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你喜欢跳,那就跳吧(2更)

芥末绿2017-2-25 21:21:42Ctrl+D 收藏本站

    “小舅,你就当是哄哄我还不行么?你说了,我就乖乖下去。”.

    岑欢轻声说着,脸上的表情在夜色里有些迷蒙,那双明眸里熠熠闪烁着的光痕却那么耀眼。

    藿莛东瞬也不瞬的望着她,意识到她真的是在耍他,脸色越发的阴郁深沉。

    “你喜欢跳,那就跳吧。”他冷漠开口,松开紧握的拳,在她的注视中转身。

    “小舅!”岑欢急声喊他,见他头也不回,连忙扶住墙沿作势要跳下来,可好死不死的脚上突然一阵痉`挛,痛得她脸色瞬变,僵着身子无法动弹。

    “小舅,好痛……累”

    身后传来的声音夹杂痛楚,藿莛东猛然顿住身形,回头见岑欢姿势别扭的跨坐在高墙上,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五官纠结成一团。

    “我的脚抽筋了……”岑欢的语气可怜兮兮,身子有些支撑不住的晃了晃,身体重心往后仰。

    藿莛东心头一跳,也不去想她是否又在骗自己,几个箭步冲过去,长臂扣住她的腰一下将她从高墙上抱下来。

    岑欢双手一得到自由,立即弯身去揉还在抽筋的脚,没注意到藿莛东脸上一闪而过的恐惧。

    她的腰还被他搂着,等到脚上的痉`孪状态缓解,她才舒展开纠结的五官,抬眸便望见他脸色的异常,楞了一楞,猜想他或许是被自己刚才吓的,不由笑弯了眉眼。

    其实他多少还是在乎她的吧?不然不会吓成这个样子檬。

    “小舅,你刚才答应我留下来,所以不要走。”她身手去抚他皱拧的眉,手腕却被猛地拽住。

    “你闹够了没有!”藿莛东沉下声,面容异常冷峻,连周遭的气温都似低了好几度。

    可岑欢看惯了这样的他,根本没被他的严厉慑住。

    顿在半空的手落在他胸口上,隔着衣料感觉他的心跳,脸上的笑颜无比狡黠:“小舅,你的心跳好快呢。是不是怕我真的跳下去,以后这个世上再也不会有一个这么爱你的岑欢?”

    藿莛东瞪着她,真是要佩服她的厚脸皮,抱着自己的亲舅舅却说出这样的话,她还真是铁了心要拉他一起堕入永不超生的地狱。

    “心跳这么快……我可不可以当作是你对我动心了?”她眯眼望着他,轻轻的笑,浓眉的长睫忽上忽下,如蝶羽展翅,霎是好看。

    藿莛东牙关一紧,粗暴的拉下她按在胸口的手,语气越发森冷。

    “你真是无可救药!”

    “呵,谁说无可救药?”岑欢瞥了眼被他抓出几个指痕的手腕,毫不在乎的又环上他的腰,察觉他身子瞬间紧绷,笑得更明媚。

    “你不就是我的解药?有了你,足可保我往后无病无痛一生幸福,就看你是要舍己救人还是见死不救了。”

    知道再多的言语都无法改变她的执着,藿莛东不再多说。

    一指一指扳开她的手,却听她幽幽叹了口气,头靠过来,脸颊贴在他胸口上。

    “小舅,我不舒服,你别刺激我了。”

    藿莛东压根不信她,手抚上她的额头作势要推开她,掌心里感受到的灼烫高温却让他心一惊,猛然想起在医院时卫凌风说她可能随时会高烧。

    身子这么烫却还穿这么少,又爬到那么高的地方去吹夜风,这丫头简直是活腻了!

    “去医院。”他开口。

    “不要。”如果去了医院她一睡着他就会离开。

    “不然你是要把自己烧死?”

    “我吃了退烧的药,睡一觉应该就没事了。”她轻舒口气,抬眸看他,央求道:“我好困,抱我去床`上好不好?”

    藿莛东早就领教过她的倔强,见状也没多说什么,弯身抱起她走向卧室,打算等她睡着了再送她去。

    掀开被子把她放到柔软的床铺上,那双缠绕着自己颈项的手却没松开。

    “我好冷~”因高烧而泛着水雾的眼眸望着他,他这才发觉她脸上染着异样的红`潮。

    “我去把温度调高。”

    “不,我要你陪我,”见他脸色一沉又要发怒,岑欢马上补充一句:“我保证乖乖的不使坏,只是借你的体温好让自己更快睡着。”

    许是她眼眶里水气浮动的样子太可怜,这次藿莛东竟然没拒绝,大方到让岑欢震惊。

    床的一方微微一沉,藿莛东在她身侧躺下,岑欢立即缠上来,双手抱着她的腰,脸贴在他胸口上,一条腿横跨在他两条腿上。

    闻着熟悉好闻的气息,她满足的闭眼轻舒了口气。

    而藿莛东却全身发僵,别扭的想一下将身上的人儿甩开。

    一低头触及她红得异常的面孔,念及她现在是个病人,冷硬的心忽地一软,渐渐放松四肢。

    被她抱着,身上像贴着一个大火炉,滚烫的体温隔着衣料都似能把他烫伤。

    担心她这样烧下去会烧成白痴,却也只能等她睡着了再弄她去医院,只是迟迟听不到怀里人儿的匀称呼吸声,知道她还没睡着,他也不敢动。

    不知过了多久,岑欢才终于沉沉睡去,而霸占着他身体的姿势却依旧没变。

    他轻轻拿开她的手,微微支起身,余光不经意瞥到她松开来的领口处裸`露的半个浑圆,心头猛然一跳,脑海里迅速浮现他将她从浴缸里抱出的情景。

    当时他虽然闭着眼,但手指却无法避免的碰触过她的身体。

    她肌肤柔滑细腻,如丝如缎,手感好得让人爱不释手,他不得不承认,这丫头短发的样子虽然没半点女人味,但这具身子却足具勾`人的魅力。

    下腹猛然一紧,如同触电般,他立即敛去脑海里那一幕幕迤俪的绮思,翻身下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