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绝望的激情1(2更)

芥末绿2017-2-25 21:21:55Ctrl+D 收藏本站

    纯黑的被单上,是两具激烈纠缠的身影.

    凝白如玉的肌肤衬着身下纯黑的被单,如同一朵娇艳盛开的鲜花,美得让人屏息。

    岑欢睁开眼望着身上俊容阴沉的男人,他额头沁出的汗水滑过他挺直的鼻梁滚落至他的鼻尖,在灯光下凝聚成一粒晶莹的水珠,又随着他悍然的冲刺滴落在她早已汗湿透的脸颊上。

    全身每一处都痛到极至,恍惚中,她有种这是一场搏斗而不是欢爱的错觉。

    他每一次撞击都像是要毁了她一样,凶狠得让她感觉自己随时会断了呼吸,而下一次他却更狠。

    她想求饶,求他轻一点,却在看到他眼里释放出的情绪后缄口不言累。

    他眼里的绝望让她好心疼。

    是她逼得他走到这一步,她没有资格喊痛求饶。

    她伸手更紧的抱住他,这样的举动却让藿莛东更恨。

    他一手捉住她的双手反举过头顶,一手扣住她纤柔的腰肢,火热的刚硬在她体内凶狠的进入又退出,反复的律动沉潜,像是疯了一样在她身上肆虐。

    下唇咬出血来,岑欢仍不松口。

    空气中弥漫开浓烈的情`欲气息,夹杂愤怒与绝望,哀伤与痛苦檬。

    藿莛东闭着眼看不到她脸上的痛楚,脑海里却清晰浮现她的容颜。

    或天真,或俏皮,或可爱,或蛮横……

    不同的表情,却是同样一张脸。

    而这个人,却是他的亲外甥女。

    深深的罪孽感如同无形的绳索束缚住他的喉咙,他喘不过气来,恍惚中感觉死亡的气息逼近。

    小舅。

    耳边猛然扬起一个轻柔的声音,将他远游的神智拉回。

    我来爱你好不好?

    那一夜,她自身后抱住他,轻轻吐出这一句,而他内心除了震惊外,还有一丝的暖意。

    从来没有人真心爱他。

    不论是父母还是兄长。

    活了这么多年,他唯一感受过的关爱来自十岁之前藿静文对他的心疼。

    而十岁之后,他独自在异国他乡,身边虽然有姑姑照应他的生活起居,可所谓的姑姑却也是看在父亲每年支付给她的大笔金钱的份上任务似的照顾他,却从未给过他任何关爱。

    所以当她说她来爱他时,他心里有一丝的感动,却并没当真。

    没想到……

    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他想起藿静文叮嘱自己好好照顾岑欢的情景,可他却把她照顾到了床上。

    他睁眼,额前的青筋绽出来,失控的翻过她的身,侧身从她身后狠狠进入,疯狂的顶刺撞击后,下腹猛然一紧,浓烈的液体自滚烫的勃发处溢出。

    他想抽身,可那处湿润的火热却绞得他大脑一片空白,所有的激情全数淋漓尽致的释放在她的身体深处。

    *********

    寂静的夜里弥漫开情潮宣泄过后的喘息声。

    他还在她体内,双手还锁着她的腰,脑海里一掠而过的空白后,是更深的绝望和悲哀。

    岑欢如同死过一回,连呼吸都变得微弱。

    这场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的单恋终于有了交集,迸裂了火花,她再痛也值得。

    气息平复后,藿莛东睁开眼,入目的是她优美的背部线条和漂亮的肩胛骨。

    “岑欢,你满意了?”

    冷到极至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岑欢身形一颤,想回头,一只手却伸过来罩住她的脸。

    “别看我。”他不想让她看到现在这样狼狈的他。

    岑欢不再动,感觉到他退出她体内,随即有一股热烫的液体顺势流出来,异样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呻`吟一声,而身后的身体微微一僵。

    浑浊的液体红白相间,刺痛了藿莛东的眼。

    他狼狈的别开眼,扭身下床直奔浴室。

    **********

    冰冷的水自头顶打落而下,却无法冲刷掉内心满腔冲撞的怒火。

    他气她,却更气自己。

    气自己为什么没抵挡住她的诱`惑,气自己被欲`望冲昏了头没发觉她是处`子,气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感受到强所未有的快`感。

    眼前浮现岑欢如同一具破败的布娃娃一样蜷缩的情景,他狠咬牙关,迅速冲洗身体,走出浴室。

    岑欢在经历了一场如同生死搏斗的欢爱早就疲惫得沉沉睡去。

    藿莛东望着凌乱的惨不忍睹的床铺,深吸口气,倾身抱起岑欢走进浴室。

    **********

    夜凉如水,指间的星火忽明忽暗,幽蓝的天光里,藿莛东怔然望着熟睡中的岑欢,脑海里思绪翻转,久久不能平息。

    冲动是魔鬼,如今他亲身体会了这句话的教训。

    可再后悔,却为时已晚。

    猛吸几口烟又吐出,俊帅的面孔隐匿在袅娜的白雾之后,直到天边浮现一抹亮色,他才走出卧室。

    房门合拢的声音传来,原本熟睡中的岑欢睁开眼。

    其实早在他抽第一根烟时她就醒来了。

    她想说些什么,却不知如何开口,又不愿意破坏难得的宁静,所以才一直装睡。

    她不知道他抽了多少根烟,只觉呼吸里满满的烟草气息。

    岑欢,你满意了?

    她想起事后他说的这句话,心想他心里一定恨极了自己。

    可她不悔。

    如果恨能够让他驱除他内心关于乱`伦的魔咒,那就让他恨她吧。

    而她会一直爱着他,至死不渝。

    ————

    (还有更新啦~表催,实在是舅舅卡住了,我也没办法……)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