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谢谢你要我(2更)

芥末绿2017-2-25 21:22:10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岑欢原本没什么胃口,什么都不想吃。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可她却把藿莛东买来的粥都吃光了,还望着空空的碗意犹未尽.

    “你喜欢吃,我晚上给你多买一份。”藿莛东边收拾东西边道。

    岑欢一囧,拨了拨一头有些凌乱的短发,心想她才不是因为粥好吃才吃那么多呢,只是因为是他喂食,所以才希望粥永远吃不完,或者时间停留在那一刻。

    “你休息,我晚上再来。”藿莛东说,望着她的目光异常平静。

    岑欢轻咬唇,又因触及唇瓣上的伤口而痛得吸气。

    藿莛东眸色微微一黯,别开眼,转身走向门口。

    “小舅。”

    往前的身影顿住,却没回头累。

    “没什么,我只是忽然想喊你一句。”他的背影太落寞太孤单,她看着好心酸,好心疼。

    “你……好好休息。”

    终究是回了她一句,藿莛东才离开。

    岑欢微微一笑,闭上眼回味刚才他喂食自己的情景,心里想着,如果以后这样相处,那该多好。

    在医院住了两天身体恢复了,卫凌风才批准岑欢出院。

    藿莛东下了班来医院接她,在这之前,他去了趟卫凌风的办公室檬。

    “不用验你和你家老爷子的d М|m|m|m|м|na,我这里有你大哥以前住院时的记录,精细对比后的结果是你们是血脉相连的兄弟。”

    卫凌风边说边观察发小的脸色,却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他忽然明白了什么,神色复杂的若有所思道:“看来你并不是怀疑自己和你父亲的父子关系。”

    相反,他一定是希望自己和藿家毫无关系,这样他和小欢欢的关系才不会变成世人眼中的乱`伦。

    藿莛东没回他,转身走向门口时又听卫凌风问:“要不要我查一查小欢欢和你之间有没血缘关系?”

    藿莛东步伐一顿,良久的沉默,似是在犹豫。

    “阿东?”卫凌风走过来搭上他的肩轻轻一拍。

    “不用。”

    岑欢是静文姐的女儿,而他是静文姐的亲弟弟,两人之间的血缘关系这么明显,还要查什么?

    “那你打算怎么办?”

    亲舅甥发展成这样的关系,不论是站在发小的立场还是站在小欢欢的立场,他都不希望两人再继续这样下去。否则两个人都会毁掉。

    藿莛东回过头来,警告似的睇了眼卫凌风,不答反道:“凌风,你这张嘴给我守严一点,我不希望耀之他们几个知道得更多。”

    卫凌风神色一囧,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一副不自然的表情——他也是不小心说漏了嘴,又不是故意要大嘴巴到处宣扬的。

    ***************

    气温忽然转冷,岑欢身上却还是单衣,藿莛东给她穿上自己的外套,在回家途中经过一处国际品牌的女性服装专卖店时停下车,却并没让岑欢下车,而是自己走进去,二十多分钟出来后,手里拎着大大小小的时装袋。

    “你的。”他把时装袋统统塞入车后座,对满目困惑的岑欢说了一句,然后发动引擎离开。

    回到家,岑欢立即回房试穿那些衣服,又在穿衣镜前转来转去,发现每一套都很合身很漂亮,就连他给她买的内裤胸衣都比她自己原来买的更合身。

    垂眸望着自己胸口还隐约可见的淡淡吻痕,岑欢遏制不住的脸红耳烫,浑身火烧一样的燥热。

    这两天两人相处非常融洽,纷纷闭口不提那晚的事,而藿莛东也没再说要搬回祖宅。

    从卧室出来,立即闻到空气中弥漫开的食物香气。

    她揉了揉咕咕叫的肚子,走向厨房。

    晚餐很简单,但味道却比岑欢想象中的还要美味。

    两人默默用餐,岑欢不时偷觑对面静默不语的男人,想开口说点什么热闹气氛,但想来想去,实在找不出什么话题。

    吃完饭后藿莛东刷洗完碗筷进了书房,而岑欢早在他还在刷洗碗筷时便回了卧室,直到时针跳过十二,而藿莛东还没回房,她才忍不住从床上爬起来。

    **************

    书房是藿莛东用卧室改造的,里头也有一个小阳台。

    藿莛东倚着阳台的防护拦不知道站了多久。

    冷风拂面,连脊背都滋生一股冷意。

    ——那你打算怎么办?

    他想起在医院时卫凌风这样问他,而他居然有片刻的茫然。

    并不是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只是不确定,那样做的结果是为了她好还是毁了她。

    门后传来开门的声音,他却没回头。

    他身后,岑欢穿着他今天给她买的雪白睡裙,光着脚丫子一点点靠近他,每走近一步,心跳都更剧烈一分,待到站在他身后,强烈得仿佛随时要跳出胸口。

    她微偏过头,却也只看到半张浸`淫在幽蓝天光里的侧颜。

    默默站了一会,她也不开口,双臂却展开,自他身后环上他的腰抱住,脸颊贴在他宽厚的背上,感受他身体传来的热度。

    藿莛东身子一僵,垂立身侧的手骤然紧握。

    “小舅,谢谢你。”

    岑欢抱着他轻语。

    藿莛东以为她是谢他给她买了那些衣服,却又听她说:“谢谢你要我。”

    在她抛却一切决定把自己奉献给他时,如果他还执意拒绝她,她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也许会完全崩溃,也许会变得比他更冷漠,也许从此以后都不会再去爱人。

    ——————————

    (还有更新……)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