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我有穿内裤,你放心(2更)

芥末绿2017-2-25 21:24:19Ctrl+D 收藏本站

    因母亲那通电话,岑欢心情忐忑,握着手机的手心潮湿,总担心下一秒电话就会响起,而电话那端响起男人熟悉的声音.

    她之前才说得那么明白,要划清两人的界限,如今却又因父母的事情两人不得不牵扯到一块,她不知道他会怎么看她?

    可她和他之间的关系又不能对母亲说,自然也没理由拒绝母亲要他们一起回去的要求。

    越想心里越烦乱,心不在焉的回到公寓,在自家门口瞥到一团坐在地上的黑影,身边是一只精巧的黑色`医疗器械箱。

    梁宥西?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进屋却坐在门口?

    岑欢困惑的俯下身去看他的脸,见他双目紧闭,显然是睡着了累。

    她伸手想去拍他的脸,想了想,拉直身体,改用脚去踢他。

    虽然只是轻轻一踢,梁宥西却立即睁开眼,目光与头顶润亮的眼眸相对,舒了口气,把手过去,“你怎么才回来?拉我一把,我腿麻了站不起来。”

    岑欢动也不动,只是静静望着他。

    “岑医生,行行好,拉我一把吧,我真腿麻了。”明明是央求的话语,从他口里说出来,岑欢却怎么听都有股耍赖的味道。

    目光掠过他的面容,捕捉到他眉宇间的一抹疲倦,忖了忖,还是伸手拉他一把,而在梁宥西站起身的那刻,头顶一片黑影罩下,接着肩一沉,他大半个身子偎在她肩上。

    她眉头一拧,甩手要将他推开,他却先她一步搂紧她的腰,脸窝在她颈项窝里,温热的气息在她颈项间流转开檬。

    “我又饿又累又没力,各种不舒服,你好人做到底,赶紧开了门让我进去躺一会,不然我死在你家门口你也难去警察局录口供不是?”

    除了藿莛东,岑欢还不曾让别的男人搂过她的腰,就连心里难受时在秦戈那里寻求安慰,他都是环着她的肩拥着她。所以这会她气得二话不说,瞄准他的脚一脚用力踩下去。

    梁宥西吃痛嗷叫一声,手上力道一松,岑欢立即拨开他的手将他甩开。

    “喂,你怎么这么心狠?”梁宥西抱着脚一脸控诉的瞪她,眼眸微缩的样子像是有些委屈。

    岑欢懒得理他,径直从包里拿出钥匙,然后踢开他的医疗器械箱去开门。

    梁宥西见状又靠过来,岑欢立即闪身进去关了门。

    梁宥西瞪着紧闭的房门傻眼。

    “喂,我的钥匙不知道弄到哪里去了,你倒是开门让我进去先休息会,我再叫人来换锁行不行?”

    门外传来梁宥西的声音,岑欢仿若未闻,给自己倒了杯水走到客厅的沙发坐下。

    “岑医生,好歹我还给你当过好些回免费司机呢,做人别这么不懂知恩图报,现在就是你报恩的时候,你赶紧开了门让我进去,我不会跟你计较你踩我那一脚的事的。”

    岑欢边喝水边翻白眼,听他一直在门外喊,吵得她心里更烦,索性开了电视把音量调到最大,盖住梁宥西的声音。

    她盯着电视画面,心思却神游到别处。

    直到茶几上的手机屏幕闪烁,她才回神,拿过手机一看屏幕显示来电人梁宥西,她径直按了拒接键,之后居然没再打来。

    凝神倾听了会没听见外头再有动静,她关了电视机,走到门口从猫眼上看了一眼,却没再看到梁宥西。

    心里狐疑了下,她打开门,探出脑袋去瞄了一眼,见梁宥西坐在他自家门口,听到开门声侧头看来一眼,却又哼一声收回视线,一副正在跟她怄气的模样。

    岑欢本来想随他爱坐多久就坐多久的,可转念一想大家毕竟是同事,又是邻居,人家母亲还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而这段时间他也的确帮过她许多忙,不管是不是她本人意愿的帮忙,总归是她受了他的好处。自己这样对他似乎是冷漠了些。

    “喂,你要吃什么?”

    她问他,原以为他会摆架子说些什么刺她的话,没料想话一落,他立马从地上爬起来,然后便往她家钻。

    “我不挑食,你弄什么我吃什么。我一身脏兮兮的,借你家浴室洗个澡。”梁宥西边说边走向浴室。

    岑欢站在门口满脑黑线,真是有些后悔心软放他进来。

    有些无奈的拾起他的医疗器械箱进屋,然后去厨房张罗两人的晚餐。

    **************************

    沐浴在温热的水流下,梁宥西满脸遏制不住的欢喜。

    其实他并不是不知道钥匙弄到哪里去了,而是在公寓楼下时他自己把钥匙扔入了垃圾桶,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有借口光明正大的登堂入室。

    他知道她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子,不会轻易让男人进她的地盘,可他也知道她容易心软,而他就是看准了她这一个弱点,赌她最终会让自己进屋。

    事实证明,他赌赢了。

    洗过澡浑身清爽,不想再穿脏衣服,可她家肯定是没有男人衣物的,于是他拿了她的粉红色卡通浴巾系在腰间,然后就这样出了浴室。

    岑欢的厨艺几年来一直没什么改变,因为大多时候都是秦戈下厨。她随便炒了个菜做了个汤,端向餐桌时恰好瞥到梁宥西围着她的粉红卡通浴巾很招摇的走来,不由脸色一僵,险些打翻手里的一菜一汤。

    “哇,好香。”

    梁宥西像是没察觉到她的异样,眯眸深呼吸,表情夸张到极致。

    岑欢放下手里的一菜一汤,皱眉道:“你怎么不穿自己的衣服?”

    梁宥西已经拿起碗筷吃起来,听她这么问,吐出一个字:“脏。”

    “再脏你也不能什么都不穿!”这个男人到底有没有羞耻心?

    “我有穿内裤,你放心。”

    “……”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