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笑一次给我看(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3:4Ctrl+D 收藏本站

    秦戈望着岑欢红肿的嘴唇和她脖子上的浅痕,意识到某件事情,心头咯噔了一下,最后沉沉叹了口气.

    爱上自己的亲小舅,这是怎样煎熬的一段情?

    原来她没心没肺的外表下,是一颗支离破碎的心。

    “所以你突然提出要做交换生的原因其实是想避开他?”秦戈若有所思的望着她,又道:“你确定去了伦敦就能把他忘得一干二净?”

    岑欢轻呼口气,身子往身后的沙发靠去累。

    “我答应他今晚以后不会再缠着他,而如果继续留在同一座城市,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对他的感情。”所以离开是唯一强迫自己应允承诺的办法。

    “可你在那边人生地不熟,没人照顾你,你的日子会过得很糟糕。”

    岑欢苦笑,“还能有什么日子比我现在更糟糕的?檬”

    明明所爱之人就在咫尺,可她无法拥有他。这种痛苦,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承受多久。

    “幸好还有我。”秦戈挑眉,冲她眨眨眼。

    岑欢一楞,“什么意思?”

    “我也是这批交换生里的一员,早在学校张罗这件事时他们就问过我去不去,我本来还纠结,看来现在是不得不去了。”

    “真的?”岑欢惊喜,“可是怎么没听你说过?”

    “连我自己都还没确定要不要去,我当然不会事先就告诉你们。”

    “太好了!如果你和我一起去,我就不怕在那边会孤单了。”

    “别想得太美,我可是有条件的。”秦戈双腿放在茶几上交叠,悠闲的摇晃着,一副拽拽的大爷样。

    “什么条件?”

    “我们过去那边不能住学校的宿舍,那和有没有朋友一回事,所以我们得在外边租个房子,这样才能相互照应。租房及其他的开销我负责,而你负责我的衣食温饱,让我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怎样?”

    岑欢望着他,迟疑了一下才问:“秦戈,你……不会是因为我才决定一起去伦敦的吧?”

    秦戈嗤笑:“你当我情圣呢?你又不是我爱的女人,我干嘛为了你天涯海角的跑到国外去遭罪?”

    闻言,岑欢却笑出声,同时也松了口气。

    不是她自做多情,而是在经历过和藿莛东这场情后,她在感情上变得特别的敏感。

    秦戈在知道她和小舅的事情后非但没有鄙夷她,当她是疯子,反而还处处帮着她,她难免会担心秦戈对自己是否存在着除了友情之外的东西。

    如今听他这么说,她算是放心了。

    “那事情就这样定了,你做好出国的准备,校方那边很快就会有消息。”

    岑欢点头。

    秦戈自信满满的神情让她有种事情已经尘埃落定的感觉,心里头不禁又喜又伤感。

    ***********************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泄进来,床上的男人眉头皱一下,倏地睁开眼,随即扭头去看身侧——空的。

    揉着额慢慢坐起,视线探向浴室,门居然是开的,也就是说她并不在浴室。

    起床走出卧室找了找没见到岑欢的人影,他又返回卧室梳洗。

    ——你若回来,我保证今晚之后,不会再纠缠你。

    在玄关换鞋时看到鞋柜上放着一把钥匙和两张卡,他知道那是岑欢留下的,这次她这么做,是真的要断绝对他的情了么?

