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到此为止吧(1更)

芥末绿2017-2-25 21:22:19Ctrl+D 收藏本站

    “别引火烧身,岑欢。”.

    他俯身在她耳边忍无可忍的吐息,被她蹭到硬得发疼的某处气焰嚣张的抵在她腿间的柔软处,隔着一层薄薄的丝绵衣料彰显它的天威。

    岑欢紧张的吞了吞口水,被那双如隼黑眸里释放出的危险光芒慑住,下意识的想逃,可身体反而不受控制的弓身迎合他的侵犯。

    藿莛东没想到她大胆到这种地步,自己反倒一怔,想抽身却已来不及,身下的人儿早已不顾一切的缠上来,在他身体各个敏感处肆虐累。

    他难耐的抽息,低头隔着衣料咬住她睡裙下的一只丰盈,折磨似的来回舔弄啃咬,另一只手不安分的攫住另一只狠狠揉`搓,力道大得让岑欢皱眉,心里那股对性`事的恐惧阴影越发强烈。

    越恐惧,身体越紧张,她无助的攀住他的肩,还没等他进入她的身体,水蒙蒙的眼眸已经浮现满满的央求,求他别像上次一样粗暴的对她。

    藿莛东目光冰冷的望着她,嘴角逸出一抹冷笑,大手探入她腿间扯下她的小内裤,修长的手指猛地一下刺入那片湿热的领域。

    岑欢瞠大眼,身体骤然紧绷,攀住他肩膀的手蓦地抓紧。

    “别……”感觉到他的手指在她那处做着冲刺的动作,她的恐惧达到顶点,闭着眼使劲去推他,他却单手捉住她的双手反举过头顶压制住。

    “那么努力的勾`引我,怎么还没开始就不想要了?”他在她脸上方切齿,手指捏着她湿柔的花瓣捻弄亵玩檬。

    岑欢摇头,身体虽然还没感觉到痛意,却因他的举动羞得浑身如同熟透的番茄。

    她下意识的并拢腿,却反被他挤入她腿间,而睡裙被撂至胸前。

    她洗完澡并没有穿胸衣,此时胸前的美景完全暴露在他眼前。

    冷意袭上身,她瑟缩了下,却无意中绞紧了他仍在自己体内活动的手指。

    只听得耳边一声低沉的闷哼,藿莛东抽出手指,俯身封住她的唇,身下胀痛到极致的火热一举挺入,不给她喘息的机会便开始没有节制的进行冲撞。

    岑欢初经人事,这次他同样毫无欲警冲进来,如同上次一样粗暴的顶弄,她感觉到自己体内火辣辣的疼得厉害。

    可唇舌被纠缠住,而双手也被他制得死死的,身体无法动弹,她既开不了口也无法做什么。

    而尽管如此,他却还是不满意,不时的更换体位,不是将她的腿缠绕上他的腰,让两人的私秘处贴合得更紧密,就是将她一条腿驾在他肩上。各种姿势,每一种都让她如同身处水深火热之中。

    泪水不知不觉湿了整个面庞。

    藿莛东感觉到口腔里蔓延开的咸湿味道,心头微微一震,睁开眼望着狠狠纠结着眉头浑身颤个不止的岑欢,胸口仿佛被人狠揍了一拳。

    他放开她的手,把她拉入身下,一一亲吻干净她脸颊上的泪水,动作温柔得让岑欢受宠若惊。

    藿莛东含住她胸前挺`立的娇艳,酥麻的电流窜过岑欢全身,让她不自主的抱住他。

    “放松,不然疼的是你自己。”他在交换吻住另一边时说。

    岑欢尽量放松紧绷的身体,闭眼感受他给予的温柔,感觉体内那抹疼痛渐渐被一股难以言喻的感觉代替,身体也依着本能渐渐配合他的冲刺,双腿甚至主动缠上他的腰,弓身需索更多。

    见她主动回应,藿莛东无法再温柔,大手扣住她的腰一下又一下悍然刺入,奇怪的是岑欢不再感觉到疼痛,而是满满的酸胀和充实感。

    她睁开眼,沉迷在头顶那张满布情`欲的俊颜中。

    “小舅……”愉悦的感觉越来越强烈,她抓住他的双臂无意识喊出。

    藿莛东猛然打开眼,如隼的黑眸迸裂道道锋利的眸光。

    他低头咬住她的耳垂,沙哑命令:“再叫。”

    岑欢有片刻的茫然,不懂他的意思。

    “叫我小舅。”

    他灼热的呼吸缠绕在她敏感的颈项间,身下更有力的一记冲撞,岑欢嘤咛出声,双臂搂住他的脖子,一遍遍依着他的要求喊他小舅。

    而不知为什么,她感觉到自己每喊一次他的侵犯似乎便更凶狠了一些。

    直到她喉咙沙哑再喊不出,他才狠吻住她的唇在她体内释放。

    *****************

    偌大的书房只闻两人的喘息声。

    岑欢偎在他胸口,感觉身体精疲力尽,却还是不舍得放开他。

    藿莛东闭着眼,思索自己是中了什么邪,怎么一经这丫头撩拨身体便不受控制。

    他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立显然只针对其他女人其他事,但凡是碰到这丫头,全然失控。

    真的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他闭眼,再睁开时,眸底一片决然。

    “岑欢。”他忽然开口。

    岑欢昏昏欲睡,没回他,只是轻轻点了点头,身子又望他怀里钻了钻。

    “到此为止吧。”

    岑欢瞬间清醒,惊慌的瞪着那张镇定冷漠的容颜,“你说什么?”

    藿莛东没再重复那句话,因为他知道岑欢已经听得很清楚,只是不愿面对和接受罢了。

    他抽身退出她,坐起身拿过自己的睡袍套上。

    岑欢脸色苍白如纸。

    她不懂为什么他可以要她的身子,却无法接受她的感情。

    刚才他明明还在她身体里,却照样能说出那样冷漠的话,

    “这次我不要求你离开,但我不会再让你见到我。”藿莛东背对着她说,随即下了沙发。

    岑欢想喊住他,喉咙却哑得发不出声。

    ————

    (舅舅有木有很坏?……︺︵﹀|||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