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有求于他(3更)

芥末绿2017-2-25 21:23:0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开了门,室内一片昏暗.

    怕吵醒秦戈,岑欢小心翼翼的关门,而一转身,毫无欲警撞到一堵结实的肉墙。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p;   “你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

    秦戈的声音扬起,随即灯光一亮,室内顿时亮如白昼累。

    岑欢眯眼,蹙眉拍着胸口,一副被吓到的表情。

    “原来你还没睡。”她避开话题,闪躲开秦戈目光的逼视,往自己房走去。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秦戈长臂一探拦住她,语气颇为强硬。

    岑欢无奈,只好道:“走得累了又碰上雨越来越大,所以找了个咖啡厅等雨停,没想到坐着坐着不知不觉睡着了,咖啡厅打佯才有服务声叫醒我。”

    “欢妹妹,你倒是撒谎越来越厉害了。”秦戈嗤笑,抬手扯了扯她的衣领:“别告诉我你身上这套新衣服是咖啡厅的服务生送的。”

    岑欢语窒檬。

    她抚额,有些疲惫的微仰头望着秦戈,“基于你是我的校友兼二房东,我感谢你这么关心我才撒谎找借口敷衍你。至于真正回得晚的原因,我无可奉告。”

    因为她说不出口。

    如果让秦戈知道她爱了她的亲小舅,他将会用怎样鄙夷的眼神看她?

    她不善的语气让秦戈蹙眉,探究的目光凝神盯着她半晌,忽地落在她微微红肿的唇瓣上。

    他不是不经人事的毛头小火,她唇上的红肿意味着什么,他一看便知。况且他还在她脖子上也看到可疑的浅痕。

    “你到底怎么了?”他抓住她的手,忽地想起她这几日的反常,脑海里念头一闪,俊容蓦然变色。

    “你是不是被人欺负了?”

    被人欺负?

    岑欢哑然失笑。

    “错,是我欺负了别人。”她抽出自己的手,“我困了,先回房。”

    “岑欢,你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秦戈不依,跟过去在她欲甩门之际迅速伸手进去挡住,一副她不坦白便不罢休的姿态。

    岑欢身心疲惫,口气越发不耐。

    “秦戈,不论发生了什么那都是我的事,和你无关,你不要烦我了行不行?”

    秦戈怔住,凤眸错愕的瞪着她,良久才转开。

    “算我多管闲事。”

    他抽出手,转身。

    岑欢望着他,自知自己伤了他一片好心,不由心生内疚。

    “对不起。”她道歉,“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但我真的很感激你这个朋友。”

    秦戈哼了声,没有回头。

    “你不用道歉,的确是我多管闲事,看来以后我得好好管住我这张嘴巴,免得惹人嫌。”

    岑欢听出他明显还在生气,有些没辙的抓了抓头,走出来去拉他的手。

    “秦戈,你别这样嘛,我知道你是个好人,你就当我发疯乱咬人好了。”反正小舅不是骂她疯子么?而她是真的咬了他,也不在乎把自己形容成一只小疯狗了。

    秦戈比她自毁形象的比喻逗得哼了声,阴沉的俊容渐渐明朗。

    “对了,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岑欢记起自己要向校方写申请报告去伦敦z大做交换生的事,而秦戈是h大的高才生,写申请报告这种事对他来说应该是小菜一碟。

    “什么事?”

    秦戈走到客厅沙发坐下,顺手从水果篮里拿过一颗苹果和水果刀递给岑欢,示意她给自己削皮。

    岑欢有求于他,自然乖乖接过。

    只是当她说出这件事,秦戈却沉默良久才开口:“为什么突然想出国?”

    岑欢专心削着皮,一会才回他:“我想给自己一个好好学习的机会,伦敦的z大那么有名,错过这次机会实在太可惜。”

    “是么?”秦戈盯着她削着苹果的手,唇边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岑欢,你不想和我说实话就算了,可手都削破了,你感觉不到疼么?”

    岑欢动作一顿,手中的苹果落地,而左手拇指指腹一道血痕漫开一片刺目的血色。

    “你如果坦白,也许我会帮你,而你也不必担心拿不到名额。”

    秦戈边从茶几下方的抽屉里拿出医药箱边说。

    岑欢知道他说的是实话。

    秦戈是a市有名的富商之子,又是h大难得的高才生,很得校方领导的赏识和器重,所以他的要求一般都能兑现。

    她看着秦戈细心的给她包扎伤口,修长白皙的手指如女子般纤秀美丽。

    “考虑好没有?我要的不过是你的坦白。”

    秦戈问。

    她在说与不说之间挣扎犹豫。

    如果她说了,不怕秦戈知道事情真相后不帮她,却怕失去这个好朋友。

    如果不说,秦戈还是会帮她,而她则会失去他对自己的信任。

    她咬唇,另一只手的指甲掐入掌心,绵密的疼痛中,她缓缓开口:“秦戈,不瞒你说,我爱上一个我不该爱的男人。”

    果然是如同他心里所想。

    秦戈腹诽,却不言语,静等她下文。

    “之所以……说他不该爱,是因为……”

    “那个男人是你小舅?”秦戈插话,再看到岑欢脸上浮现的讶异后,证实自己的猜测属实。

    难怪他老感觉岑欢和她小舅之间弥漫着一股诡异的暧昧。

    说他们是舅甥,但看彼此的眼神却又不带半点寻常舅甥之间长辈看待晚辈似的关心,而是交织着一股男女之情。

    而岑欢这几日的反常也正是在她小舅出现后才表现出来的。

    所以当他听她说她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后,立即想到了她的小舅。

    ——

    (谢谢亲们的荷包鲜花咖啡留言~三更完)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