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约会(1更)

芥末绿2017-2-25 21:22:5Ctrl+D 收藏本站

    醒来看不到想见的人,岑欢内心满满的失望.

    “阿东公司有事忙去了。”捕捉到她脸上一闪而过的失望,卫凌风解释。

    岑欢看向他——虽然三年不见,但她还是记得眼前这个长相斯文的男人是小舅的发小累。

    “卫医生,好久不见。”她和他招呼,后者却是挑眉一笑:“我前些日子才见过你,怎么说是好久不见?”

    岑欢一楞,“前些日子?什么时候?”

    “那次你不是有个姓慕的同学受了刀伤?你来医院看她的时候我碰到过一次,不过你那时没注意到我。”当时他还想和她打个招呼的,只是她走得太快,而且身边还有另外一个男孩子,所以才没叫住她。

    岑欢闻言恍然。

    那次念桐被歹徒袭击受刀伤,她的确来医院陪过她一段时间。

    “你渴不渴?我给你倒杯水。檬”

    岑欢点头。

    卫凌风给她摇高床让她半坐起,然后倒了杯温开水递过去。

    岑欢接过,没注意到卫凌风的视线一直落在她仍残留有手指印的右侧脸颊上。

    她是真渴了,一杯水喝个精光。

    把空杯子放到床头柜上,抬眸才发觉卫凌风看自己的眼神有些奇怪。

    双手覆上脸摸了摸,右侧脸颊传来的痛让她记起小舅那愤怒的一巴掌。

    她有些窘迫的低下头,掌心覆在右侧脸颊上遮挡卫凌风探究的视线。

    所幸敲门声响起。

    “卫医生,39床病人的家属找您。”

    卫凌风回神看向门口站着的护士,点点头,又回头看了眼岑欢,轻咳了声才道:“阿东说他晚点会过来,你身子还很虚,多休息,有事叫我。”

    岑欢微微颔首,目送他离开,嘴角因听闻小舅晚点会过来而高高上扬——她以为在经历过昨晚的事后,他不会再想见她。

    看来事情也没她想的那么糟糕,至少他还是愿意见她的。

    *****************

    环境幽雅的西餐厅里,藿莛东面无表情的看着母亲和他对面的女孩子交谈,向来高雅端庄的面容难得眉开眼笑。

    而他对面的女孩子五官清秀,乖巧可人。

    她是母亲给他介绍的n个女孩中唯一见到他本人真面目的一个——向朵怡,二十四岁,父亲向嵘是省城政界高官,两家曾是世交,因向嵘工作调动,向家搬迁至省城,两家人才渐渐少了走动。

    不过这些都和他无关,如果不是母亲约他吃饭他才赴约,他根本不会答应这种见鬼的变相相亲。

    “莛东,朵怡是个听话的好女孩,她两岁的时候你还抱过她呢。”

    柳如岚睨了眼神色冷沉的儿子,眉间微拧了下,随即舒展开,不遗余力的想撮合两人。

    藿莛东依旧沉默。

    向朵怡两岁的时候他恰好十岁,难得母亲还记得他那时的事情。

    他嘲讽的勾唇,目光落在腕表上。

    这个举动让柳如岚面色瞬地一沉,有些尴尬的看向向朵怡道:“小朵,莛东他性子冷,不怎么爱和别人交谈,你不会介意吧?”

    向朵怡微微一笑,嘴边荡开两抹深深的酒窝:“不会的,伯母。”

    早在父母有意撮合她和藿莛东时,她就特意对这个男人做了番调查,知道他一向冷漠,倒也对他的今天的态度不以为意。

    相反,她第一眼见他便喜欢。

    没来由的那种喜欢。

    “伯母就知道你善解人意。”柳如岚语气欣慰,“小朵,伯母已经让人给你准备好房间,你就别住酒店了,直接住伯母家就行了,这样才有更多的时间和莛东见面。”

    柳如岚把话说的这么清楚,无疑是向儿子传达她很喜欢向朵怡做她的未来儿媳妇。

    藿莛东不甚在意的看了母亲一眼,突地起身:“我还有事。”

    话落也不待柳如岚回应,径直离席。

    柳如岚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歉意的看向向朵怡,还没开口,却听向朵怡道:“伯母,您别生气,他去忙他的,有我陪您是一样的。”

    见向朵怡不但没因儿子的无礼举动生气,反而还反过来安慰她,柳如岚更对这个未来儿媳妇满意得不行。

    “那我们现在就去酒店给你搬行李。”

    *****************

    藿莛东离开西餐厅,在回公司的路上给卫凌风拨了通电话,得知岑欢已经醒来,他忖了忖,掉转车头往医院的方向而去。

    岑欢虽然已经退烧,身子却软得像团棉花。

    再次昏昏欲睡时,耳边听到门外传来的熟悉脚步声,心口蓦地一跳,下意识转头看向门口。

    藿莛东一开门便对上岑欢亮得出奇的美目,两人视线交汇,奇怪的却并没有一丝一毫的尴尬或者不自然。

    岑欢看着他关上门走过来,手里提着一个保温瓶。

    “凌风说你暂时只能吃些易消化的东西,所以我给你买了粥。”

    藿莛东的语气如常一样平淡无温,但听在岑欢耳里,却是无比动听。

    难得他不但没有避她不见,还主动来看她并且记得给她买吃的,她已经觉得满足了。

    她看着他打开保温瓶,从里头的隔层里拿出一只小碗和勺子,倒了一部分粥到碗里后递过去,示意她自己吃。

    岑欢刚想接,忽地眸光一闪,扁着嘴可怜兮兮道:“我全身发软,手没一点力气,拿不动。”

    藿莛东静静凝视她好一会才拉过一张椅子坐下,默默地一小口一小的喂她。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