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最后的晚餐(2更)

芥末绿2017-2-25 21:22:55Ctrl+D 收藏本站

    挂掉电话,岑欢盯着屏幕上的时间开始一分一秒的等待.

    她直觉他会回来,却也不是十足十的把握。

    而即便是他不回来,她也不会当真就从阳台上跳下去。

    为爱殉情这种事她不论如何做不出来。之所以那样在电话里威胁他,不过是仗着他对她的一丝心疼侍宠而骄。

    她想不论他是因为母亲的原因才心疼她还是别的什么,他断然不会冒半点她会殉情的危险把她的威胁当做耳边风。

    而她如此卑鄙的孤注一掷,赌的不外乎是最后的晚餐。

    夜风很冷,拂过脸颊全身都止不住轻颤。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心跳也一次比一次跳的欢快累。

    敲门声响起时,时间刚好过去十分钟。

    她轻轻从高墙上跃下来,路过客厅时将手机往沙发上一扔,步伐轻盈的飘至门口。

    门打开,强大的压迫感袭来。

    她抬眸,望着门口神色阴沉到极至的男人,嘴角勾起柔媚的笑。

    “我就知道你会回来。”语气里夹杂一丝小小的得意。

    藿莛东走进来,顺手带上门,望着她的目光森冷冰寒檬。

    “既然猜得这么准,那你猜猜,我会怎么惩罚你?”他的语气和目光一样的冷。

    岑欢却一脸无惧,踮起脚尖,手臂柔柔的缠上他修长的脖颈,唇贴在跳动的颈项动脉上,轻轻一舔,“吃了我?”

    藿莛东喉咙一紧,猛然扣住她的腰,俊容切齿得有些狰狞。

    “你这个疯子!”

    滚烫的吻悍然落下,如同狂风暴雨,席卷了她整个口腔。

    原本就宽松的睡衣在摩擦间滑落至腰际,姣好的身形如同一朵白色的蔷薇在他视野里恣意绽放。

    狂热的情感,火热的身体,纯真的表情。

    为什么这些会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

    她不顾一切的一次次勾`引自己的亲舅舅,怎么还可以有这样纯真无邪的表情?

    藿莛东盯着那张爬满情`欲的小脸,恨恨地蹂躏她的唇,她的浑圆,将她推至门后压制住,用他滚烫的炽热贯`穿她的身体,凶猛进占。

    岑欢皱眉,想退后,身后冰冷的触感却让她猛地一颤,本能的偎入他的怀里寻求温暖。

    她额头抵着他的胸口,整个人无助的挂在他身上,身子随着他进犯的动作摇晃,如同海面上漂浮的一只小船,一次次承受着滔`天巨浪的袭击。

    比前几次更狂悍的冲刺让她很快吃不消,而比起痛,更多的则是袭向四肢百骸的汹涌情潮,她说不清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只是依着身体的本能,热烈的回应,再咬牙承受。

    战火一路自玄关蔓延至卧室的大床,至始至终不曾分开过的身躯同时跌入柔软的床铺,身体像是被刺穿了般,岑欢难以承受的一口咬在他肩上,却换来更猛烈的攻击。

    “痛……小舅,痛……”

    耳边萦绕的央求声让藿莛东失控的举动缓下来,却更深的埋入,研磨,刺探。

    “小舅。”难耐的情`潮吞噬着她的感官,不自觉一遍遍呼唤他。

    “为什么要骗我?”他抵着她湿润的柔软,一字一顿问她。

    “爱你。”她答,毫不犹豫。

    “小疯子,”他简直想掐死她,用力刺入:“就这么喜欢乱`伦?”

    “呵,”她轻笑,忍着他的羞辱,不示弱的咬牙挺身挑衅。

    藿莛东狠狠抽气,吐息着平复胸口翻涌的情绪,却制不住那股强烈的欲`望。

    岑欢凝视着他,想起今晚以后,她再也不会有机会拥有他,忽然间心头无比的绝望,也不知哪来的勇气,拉下他的头便用力吻上去。

    藿莛东因她突然的改变而微微一怔,怔忪间,原本处于他身下的人儿已经翻身跨坐在他腰上,恣意扭动着自己弹性柔软的腰肢,如同一团燃烧的火焰,尽情释放着她所有的热情,精致的小脸媚`态横生,将他仅留的一丝理智击溃,大手箍住她的腰疯狂冲刺着与她抵死缠绵。

    灭顶的快`感一次次席卷过全身,不餍足的需索,疯狂的拥吻,如同世界末日一样的欢爱,终在两人的身体精疲力尽时终止。

    情`欲退去,情潮未歇。

    岑欢望着他熟睡中的容颜,明明身体累到极致,却毫无睡意。

    因为她知道她这次没有资格再任性,谎话说太多的下场,是没有人会再相信你。

    所以这次,她是真的不会再纠缠他。

    学校每一年都有一批和国外大学交换学习的交换生,她听说这次是去伦敦有名的z大,之前他没出现在好友婚礼上时,她还一直犹豫要不要写份申请报告给校方领导争取一个名额,而如今,她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若要以后都不再见他,只能避他天涯海角。

    也许基于两人的舅甥关系,多年后或许还能再重缝,只是那时的他一定已经左拥娇妻右抱子女,而她,或许仍是孑然一人。

    她凄苦一笑,眼泪无声落下来跌落在他赤`裸的胸口上,一滴紧接着一滴。

    怕他醒来,她迅速抹去,忍着泪意目不转瞬的望着他,手指指腹眷恋的勾勒他五官的轮廓,终究狠下心别开脸,下了床从衣厨里拿了套他给她买的衣服,进浴室匆匆梳洗过后穿戴整齐出来,没再看一眼床上的男人,决绝的打开`房门,悄然离去。

    ————————

    (表催我啊,亲们……剧情有点卡,我不想随便乱写坏了故事的整体美感呐~我在很认真很认真的码字……应大家要求,这肉是上了,符不符大家的口味,各自品着,表嫌弃~)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