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断了她对他的念想

芥末绿2017-2-25 21:19:52Ctrl+D 收藏本站

    清晨的风吹动白色的纱帘发出轻微的声响,空气中漂浮着从后院的花圃传来的淡淡花香。

    岑欢环抱住自己屈膝倚窗而坐,大片暖色洒落在她身上,她却感觉不到一丝暖意,整个人如同雕塑般动也不动。

    彻夜难眠。

    她就着这个姿势呆坐了一夜,脑海里反复闪过无数画面,而画面里是同一张清隽的面孔,同一个冷漠的表情。

    她不懂,就连当初在自家浴室把全`裸的他看光,他都没怎么给她脸色看,这次,他怎么会因为她不小心喝醉一次就气得要赶她走?

    而更不懂的是,为什么在听他说要让人送自己回去时,心里会说不出的难受。

    不过短短半个月的相处,她由最初的反感和千方百计想着摆脱他,到如今的不舍得离开,这种改变,意味着什么?

    她想起自己看到他被梁宥珊误亲时,心里难受得恨不能立即冲上去把两人拉开。这样的自己,让她联想到那些看着心爱的男人和别的女人亲热而痛苦不堪的女人。

    可他是和她血脉相连的亲舅舅,她怎么可能会对他产生男女之情?又怎么会明知两人是舅甥,却偏偏还要喜欢上他?

    喜欢上?

    她蓦地僵住。笼上身的金色阳光遮不住她瞬间苍白的脸。

    ***

    不知是宿醉还是昨晚睡眠不好的原因,整个上午心神不宁,尤其太阳穴痛的厉害,浑身都不舒服,有种即将大病的不祥预兆。

    “藿总,您是不是不舒服?”王秘书观察入微,早注意到他脸色不对劲,尤其眉宇间似乎覆着一层怎么也散不去的阴霾。

    藿莛东摇头:“没事,你把这些资料分发给各部门。”

    王秘书接过,迟疑了下还是忍不住问:“怎么今天外小姐没来?”

    在键盘上飞速移动的十指忽地一顿,深邃的黑眸瞪来:“怎么,公司有规定她必须每天都来?”

    “不,我的意思是这段时间您的午饭一直都是外小姐在准备,既然她今天没来,那等会要不要我给您去买?”

    “不用。”略显烦躁的拒绝,摆摆手示意他离开。视线却不自觉探向落地窗前那组沙发,恍惚间,似乎还能感觉到有两道偷觑自己的目光。

    其实他一直都知道那个丫头安静时,手里虽然拿着杂志,但看的却是他。

    起初他并不在意,以为她只是好奇他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小舅。没曾想,日复一日的偷觑,反让自己根植在了她心里,对他产生了男女之情。

    而这对他来说无疑是种负担,甚至是累赘。

    他向来不热衷男女感情,一时的暖玉温香只是生理所需。更何况,他和她,不是一般的男女,他怎能允许亲外甥女沦陷在对自己的畸形感情中?

    所以,趁她还没陷得太深,他将不惜一切手段断了她对他的念想。

    但愿一切还来得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