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我等你,亲爱的小舅(1更)

芥末绿2017-2-25 21:22:50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洗发水的香味混合沐浴夜的清香搀入呼吸,藿莛东微微一窒,侧眸不动声色的望着头枕着自己肩膀的女孩儿。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她穿着他的睡衣,衣身宽大领口松松垮垮,露出白皙诱人的雪白肌肤。而过长的衣袖挽到臂弯处,细白的手臂横过他的腰身抱住,几乎整个人都贴在他身上.

    ——我想你了。

    犹记得那晚她趴在和她同居的那个男人背上,也是说了这么一句。

    而他真是有些分辨不清,这到底是她的口头禅,还是她在想他的同时也想着别的男人?

    “我这两天过得很不好,”岑欢抱着他,缓缓开口:“我每天都在想你。想你在做什么?是不是在和你未来的未婚妻共进浪漫的烛光晚餐?想你会不会想起我。会不会因为可能以后再也见不到我而感到有一丝的难过。”

    她喃喃诉说着对他的相思之苦,只言片语里蕴藏着太多浓得化不开的情。

    “岑欢,”他唤她,语气淡淡,没有起伏:“你这样是做什么?那天在医院你说成全我,我以为我们之间已经说得很清楚。”

    岑欢脸色白了一白,猛然摇头,又把脸埋入他颈项窝里,害怕下一秒他就会消失一样紧抱住:“我后悔了,小舅。我根本就做不到把你拱手让给她,我没那么大方。”

    看着他和别的女人订婚结婚,她会疯掉的。

    如同那个梦境一样,她无法预料到时候自己会做出什么恐怖的事情来累。

    “后悔?”藿莛东蹙眉,“如果任何事情都有反悔的余地,那么我后悔那晚要了你。”

    岑欢身子一僵。他撑开她的头,清冷的目光掠过她苍白的小脸,俊颜冷漠:“岑欢,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错的事情负责,说过的话更不要轻易反悔,你别再这么孩子气。”

    “可你不也说过往后不会再让我见到你么?”她轻咬唇,水润的美眸水气浮动,“那你为什么又出现在我眼前?就算是我想你了去找你,但你也可以假装没看到我,可你没有,你担心我着凉感冒,你那么心疼我,我不相信你对我没有半点情。”

    藿莛东转开眼,避开她的注视。

    “是没有。”

    “你撒谎。”岑欢一口断定,不知什么时候爬上他胸口的小手按在他心脏的位置上,一字一顿无比清晰:“撒谎的人心跳会不自觉加快,你看,你的就是。檬”

    藿莛东蹙眉拿下她的手,面色冷沉。

    “谢谢你的提醒,以后不论在什么场合看到你,我都会视而不见。所以你也不要再去我公司找我,我不想让你自以为是的误会。”

    话落他推开她。

    “是不是自以为是你扪心自问。”岑欢望着他,目光清澈,“你难道连自己的心都不敢面对?”

    藿莛东没再答她。

    她的自以为是让他烦乱,而他不想和她吵。

    “她还在家等我陪她去吃饭,你看冰箱里有什么吃的自己煮,不然就叫外卖。”他边说边往门口走去。

    岑欢不动,只是静静的望着他。

    有些意外她突然的安静,藿莛东忍不住回头,那双充满哀伤的眸子让他眉头一拧,却什么都没说,拉开门走了出去。

    门关合的声音击在岑欢胸口,心痛了一下,身子软软伏在他坐过的沙发上,那里,还有残留一丝他的余温。

    *************************

    雨停后,深浓的的夜色显得越发的厚重,漆黑的天幕如同一张无边无际的网,网住尘世间的一切情爱悲欢。

    深蓝的跑车在车流中穿梭,驾驶座上,那张紧绷的俊颜掠过一抹懊悔。

    早知道就不该把车倒回去,更不该下车还把她带回来。

    早就领教过她的自以为是,任何风吹草动都能让她捕风捉影,他应该吸取教训,任她一个人继续在风雨中等车,不管她是否被淋得全身湿透,他应该决绝的划清两人的界限,如同她那日说的,往后两人各不相干,形同陌路。

    嗡嗡的蜂鸣打断她的思绪,睨了眼置物格上头屏幕闪烁的手机,伸手拿过,上头显示的号码让他心头一紧,前一秒还想着决绝划清两人的界限,这会他却立即接通。

    “小舅,”岑欢低低的嗓音传来,温柔得不可思议。

    他不语,目光直视前方的路面,静待她下文。

    “我发现你家的阳台真是个看夜景的好地方,远处灯火辉煌,霓虹璀璨,雨后变得清新的夜风吹来,虽然有些冷,但却很舒服。”

    阳台?

    眼前掠过那日她坐在阳台的高墙上摇摇欲坠的单薄身影,藿莛东心都似要跳出来。

    “你又上阳台做什么?”他声音严厉,语气焦灼。

    岑欢在电话那端轻笑,间杂呼呼的夜风:“我在赌你会不会回来见我。”

    藿莛东呼吸一窒,继而咬牙。

    那日她在医院拿枪逼他,他警告她不许再拿自己的性命做要挟,没想她竟当他的话是耳边风,今日又做出同样的事情。

    “我会一直坐在阳台上等你。你若回来,我保证今晚之后,不会再纠缠你。你若不回来,记得明年今日,去我坟前时给我带一束我最爱的火红郁金香。”

    “岑欢!”他额头的血管霎时绽裂,掌住方向盘的那只手似要将掌心里握住的方向盘捏碎。

    “呵,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好喜欢好喜欢听你叫我岑欢?”别人都是叫她欢欢,只有他,一直连名带姓的叫,不温柔,却燎人。

    “你敢威胁我?”

    “你可以不受我的威胁,”岑欢把他当初说过的话原封不动的奉还。

    “就这样,我等你,亲爱的小舅。”

    ————————

    (我在纠结要不要让舅舅喷牛奶……按照之前的剧情,是有的,可是……)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