给他,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隐约想起昨晚他问过她什么,却实在记不起问话的内容。

    挣扎半天,那通电话还是没能拨出去。

    午饭时间,偌大的餐桌只有她一个人。福嫂说外公和柳如岚去了省里,要两三天才回来。

    听到这个消息,岑欢心里一阵雀跃——柳如岚不在,她就可以光明正大的随时跑去小舅房里找他,而不用担心会被柳如岚看到而给她脸色看了。

    她憧憬着晚上单独和小舅共用晚餐,只可惜,晚饭时藿莛东并没回家。

    ****

    凌晨一点。

    藿莛东走进自己的房间。

    酒精在体内发挥作用,浑身燥热难受,他一把扯掉领带,就着自落地窗外泄进来的朦胧月光走向房中央的大床,将臂弯上的外套往旁一扔,整个人都往床上载去,而耳边响起一声难受的闷哼。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