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留下来(2更)WWW.97XS.NE

芥末绿2017-2-25 21:23:27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一身雪白医师袍的中年男医生从岑佑涛的病房走出来.

    “岑太太,您先生的伤口愈合得不错,脑震荡后遗症也有所缓减,只是失忆症状仍没有改善,这需要……”

    “你说什么?失忆?”岑欢急声打断,语气及表情满满的震惊。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p;   男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镜框,看向岑欢,“你是……”

    “我是岑佑涛的女儿,刚回国。我想知道我父亲的具体病情。累”

    男医生点头,习惯性的又推了推镜框,说:“是这样的,岑小姐。你父亲车祸导致髋关节粉碎性骨折,经过手术后伤口愈合不错,但他的大脑在车祸中遭受撞击导致昏迷一个星期,苏醒后除了严重的脑震荡后遗症外还出现失忆现象,忘记了车祸之前的所有事情。”

    岑欢脸色苍白。

    “我会再给你父亲做一套精确的检查,结果一出来我立即通知你们。檬”

    “那就麻烦彭医生了。”藿静文淡淡开口,话落走向病房。

    岑欢怔在原地,一脸悔恨。

    起初听同学讲起父亲车祸昏迷,她也没多问,既不知父亲已经醒来,更不知他竟然伤得这样重。

    而母亲一向身体不好,却还要没日没夜的照顾父亲,她这个做女儿的,实在是不孝。

    她走进病房,母亲正在喂父亲喝水,听到门开的声音也没回头,倒是岑佑涛看到她后表情楞了一下,推了推妻子,不确定道:“她,是我们的女儿欢欢?”

    岑欢听到父亲叫出自己的名字,欣喜若狂。

    “爸,你记得我?”她快步走过去,捉住父亲干枯的手连声问。

    岑佑涛凝神看了她一会才说:“是你妈天天拿你的照片给我看,我才认出你是我们的女儿欢欢。”

    闻言,岑欢一阵失望,心头所有喜悦瞬间跌入谷底。

    “佑涛,你刚做完检查,休息会儿。我先带她回家,一会再过来。”

    “妈,我想在医院先陪一会爸。”

    岑欢央求母亲。

    藿静文看了女儿一眼,没说什么,走到门口拎起女儿的行李走了出去。

    “欢欢,我听你妈说你刚从英国回来?那一定累了,赶紧回家休息,别担心我。”岑佑涛劝女儿,面容祥和,语气关切。

    打从记忆起。岑欢便不曾感受过父亲的关怀,哪怕一句关心她的话也不曾听父亲说过。

    可她没想到这份迟来的关爱却因父亲的失忆而获得,不知这算不算因祸得福。

    “爸,我不累。”她微笑,眼眶里泪意汹涌。

    “你回来多久?什么时候去?”

    岑欢摇头:“我不去了,以后我就留着你和妈身边照顾你们,不会再离开你们了。”

    闻言,岑佑涛有些诧异,“你妈不是说你在伦敦那边一家医院上班?怎么你辞职了?”

    “爸,你们就我一个女儿,我应该留在你们身边照顾你们,工作没了没关系,我去市医院随便都可以找到。”

    “可你在国外发展得好好的,放弃了多可惜?”

    可惜么?想到自己好不容易才挤入伦敦有名的医院,现在却要放弃,多少是有些可惜的。

    可这点小小的可惜和父母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爸,你困不困?如果不困我给你说说我小时候的事情吧,看你能不能记起来。”

    岑佑涛望着女儿,淡笑着点头。

    *************************

    洗过澡下楼来,呼吸里满满食物的香气。

    在厨房忙碌的藿静文听到身后响起的脚步声,没回头却道,“怎么不多睡会?”

