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钻石王老五(1更)

芥末绿2017-2-25 21:23:59Ctrl+D 收藏本站

    一条短信,将岑欢的记忆带回六年多前关耀之的生日舞会.

    可那晚她的心思完全被那个人占据,根本就没注意到舞会现场有梁宥西这么一号人物在关注她,而且还对她脚上那双鞋尤其感兴趣,过了六年多仍念念不忘。

    岑欢想起他白天捉弄自己的种种,不懂他既然见过她为什么还那样捉弄她?

    思来想去弄不明白,凌晨三点多了才睡着,结果醒来已经快七点。

    她匆匆爬起来梳洗出门,走向电梯口时目光下意识看向隔壁,而那扇原本闭合的门忽然一动,一道人影出现在门口,见了她,眉眼一弯,扯出一抹魅力四射的笑容。

    “岑医生,早。”

    岑欢没料到他恰好也是这个时候出门,慌忙撇开眼,胡乱应了句便急急走向电梯口。

    梁宥西关了门跟在她后头。

    等电梯的空挡,岑欢目不斜视,垂眸盯着自己的脚尖累。

    梁宥西站在她身侧,目光自上而下掠过她,眸底浮现一抹赞赏。

    今天的她小背心加修身小外套,质地上乘的小脚西裤勾勒出她修长挺直的腿部轮廓,原本中性的打扮在那头粟色大波卷的映衬下,整个人显得帅气而妩媚。

    见她低着头研究自己的脚尖,他微微一笑,“岑医生,地上有金子么?”

    岑欢抬眸睇他一眼,心想这人真是不识趣,哪壶不开提哪壶。

    ‘叮’地一声,梯门打开。

    因为是上班高峰期,电梯内满满的人,岑欢皱了下眉头想等下一班电梯,可时间已经不允许,只好挤进去,而梁宥西随后也跟进去檬。

    周遭散发各种浓郁的香水味和体味,岑欢只觉一阵头昏,有种反胃的感觉涌上来,连忙用手捣住口鼻。

    15楼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好不容易挨到电梯降到一楼,岑欢一出电梯立即跑到一只垃圾桶前狂呕。

    可因为没吃早餐,她干呕一阵什么都没吐出来,脸色却因此青白一片。

    “先漱下口。”

    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岑欢一楞,抬头见梁宥西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递向她。

    她犹疑了一下,接过道了谢。

    两人出了公寓,岑欢去拦车,梁宥西叫住她:“岑医生,我堂弟开了车在那边,要不一起吧?”

    岑欢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到一辆黑色的lexus,一只手从半降的车窗口探出来朝这边挥舞。

    她看一眼时间就快要迟到了,只好点头。

    梁劭北下了车给她打开副驾的车门,笑嘻嘻的样子实在殷勤得有些过分。

    她坐进去,却见梁劭北拉开后座的车门坐进去,而司机变成了梁宥西。

    “车是宥西哥的,我昨天借他的车玩玩,今天顺道来接他上班。没想到这么巧,岑医生居然和宥西住同一栋公寓。”梁劭北给她解惑,末了又问:“岑医生,怎么脸色这么差?”

    “没事。”岑欢淡应一句,目光转向窗外。

    梁宥西从后视镜和堂弟交换一个眼神,示意他闭嘴。

    到了医院,岑欢下了车礼貌道谢,梁劭北望着她离去的身影喃喃道:“宥西哥,我看她对你似乎没感觉,枉费你大费周章买下她隔壁的房子,又大清早把我叫来守在公寓门口等你们出现。我看你这近水楼台未必能得到这弯冷月。”

    梁宥西白他一眼,下了车把车钥匙扔给他,示意他给自己去停车。

    *******************

    接下来好些天岑欢都发现她每天早上出门都能‘碰巧’遇到赶去上班的梁宥西,不论早晚,毫无例外。

    这种‘碰巧’让她不得不怀疑他的动机。

    她不是傻子,在感情方面也并不迟钝。

    虽然梁宥西并没对她说过任何或暗示或明示的话语,但她就是感觉得出来,他对自己有意思。

    只是她不明白,他到底喜欢她什么?

    就算是六年多前在关耀之的生日舞会上见过她,也不至于仅凭一面之缘对她产生男女之情吧?

    “岑医生,我听说你和脑外科的梁医生在交往?”

    思忖间,听得耳边一个声音问道。

    她抬眸,诧异的望着一脸好奇的小孟,正想问她是听谁说的,还没开口,又听一个护士神神秘秘说:“小孟你不知道了吧?岑医生和梁医生才不只是在交往,据说是已经同居了。”

    这句话惊得岑欢半天没回过神来。

    她不知道流言的威力这么恐怖,她竟然毫不知情自己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被传成了和梁宥西是同居男女的关系。

    “岑医生,你和梁医生的结合真是伤了我们医院所有未婚男女同事的心,尤其是我,我都暗恋梁医生好久了,你们交往的消息一传出,我的心都碎了好几片。”小孟一脸受伤。

    “我也是啊,毕竟梁医生是院里最出色的钻石王老五。不但人长得帅气医术也了得,而且还是席院长的儿子,父亲又是政界高层要员,这么矜贵的男人,谁不想嫁?”

    席院长的儿子?岑欢微蹙眉,心想难怪那日胡任海说梁宥西身份特殊,原来他不但是席院长的儿子,而且父亲还是政界高层要员。

    这种身份,的确是够特殊的。

    “岑医生,你那天说你回国的原因是因为你爱的人在这里,是不是就是指梁医生?原来你们早就认识啊?”小孟问她。

    岑欢回神,摇头解释说:“你们误会了,我和梁医生并不是像你们所以为的那样是男女朋友关系,我们也没同居,只是凑巧住在同一栋公寓,又恰好是邻居,所以我有时也会搭他的顺风车来上班。但绝对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可显然没人信她的说词,反倒认为她在掩饰。

    岑欢只好放弃解释。

    清者自清,免得越描越黑。

    ——————

    z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