    ——你若不回来,记得明年今日,去我坟前时给我带一束我最爱的火红郁金香。

    他明明知道她只是在威胁他,却并不会做傻事,却还是在她挂了电话以后连闯好几个红灯赶回来。

    脑海里浮现昨晚两人自玄关一路纠缠到卧室抵死缠绵的情景,心头猛然一悸,连忙敛住思绪,打开门走出去。

    和昨天一样,天空中阴雨连绵。

    藿莛东心头烦乱,偏偏手机振动不止。

    拿过电话扫了眼屏幕,在瞥到上头显示的来电后果断的又把手机放回原位。

    电话是家里打来的,他不用想都知道,一定又是母亲喊他回去陪那个向家小姐吃饭。

    如龙的车流缓缓,红绿灯灯志不时变换,下一个路口,他朝h大附近的某套单身公寓而去。

    **************************

    岑欢没想到藿莛东会来找她,在她和秦戈正准备要出门去学校的时候。

    因为前一天走太远的路,脚上未完全痊愈的伤口有些发红发痛,所以秦戈坚持要背她下楼,而藿莛东看到的便是岑欢亲昵的搂着秦戈的脖子趴在他背上的这一幕。

    他望着有说有笑的两人,想起岑欢那晚对秦戈说的那句‘我想你了嘛’,冷漠的眼神越发冰寒。

    秦戈识趣的把岑欢放下,自己走出门外,顺道给两人拉上门。

    岑欢望着他阴沉的脸色,猜不到他在不高兴什么,也琢磨不透他为何而来。

    良久后藿莛东才开口:“我说过那套房子已经过到你名下,现在它是你的。”

    他从口袋里拿出钥匙和卡,重新递到岑欢手里。

    岑欢像被烫到一样立即缩回手藏到身后:“不是我应得的我不要。”

    “不是你应得的?”藿莛东冷笑,“那什么是你应得的?我么?”

    岑欢脸色一白,咬着唇不吭声。

    “拿着。”他加重语气。

    岑欢依旧不动,却说:“小舅,我很快就要出国了,就算要了这套房子也没用,所以你别强迫我要。”

    藿莛东神色微愕,“你要出国?”

    岑欢点头。

    “什么时候?”

    “还没确定,大概就这段时间。”她轻声回他,之后又是一阵沉默。

    藿莛东一瞬也不瞬的盯着她,半晌后突然问:“你是因为我才决定出国?”

    这个问题让岑欢感觉难堪——因为她的确是为了避开他才做出这样的决定。

    可她不会承认。

    “不是因为你,”她说,“是为了我自己的学业。”

    藿莛东冷哼,明显是不信。

    “小舅,你还有什么事么?秦戈在等我。”怕再和他多呆一秒会动摇自己坚决离开的决心,岑欢忍着心头的不舍拐着弯下逐客令。

    “他很喜欢你?”岑欢愕然抬眸,意会他话里的意思是误会秦戈喜欢她,心里苦笑一下,索性点头承认:“他是很喜欢我,而且为了我愿意陪我一起出国,免得我在国外人生地不熟有困难了没人照应。”.

    “那我是不是要恭喜你身边有一个这么爱你的男人?”他语气淡然,瞅着她的眼神却似带着几许嘲讽。

    岑欢被他的眼神刺得心头一痛,却也不愿在他面前示弱,强颜欢笑道:“后悔了么?你不要的,别人可是当宝贝呵护着呢。”

    藿莛东没回她,撇开眼垂眸,浓密的长睫掩去他眸底的思绪,让岑欢窥不清他的情绪。

    “房子我给你先保管,什么时候你回国了我再给你。”

    话落他转身。

    岑欢望着他的背影,胸口忽然遏止不住的疼痛。

    “小舅。”她情不自禁的喊他。

    藿莛东身形一顿,回头。

    “小舅,自从初见到现在,我从未见过你笑的样子,往后怕是连见面的机会都不一定有,你可不可以满足我对你最后的愿望,笑一次给我看?”

    这样的要求让藿莛东微微一怔,随即皱眉——他又不是疯子,怎么能说笑就笑,更何况是在这种情况下。

    岑欢看他的表情知道自己要失望了,不免心里更难受。

    她多想在离开之前看一眼他笑的样子,可没想到这么难。

    “做个样子都不行么?”她走过去,微微偏着头看他,轻轻叹息,“如果实在是笑不出来,那我教你好不好?”她把两根手指放在嘴角边做着嘴角上扬的手势,小脸上渐渐绽开一抹笑颜。

    藿莛东看着她,有片刻的恍惚。

    昨日她还说爱他,可一觉醒来她却要跟别的男人一起出国。

    既然凡事都已经决定好,那有没有看过他笑又有何重要?

    枉费他还在心里做了一个决定,看来是没这个必要了。

    他看着她有些可笑的手势,冷硬的嘴角微勾起一抹自嘲的笑,颊边竟有浅浅的小梨窝现出来,明明是抹带着不明怒意的笑,却看得岑欢失神。

    而仅仅是几秒的时间,他脸色一沉,果断转身离开。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