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被遗弃的难堪

芥末绿2017-2-25 21:20:2Ctrl+D 收藏本站

    夜色深浓。

    耳边充斥着激烈的摇滚乐,陌生的英文歌曲调慵懒缠绵,似情人间的呢喃低语。岑欢却无暇欣赏,目光焦急的在璀璨迷离的灯光下穿梭。

    而眼前人影晃动,却独独没有那抹熟悉的身影。

    怎么会这样?刚才还在她身边的,而她不过去了趟洗手间,结果再出来,小舅便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无迹可寻。

    她茫然的站在人群中,心头忽然滋生一股被遗弃的难堪。

    中午时他突然语气温和的说晚上带她去玩,当时就觉得他的转变很不可思议。

    果然,他把她一个人扔在魅色,自己却不知去向。

    “岑小姐吗?”失神间,一个男声忽地响起。

    她循声回头,见是魅色的侍者。

    “藿先生让我转告您他今晚不回去了,让您早点回家。”

    不回去了?她微微一怔,问:“他去哪了?”

    对方有些迟疑,却还是道:“藿先生在楼上开了房。”

    “多少房号?”

    “对不起,这个我不能透露。这是店里的规矩。”

    “他是我小舅,我不是要找他麻烦。”岑欢解释。

    对方目光狐疑,上下打量着她,似不相信两人是舅甥。

    岑欢心里焦急,见状不由有些恼,“你到底说是不说?不说我直接打电话给他,到时你就知道他是不是我小舅了。”

    许是听她的语气不像是在撒谎,对方最终松口说出藿莛东的房间号。

    ****

    豪华的套房内冷气逼人。

    仅在腰间系了条浴巾的男人从浴室出来,清冷的目光掠过床中央几乎全luǒ着姿态撩人的女人,无视对方眼里释放出的热情,没什么表情的转开视线,走向床头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

    柔软的身躯自身后缠上来,温热的口腔含住他的耳垂,一只手游移在他胸前,一只手探入他的浴巾内,娇吟着极尽所能的挑`诱撩拨。

    他却是丝毫不动情,目光清冷依旧,眸底依稀浮现一丝不耐。

    敲门声响起时,他的身子有一刻的紧绷。

    “去开门。”推开身上的女人,他淡声开口。

    而女人像是没料到这会居然会有人来敲门,万分不舍的起身,随意披上浴袍走向门口。

    门打开,咬着唇一脸忐忑的短发女孩映入眼帘。

    女人微感诧异,开口问:“你找谁?”

    岑欢想象过无数种开门后会看到的情景,就是没想过这种可能。

    她瞪着眼前容貌妖艳的女人,不用想也猜到对方的浴袍下不着一物。

    女人被她瞪得莫名其妙,刚想再问,岑欢却一言不发的推开她往里走去。

    “喂,你找谁?怎么这么没礼貌乱闯别人的房间!”

    身后传来女人拔尖的声音,岑欢仿若未闻,径直走进去,在触及伫立在床旁正往一只高脚杯里注入红酒的男人时,呼吸猛然一窒,胸口处泛开尖锐的疼。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