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有本事管我一辈子不放手(4更)

芥末绿2017-2-25 21:21:27Ctrl+D 收藏本站

    “你真的不搬?”藿莛东望着她,语气森冷.

    岑欢点头,随即又补充道:“除非你也留下来。”

    藿莛东知道她有多倔强多固执,也不再劝累。

    “我会通知你母亲,让她亲自来市里一趟给你搬家。”话落提起行李袋走向门口。

    岑欢一楞,连忙下了床跑过去拦在他面前:神色惊慌:“你为什么总是不肯妥协一次让着我一点?是不是看我难受你心里比较好过?你口口声声拿我妈威胁我,我就不信你不怕她知道我和你的事情。”

    藿莛东冷笑:“我和你有什么事情?那些你所谓的喜欢根本就是你一个人的自做多情,我从来就没回应过!”

    岑欢涨红了脸,连眼眶都瞬间泛红。

    藿莛东别开眼不看她,侧身试图从她身边挤过,岑欢却忽地扑上来一把将他抱住。

    怀里的馨香涌入呼吸,藿莛东眉头一拧,扔下行李袋去拉她环在自己腰上的手,可岑欢却抱得极紧,好不容易拉开一边去拉另外一边,这边又给抱住了檬。

    “你放手!”他冷声低斥,真是有些气这丫头的一根筋,又恨她总是执着一份错误的感情不愿放手。

    “你先答应我不走。”岑欢把脸埋入他怀里,闭着眼贪婪的呼吸他身上那股混合淡淡烟草香的好闻气息。

    “岑欢,别逼我说更难听的话。”

    “你说也无所谓,反正这个世上最难听的话就是你不爱我,所以只要你不答应,不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放手。”

    藿莛东脸色一沉,又听怀里的人儿幽幽道,“本来我会一直信守承诺离你远远的,谁让你偏偏又要来招惹我?既然你这么喜欢管我的事情,有本事就管一辈子都不放手。”

    “你简直无理取闹!”藿莛东捉住她的双臂使力将她拉离自己的怀抱,可岑欢却仗着他会自己手下留情而死死抱着。

    “我再说一次,放手!”

    “不!”

    藿莛东气极冷哼,几乎是有些切齿的瞪她。

    “实话告诉你,就算我们没有血缘关系,我也不会爱上你。”

    岑欢身子僵了僵,不语。

    反正早就知道他不爱她。

    见说什么都没用,藿莛东不再劝。

    他之前都是怕力道太大伤了她,所以才被她缠着束手无策,而现在她既然铁了心不放手,那就别怪他心狠。

    他阴沉着脸加重捉住她双臂的力道,看她痛得脸色发白也不心软,强行将她扯开,然后一推,随即立刻往外走去,连行李都没拿。

    岑欢被他推在地上,看他走得那么快,想立即站起来,左脚却忽然一阵抽筋,疼得她脸色瞬变。

    而等她缓过抽筋症状,藿莛东早已离开。

    ************

    藿莛东驾车行驶在霓虹璀璨的马路上,清隽的五官在若隐若现的灯光下透着一丝隐晦的神秘感。

    心头烦乱,他打开车窗,凉冷的夜风灌入,拂过他的颜面,却吹不散他心头纷乱如麻的思绪。

    从来没有谁让他这么烦心无奈过。打不得又骂不走,他简直要败给那个丫头。

    ——既然你这么喜欢管我的事情,有本事就管一辈子都不放手。

    一辈子!她到底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

    两个有着血缘关系的男女,哪里来的一辈子?

    亏她还说得那么理直气壮,仿佛和自己的亲舅舅乱`伦是一件多么天经地义的事。

    连他都险些以为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都是被她不顾一切的态度给混淆了。

    手机的铃声扬起,他敛住思绪,探手拿过手机,扫了眼屏幕上显示的电话号码,又将手机放回去。

    是家里打来的电话,他不用接也知道,一定是母亲又要给他介绍哪位警政高官之后的女儿。

    自从两年前大哥去世起,母亲便不厌其烦的给他四下张罗他另一半,只是他根本无心于经营婚姻,所以一直拒绝。

    最后被母亲烦得狠了,他索性在外面买了房子,没有重要的事情一律不回去。

    铃声断续持续了好几分钟才停止,他没去理会,加速往公司赶去。

    ***********

    失眠。

    岑欢仰躺在床上,望着头顶的天花板发呆。

    他没拿行李走,她不知道他这么做到底是忘了拿行李,还是已经答应了她不搬出去。

    不过回想当时的情景,他应该是忘了拿。

    她皱眉,翻身把脸埋入枕头里,呼吸他残留在上头的气息,耳边却响起一阵铃声。

    她楞了一楞,随即爬起来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手机。

    怕对方挂断,她连看都没看来电显示便接通了电话,而那头传来藿静文温柔的声音。

    “欢欢,睡了么?”

    她握着电话无声点头,意识到母亲看不到,这才回道:“我刚好上床打算睡觉。”

    “那我长话短说,既然你这几天有假期,明天就回来一趟吧。”

    “什么事?”

    “说来话长,你回来我再告诉你。”

    岑欢无语。

    “对了,问问你小舅有没时间,如果有的话就一起回来,也免得你去挤车。”藿静文补充完又立即道:“就这事,你睡吧,明天回来早点。”

    话落挂了电话。

    岑欢瞪着显示通话结束的手机,心里开始担心明天藿莛东是否会和自己一起回家。

    ————————

    (实在太困了,还有一更明天上午更新~谢谢各位的月票荷包鲜花,芥末感激不尽。)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