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昏迷

芥末绿2017-2-25 21:20:37Ctrl+D 收藏本站

    医院。

    “她是高烧脱水导致的昏迷,只要退了烧就没大碍了,你别太担心。”

    卫凌风脱下手上的一次性手套,望了眼病床边看着昏迷中的岑欢脸色阴沉的发小,突然想起什么:“阿东,我刚才好象听到她在昏迷中都在喊你。”

    藿莛东冷眼看来,撇嘴道:“你听错了。”

    “她喊的是小舅,不就是你?”

    “我大哥的病情有没好转?”藿莛东忽然话题一转,岔开他的注意力。

    “哦,我听他的主治医生说他的病情最近这段时间比较稳定。其实他的病就是太过劳累和心里压力太大造成的,如果能调整好心态积极配合治疗,病情肯定大有好转。”

    藿莛东点头,又说:“你先去忙你的吧。”

    卫凌风的确手头还有其他事,闻言点头,“我一会再过来看看。”

    说完离开了病房。

    藿莛东望着病床上昏迷中的岑欢,她脸颊潮红,因嘴唇内侧的伤口而导致微肿的嘴唇呈一种妖艳的血色,红得让人触目惊心。

    下午接到魅色经理的电话,说是退房时间到了还不见房里有动静,又不敢贸然开门,所以才让他过去看看。结果他赶到后才发现岑欢已经高烧昏迷多时。

    而导致她高烧的原因是室内温度太低。

    昨晚他一进房间便将冷气开到最大,走时忘了关,而这丫头竟然也毫无察觉,就那样蜷缩成一团睡了十几个小时,连被子都不会替自己盖。

    又或者,她是故意不关冷气不盖被子折腾自己。

    他蹙眉,想起昨晚她疯了一样缠着自己又咬又打,满脸的倔强和委屈,咬得自己满嘴是血还是要来亲他,让他想起那些要不到糖果吃的小孩,任性、叛逆、反骨。

    而最让他头疼的是她眼里流露出的对他的狂热。

    他叹口气,揉了揉额,拉过一张椅子在她床旁坐下。

    ***

    暮色渐浓,病床上的人儿却还是没有苏醒的迹象。

    藿莛东看了眼时间,起身掏出手机走到窗旁,正要拨电话回公司,耳边响起一阵不属于他的手机铃声。

    循声找到铃声出处,从岑欢的包里拿出手机,来电昵称显示妈妈两个字。

    忖了忖,他接通。

    “姐,是我。”

    “莛东?”电话那端的藿静文楞了一楞才开口,随即又道:“怎么我打你的电话一直打不通?我还说让你给我买礼物送欢欢呢。”

    “买礼物?”

    “对,今天是欢欢18岁生日。对了,怎么是你接她的电话?”

    “……她玩去了,手机放在餐桌上忘了带。”藿莛东知道她在上海,不想让她知道岑欢生病后担心,所以找个借口敷衍。

    “呵,这丫头就是大大咧咧,丢三落四。礼物还是我从这边给她带回去,你替我买一个蛋糕送她,要榴莲味的。”

    “……好。”

    ————

    (还有更新)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