    这是自分别三年多后母亲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岑欢眼眶一热,走过去脸贴上母亲的后背抱着她。

    “妈,我常在梦里梦到吃你做的饭菜。”

    藿静文轻哼一声,打掉女儿的手,把菜端到餐桌上,先舀了一碗汤递过去。

    岑欢笑嘻嘻接过,在母亲身边坐下。

    她想母亲应该是没那么生她的气了,不然不会跟她说话,更不会给她弄这么一桌她以前爱吃的。

    “怎么尽吃青菜?”藿静文皱眉,给她夹了一筷子牛肉片,岑欢连忙抽开碗。

    “妈,我这几年都吃素,已经养成习惯了。”

    藿静文扫过女儿纤细得仿佛风一吹就会倒的身子,把牛肉片放回自己碗里,却嘀咕道:“都瘦成纸片人了还吃素,也不知道你们这些年轻人的审美观美在哪里。”

    岑欢笑笑,没解释。

    以前听别人说素食能为所爱的人祈福续寿,她以往是不信这些迷信的。可自打生下女儿后,她便自觉开始素食,至今都未曾变过。

    吃完饭她主动帮忙刷洗碗筷,而藿静文守着给岑佑涛熬的粥,不时搅拌一下,免得糊底。

    “妈,等爸出院了,我们一家都搬到市里去住吧?我在市医院找了份工作,这样也好就近照顾你们。”岑欢边说边观察母亲的脸色。

    藿静文微微一震,“你当真不去英国了?”

    “不去了,我要留在你和爸身边照顾你们。”

    藿静文斜女儿一眼,哼道:“你要是真有这份孝心,当年就不会执意要出国,连我要和你断绝关系都拦不住你。”

    见母亲翻旧帐,岑欢只是笑。

    “那是我知道你刀子嘴豆腐心,不会当真要和我断了关系的。”

    “你若真的知道,就不会过三年多才回来。”藿静文叹息,“这几年如果不是有你小舅照顾着,你以为你这次回来还能看到我们两老?别说这次你爸车祸那么严重全靠你小舅动用直升飞机从省里请专家来,就是我那次气喘发作痉`挛也是恰缝你小舅来看我。”

    小舅……

    脑海里掠过那张清隽冷漠的俊颜,只一秒的时间,岑欢立即将大脑清空。

    “你小舅前两天来看你爸时就说过要接我们去市里住,可你爸不愿意去,而彭医生也说你爸最好留在熟悉的地方才能记起以前的事情。”

    “你既然在市医院找了工作,那就先顾着你的工作,等你爸出院了身体好一些再说。”

    闻言,岑欢只能点头。

    的确留在熟悉的环境里生活比较有利于父亲更快恢复记忆。“妈,我想求你一件事。”她忽然想到什么,对母亲说.

    “什么?”

    “你能不能别告诉小舅我回国的事?”

    藿静文困惑:“为什么要瞒着你小舅?”

    “没什么,就是想等我工作稳定些再说都无妨。”她随便找个借口敷衍。

    藿静文撇嘴,“难不成你还怕你小舅看不起你?”

    岑欢不语,默默刷洗碗筷。

    藿静文侧头看女儿一眼,忽问:“你也二十五六了,这几年在国外就没找一个适合的对象?”

    岑欢手一颤,险些握不住手里的青花瓷碟。

    “年纪也不小了,遇到喜欢的就试着处处看,别太挑,免得挑花了眼把自己挑成老闺女,到时候可就是别人来挑你了。”

    “妈,你放心,你女儿这么漂亮,追我的男人多了去,轮不到他们来挑我。”她强打精神和母亲开玩笑。

    藿静文笑出声,“真是不害臊,哪有自己夸自己漂亮的?”

    岑欢放下手头的活摆了个妖娆的poss:“我这叫自信。”

    藿静文摇头拿女儿没办法,脸上的笑容却没断过。

    而岑欢望着母亲开心的样子,心想如果母亲知道她已经有了一个那么大的女儿,不知做何感想?

    想起远在异过他乡的女儿,岑欢心头惆怅酸涩,不知道什么时候她才能把女儿接回身边,和父母一家团聚。

    **************************

    “岑医生,我来给你介绍,这位是科室主任胡主任,你的资料我已经递交了一份给他,你们先聊。”

    医院人事处处长简短介绍完把空间留给两人。

    岑欢扫过对面四十上下却明显有些地中海及啤酒度趋势的中年男子,微微一笑,“胡主任,往后还请多多关照。”

    胡任海之前听说科室里会多一个新进女职员时便一直很好奇,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女孩子才会选择泌尿科这门敏感的科室,在看到对方的资料后更是惊诧对方的出色容貌,没想到见到本人更为惊艳。

    “岑医生,我仔细看过你的资料,包括你在伦敦z大留学时的优异成绩和在那边医院上班期间的出色成绩,我相信你的能力,好好干。”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