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寻她开心(2更)

芥末绿2017-2-25 21:23:49Ctrl+D 收藏本站

    岑欢不知道他搞什么鬼,而十分钟后,果然门再次被推开,进来一道大口喘着气的高大身影.

    “宥西哥,什么事这么急?我可是一口气从院门口跑过来的,腿都要断了。”来人一进门便问向一脸悠闲的男人,后者扫了眼绷着脸的岑欢,说,“岑医生,这位才是要就诊的病人梁劭北,他不好意思来,所以才让我代他咨询,你不信可以问他。”

    梁劭北一听脸立即变色,调色盘一样忽红忽白。

    “宥西哥,你你你……累”

    “你什么你?赶紧向岑医生解释。”梁宥西警告的睇一眼堂弟,起身将自己坐着的那本病历掸了掸,放回原位,然后走了出去。

    梁劭北嘴角一抽,苦哈哈的看向向他扫来的岑欢,呐呐道:“那个,岑医生是吧?呃,我能看一下我堂哥给我填的那份资料写着我得了什么病么?”

    岑欢皱眉,“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病?”

    “啊,我、我知道,那不是怕他听错么……”梁劭北呵呵一笑。

    岑欢把那份资料递过去,梁劭北一看脸都绿了!

    射`精障碍!堂哥也太毒了!这要被他女人看到那还不立即揣了他檬!

    “梁先生,你确定是你有病?”岑欢问。

    梁劭北做了个抹汗的动作,狠颤着嘴角点头:“对,是我有病。”没病就不会赶来替堂哥背黑锅。

    “既然是你有病,那为什么让你堂哥替你咨询?况且我这也不是咨询室,是诊断室,必须病人本人来才能确诊病情。”

    “是是是,岑医生说的是,我那不是不好意思来,所以让我堂哥帮忙么?岑医生有什么要问的,赶紧吧,我还有半个小时就要上班了,下午有台手术。”

    “手术?”岑欢微微一愕,随即挑眉:“你是医生?”

    “呃,我是肛肠外科的医生。”

    “本院的?”

    梁劭北点头。

    岑欢实在没想到眼前这个眉目清秀的男人还是医院的同事,她想起那个叫梁宥西的男人,心想该不会他也是医生吧?

    “你堂哥做什么的?”

    “他是比你早半年从美国回国的脑外科医生,现在是医院有名的脑外科一把刀。”

    竟然都是医生?

    很好。

    如果之前岑欢还怀疑这俩兄弟是在捉弄她,那么此刻在得知两人的身份后,她已经非常肯定,他们绝对是吃饱了撑的来寻她开心!

    只是她不懂为什么胡任海说对方的身份特殊?不过一个外科医生而已。

    “梁医生,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拿这种事情跟我开玩笑,我很生气,所以请你立即离开!”她语气不善道。

    梁劭北想着或许还等在外头的堂哥,如果自己不完成任务拆穿的话,下场一定很糟糕,于是他心一横,表情沉重道:“岑医生,你误会了,我们绝对不是和你开玩笑,的确是我的身体出了问题,听胡主任介绍说你医术不错,所以才点名要你帮忙的。”

    岑欢仍是狐疑,梁劭北见眼看着就要到上班的时间,心里惦记着下午那台手术,想了想只好道,“岑医生既然不信我,那我只好找别的医生看了。”

    他把那份资料揣回口袋,也不等岑欢回应便打开门走了出去。

    门外,梁宥西果然没离开。

    梁劭北走过去,神情窘迫,“宥西哥,你什么病不好填,怎么填个射`精障碍?”这不是咒他么?

    “不然填什么?性病?”

    “……”

    “怎么?搞砸了?她不信你有这种病?”

    “她很生气,说我们是在开她玩笑寻她开心。”不过也的确是在开她玩笑。

    “宥西哥,你如果喜欢岑医生,直接约她就是了,干么搞这么一出,硬是要让她生气?这以后她对我们的印象都不好,往后你想追她都难了。”

    梁宥西白他一眼,“你懂什么?”

    “……”

    “你下午不是有台手术?没你的事了,你走吧。”

    粱劭北点头,刚走两步却又回头,困惑道:“宥西哥,岑医生虽然才来医院不久,但喜欢她的男同事可多了,你要真喜欢她,可得加紧时间追,这样没头没脑的去招惹她,搞不好她往后看到你就讨厌~”

    “……闭上你的乌鸦嘴!”

    粱劭北撇撇嘴,回头走向电梯口。

    梁宥西仍旧站在岑欢的诊断室门口,背靠着身后雪白的墙壁,脑海里浮现一张清汤挂面的小脸,一身休闲t恤加仔裤,脚上踩着一双色彩斑斓的板鞋,短发的样子从背后看像极了小男孩。

    没想到女大十八变,记忆里那个假小子如今再出现在他的视线,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美女,举手投足都自有一股吸引异性的特质,让他在第一眼见到她的那一刻便心跳失序,如今还跳得异常欢快。

    只可惜,她的记忆里从来就没有他。

    他自嘲的扯扯唇,忽然想起什么,拉直身体往走廊一端走去。

    ************************

    下班后岑欢照例先和母亲通了电话询问父亲的情况,之后去超市购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和食材。

    拎着大袋小袋回到租住的单身公寓,在一楼等电梯时从光可鉴人的金属梯门上瞥到身后走来一道挺拔修长的身影,五官虽然不太看得清,却仍有些眼熟。

    原本打算回头看一眼,而这时梯门叮地一声开启,里头的一对男女走出来,她怕错过电梯。立即走进去。

    “等等!”

    在梯门吻合时,一个磁性的声音传来。

    岑欢下意识按了电梯开门键,而在看到走进电梯的男人是谁时,脸色瞬地一沉,有些后悔自己多管闲事。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