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成全你(3更)

芥末绿2017-2-25 21:22:28Ctrl+D 收藏本站

    “枪?”岑欢诧异的瞪着他掌心里躺着那支精致的袖珍手枪,拿过来把玩.

    “真的还是假的?”

    藿莛东没回她,因为觉得她的问题很幼稚。

    他又不是三岁小孩,身上带玩具枪做什么?

    喂完她蛋糕收拾干净,他把手伸向岑欢,示意她把枪还给他,岑欢却把枪藏到身后,微昂起下颌一脸狡黠的望着他:“你答应和我在一起,我就把枪还给你。”

    藿莛东冷眼望着她,还没开口,口袋里传来手机振动的声音累。

    电话是柳如岚打来的。他走到门口接通,语气淡漠道:“什么事?”

    “莛东,你忘了今晚是朵怡生日?她都来我们家住了一个多星期了,你一直避着不见她是不是不太好?怎么说两家也是世交,朵怡这孩子又得你爸的喜欢,他也希望朵怡能成为我们藿家的儿媳妇。”

    藿莛东揉额,想起那天在餐厅见到的乖巧的女孩,原本想拒绝,却又忽地想起什么,回过头来,却见她不知什么时候下了床站在自己身后,正凝神倾听他的电话内容。

    他心思一转,对电话那端的母亲道:“好,您告诉她我晚一点回去陪她过生日。”

    话落挂了电话。

    “小舅,你要陪谁过生日?”岑欢皱眉问他,语气不善,心头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檬。

    “我世伯的一个女儿。”他毫不避讳向朵怡的存在,大方介绍:“她现在住我家。”

    岑欢脸色瞬地苍白。

    “你和她……什么关系?”

    藿莛东望着她苍白的小脸,俊容神色不变:“目前只是男女朋友,但很快就会是未婚夫妻关系。”

    岑欢震惊——她竟然从来不知道他有别的女人。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是不是这几年他都和那个女人在一起,而她却像个傻瓜一样一直以为他仍是单身一人。

    藿莛东不回应,只是看了眼时间,又伸手道:“我的枪。”

    岑欢冷冷一笑,在他震惊的目光中用枪指着自己的脑门,目光发狠的瞪着他,几乎一字一顿地问:“你想要我死还是活?给你两个选择,爱我还是不爱!”

    藿莛东皱眉,修长的大手伸过去,作势要去抢她手里的枪,岑欢却后退一步闪躲开。

    “你说啊!爱还是不爱!”见他不答,岑欢语气急了些,握着枪的手有些发颤,盯着他的目光却是瞬也不瞬,就怕错过他任何一丝心动的表情。

    藿莛东眉头狠拧了下,眉宇间的褶痕加深,半眯着眸望着情绪突然失控的岑欢,冷沉的面容难得掠过一抹焦躁和不耐。

    “岑欢,别闹。”

    言简意赅的话语,却字字让岑欢的眼神渐渐变得绝望。

    “不爱是不是?好,你狠,你真的够狠!”眼眶迅速湿润,她视线模糊地望着他,嘴边扯出一抹凄苦的笑容,脸上的神情绝望而哀伤。

    “你竟然宁愿我死也不愿意松口说爱我。”她语气绝望,忽地移开抵着自己脑门的手枪,乌黑的动口直指藿莛东的眉心。

    “你不在乎我的死活,那你自己的呢?你要我还是要命?”她手上使力让枪口更贴近藿莛东的眉心一些以示自己的认真。

    而藿莛东这次却似更冷漠了些,连眉头都没耸一下,目光冰寒。

    “岑欢,我是你亲舅舅。你这样,是乱`伦。”

    “乱`伦?”岑欢笑,眼泪却疯狂掉落。

    “亲爱的小舅,你三年前就告诉我我爱上你是乱`伦,三年后你又这样说。那么请问,当你吻我的时候我们算什么呢?当你跟我上床的时候又算什么呢?那个时候你还逼我一次次叫你小舅,但却怎么不像现在这样正气凛然的告诉我那样做是乱`伦!”

    藿莛东抿着唇不语。因为他知道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无益。

    “我恨你……藿莛东,我恨你……”

    紧抵着他眉心的枪口一松,岑欢的手缓缓垂下来。

    “恨吧。”藿莛东长吁口气,从她手里拿过枪揣入外套的内衬口袋。

    “如果恨我你觉得心里好过些,那么你尽管恨。只是以后别再做用自己的命去威胁别人这种无聊的事情,不论是谁的命里,爱情都不是全部。况且,我们——”

    “我不要听我不要听……”岑欢捂住耳朵打断他,情绪激动得近乎歇斯底里。

    藿莛东担心她伤害到她自己,伸手环住她的肩揽入怀安抚,她却挣扎得厉害,对他又是打又是踢。

    “岑欢,别再闹了,你脚上的伤刚拆线。”

    “我不要你管,你走!我不要再见到你!”

    “不见我,那又谁来照顾你?”顿了顿,“我去办出院手续,等送你回去,我保证你往后不会再见到我。”

    岑欢停止挣扎,用尽全身的力气反手抱住欲抽身离开的男人,额头抵着他硬实的胸口,语气卑微的低喃:“其实,自第一眼见你,你就已经是我的全部。我今后,不会再像爱你一样爱任何一个男人,亲爱的小舅,你,可满意?”

    藿莛东心头一震,欲抚过她发旋的手僵在半空中,却最终放下,握拳垂放在腿侧。

    已经是错了,不能再错。

    既然要断,就断得彻彻底底!

    他拿开岑欢的手,却在转身时,又被她拉住:“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真的,没办法爱我么?”

    回答她的是窒息一般的沉默。

    她绝望的闭上眼,不再看他。

    “三年前你要我离你远远的,我信守对你的承诺,三年后你要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成全你。”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