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你为什么这么关注我(1更)

芥末绿2017-2-25 21:21:13Ctrl+D 收藏本站

    深蓝的跑车行驶在夜色下的马路上,车窗外的路灯飞速倒退.

    岑欢发觉车子驶入高速公路,终于从震惊中回神。

    “你要带我去哪里?”她转头问藿莛东,后者不语,专注开着车。

    岑欢对他的沉默没辙,只好掏出手机打算给秦戈打个电话,要他别等她了,却发现手机早已没电关了机。

    瞥了眼藿莛东放在置物格里的手机,忖了忖,她放弃给秦戈打电话的念头,侧过脸瞪着窗外生闷气。

    当初明明是他要她离他远远的,这三年来她一直尽力克制自己不去找他,为什么他却突然主动出现在她面前?而且还莫名其妙的对她发火?

    其实当他出现在她面前那刻,她内心是无比惊喜的。

    三年不曾见面,天晓得她其实有多想他?这一千多个日夜,她越是想强迫自己忘掉当初对他的感情,偏偏越想念得紧。

    那一刻如果不是有秦戈在,她想她会忍不住扑入他怀里紧紧抱住他。

    可他的那番话却让她心冷累。

    什么私生活混乱到处谈男朋友,他知不知道她这三年过得有多累?

    怕让母亲看出端倪,她每次回家都强颜欢笑,后来索性少回家,免得自己一个不小心露出马脚。而在同学朋友面前,她也是一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样子,可谁又知道她心里的苦?

    她的爱情刚开始萌芽就惨遭摧毁,而这种有悖常理的感情,她偏偏又不能对谁诉说,心里再痛苦再难受,都只能把一切烂在心里,自己一个人忍着扛着。

    不自觉眼眶一阵酸热,她闭上眼,心头无限酸楚。

    藿莛东从后视镜里瞥到她额头贴着车窗一言不发,也不知道她是在想什么,又或者是在哭。

    他蹙眉,脚下的油门踩到极限檬。

    而岑欢似毫无所觉,仍旧保持原来的姿势。

    直到她的身子往自己这边靠来,藿莛东才发觉她是睡着了,立即减缓车速,脱下外套给她盖在身上,又让她的头枕在自己腿上,给她调整一个比较舒适的睡姿,这才专心驾车往b市而去。

    *****

    岑欢半睡半醒中感觉到自己被人抱着放在床上,心里一个激灵,立即醒来,而一睁开眼,便对上一双黑如泼墨的眸子。

    见她醒来,藿莛东立即抽身拉直身子,将盖在她身上的外套拿开。

    岑欢一睁眼便看到他,还以为自己是在梦里,掐了把手心疼得厉害,之前的记忆才一点点回笼。

    她环顾四周,周遭陌生的环境让她皱眉。

    “这是哪里?”他们不是在车上么?怎么一觉醒来她却在床上了?

    “我家。”藿莛东言简意赅,也不看她,径直走向门口。

    他家?藿家祖宅?他们现在是在b市?

    她困惑的从床上爬起,也顾不得穿鞋便追出去。这才发觉他口中的家并不是藿家祖宅,而是一套两室一厅的高级公寓。

    藿莛东在厨房烧开水,见她光着嫩白的脚丫出来,神色一冷,走向玄关处,从鞋柜里拿了双自己的拖鞋扔在她面前。

    岑欢见他脸色不太好,决定先不惹他,乖乖穿上,然后盯着大得离谱的拖鞋思忖着该开口说些什么。

    藿莛东烧了开水给自己泡了壶咖啡,岑欢闻着浓郁的咖啡香,饿得发扁得肚子不客气的抗议出声,在寂静的夜里听着格外的清晰。

    她有些讪讪的瞥了眼朝她看来的藿莛东,见他没什么动作,仍旧悠闲的喝着咖啡,心里哼了声,也不说什么,回到卧室找到自己的鞋穿好,出来时却闻到空气中漂浮着一股除了咖啡香外的食物香味。

    她在厨房门口站了会,望着他好看的背影幽幽叹了口气。

    “小舅,我不知道自己又是哪里惹了你不高兴。当初我自掘坟墓让你将了我一军,之后我一直很努力不让自己出现在你视野里。我不知道我都做到这种地步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藿莛东像是没听到,背对着她没有任何反应。

    她自嘲的牵了牵嘴角:“既然你不想和我说话,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谢谢你把我从a市载回来,我先走了。”

    “回去哪?和那个男人同居的住处?”

    冷冷的声音传来,岑欢脚步一顿,意识到藿莛东说了什么,她回头,眼里满是困惑。

    “小舅,我真好奇你到底是因为什么这么关注我的事?难道说你当初对我的拒绝只是做做样子,事实上你是喜欢我的,所以才暗中关注我?”

    藿莛东回头看来,冷漠的俊容面无表情。

    “如果不是你母亲一再让我多照顾你,你以为我会闲到去管你跟谁同居,或者管你私生活到底有多乱?”

    岑欢脸色一白。

    果然是她痴心妄想,以为他多少对自己有一点感情。

    原来是因为母亲的嘱托,他才这么关注自己。

    明知不可能,不该抱任何希望,却还是忍不住失望,难受。

    “既然这么勉强,那你大可以把她的话当做耳边风,彻底的无视我的存在。以后我的事情和你无关,不劳你再为我费心。”

    忍着眼眶一涌而上的酸热,她转身朝门口走去。

    藿莛东瞪着她的背影,想起她的倔强,头疼的揉了揉额,关了煮面条的火大步走出厨房。

    岑欢已经走到门口,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心头莫名一紧,手上的动作却没停顿,手触上门把打开门,而下一秒却又立即被一股力道重重摔上。

    “你看看现在是几点,发什么神经!”藿莛东阴郁着脸不容分说拽住她的胳膊拉向客厅。

    一阵天旋地转,岑欢被他重重甩在沙发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