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两个人的战争

芥末绿2017-2-25 21:20:27Ctrl+D 收藏本站

    如同每一次练习柔道时被队友用过肩摔摔在地上般,岑欢头晕目眩,无脏六腑都像是移位了一样难受,但身体却基于防范的本能飞快从床上坐起。

    而藿莛东把她摔到床上身体都还没来得及拉直,床上的人儿却又缠了上来。

    他从来不知道这丫头居然有这么灵活敏捷的身手,明明刚才被他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却还能够强撑着爬起来招惹他。

    胸口怒焰翻滚,真是恨不能掐死她,但瞥到那张难受的小脸,终究是松了手上的力道,怕伤了她不敢硬来。

    “岑欢,你再胡闹这辈子都别想再见到我!”他切齿威胁,额头青筋明显绽出,甚是骇人。

    岑欢原本就是放下了女孩子的矜持和羞耻心,一心一意想要让他接受自己,又怎么会听他的劝和怕他的威胁。相反他越是不从她,她偏偏越挫越勇,不达目的不罢休,柔软的身躯藤蔓一样缠上他的身体。

    “你不就是忌讳我们的舅甥关系,害怕我和你乱`伦么?那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次乱到底,等生米煮成熟饭了你总该不会拒绝我了吧?”

    这番话太过震惊,藿莛东楞神的功夫,岑欢已经欺上他的唇,一只手笨拙的学着刚才那个女人抚摩他的方式在他胸口游移,而另一只手却去解他的皮带。

    她从来没吻过别人,吻技清涩得可笑,嘴唇不时磕到藿莛东的牙齿,咸腥的滋味在口腔里蔓延,嘴唇火辣辣的痛,她却仍不舍得放开,唇舌倔强的撬开他的牙关往里探。

    藿莛东倒吸口气,彻底动怒,大手毫不留情抽出她不知什么时候探入他下腹的手,紧咬着牙关阻止她唇舌的倾入。

    岑欢却是铁了心要乱,他不让她亲,她就俯身一口咬在他修长的脖颈上。

    藿莛东脸色铁青,见甩她不开,又气又恼,大掌对着她的臀部就是狠狠几下,毫不留情。

    岑欢痛得泪意直涌,终于松了口,改咬住自己的唇瞪他,眼里满满的委屈。

    藿莛东脖颈上被她咬过的每一处都留下深深的齿印,而且每一道齿印都见血。

    他推开她,蕴怒的黑眸掠过满是泪痕的小脸,落在她几乎晕满血色的唇上和嘴角边,额头青筋颤了颤,别开眼,粗喘着抽过一把纸巾胡乱往唇上一抹,雪白的纸巾上居然一片猩红。

    他一怔,这才意识到岑欢唇上的血是她自己的,而不是咬在脖颈上沾染的。

    他久久的凝视她,胸口忽然闷得生疼。

    那张即使痛着也不喊不闹的倔强俏颜既让他无奈,也恨极了她这种撞了南墙都不回头的性格。

    他攒拳,别开眼,一会后开口:“疯够了就去洗个澡早点休息。”

    话落,他不再看她,转身走向门口。

    ——————

    (评论区有疯狗出没……乱了心情更得晚了,抱歉~ps:谢谢送花送荷包送钻的亲们~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