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穿板鞋的灰姑娘(3更)

芥末绿2017-2-25 21:24:24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实在不想看到一个大男人围着粉红色的卡通浴巾在自己眼皮底下晃来晃去,岑欢不得不动手给他洗衣服.

    洗衣机没有烘干功能,她用电吹风给他吹干,也不管手里的衣服是什么牌子,总之能让那家伙遮住那一身肉就行了。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p;   等吹干拿出来,结果梁宥西已经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

    她有些无奈的把衣服搁在一边,回房拿了条毯子给他盖上。

    饭菜已经冷掉,她没什么胃口,没再加热,就就着冷掉的饭菜胡乱吃了几口,随后收拾干净厨房,又回到房里拿衣服洗澡。

    一室一厅的房子因面积不大,浴室传出的流水声在寂静的夜里听来格外清晰。

    梁宥西睁开眼呆望着天花板,脑海里控制不住的天马行空。

    其实他原本是真的睡着了,可在岑欢给他盖毯子时,被她不经意拂过他脸颊的发丝给扰醒了。

    当醒来意识到头顶的人是她的那一刻,他真是有些心痒难耐,险些没克制住体内那股想抱住她狠狠揉进身体里的冲动累。

    他难以理解自己对她的感情到底是当初在关耀之生日舞会上的一见钟情,还是那日在医院第二次见她时的二见倾心。

    当初在生日舞会上,她一身t恤仔裤和板鞋的打扮在衣香鬓影中尤其惹人注目,他注意到她藏在角落里一杯连着一杯的喝着水果酒,脸颊红扑扑的样子分外可爱惹人怜。

    那日他是想上前和她搭讪的,可出大厅接了通电话再返回来,她却已经消失了。

    这些年每每在路上看到与她同样打扮的女孩子,总会不自觉多留意几眼,看看是不是她,久而久之竟养成了习惯,明明只见过一面,而她的样子却深深镌刻在了他脑海里,以至于那日在人事处送给母亲的新进职员资料上,他一眼便认出照片上的女孩是他找了许久的她。

    流水声终止,不一会浴室门开的声音传来。

    他闭上眼继续装睡檬。

    呼吸里搀入清新的沐浴液香,耳边听见她在身边走动的声音。

    “梁宥西?”

    听见岑欢喊他,梁宥西惊了一下,心想难道自己装睡被识破了?

    “梁宥西,你别睡了,赶紧让人来换锁。”岑欢用脚尖踢他。

    梁宥西不吭声,打算装睡到底。

    偏偏好死不死的他的电话这时响起。

    哪个混蛋早不打晚不打这时候打来,真是要死了!他心里暗咒,假装无意识翻了个身,毯子被他压到身下,腰间的浴巾也散开来,露出包裹住结实臀部的黑色ck内裤。

    岑欢耳根一烫,立即撇开眼,将他的衣物扔过去。

    “梁宥西,别睡了,你的电话。”她又喊。

    梁宥西见实在没办法装睡下去了,只好伸个懒腰,不情不愿的睁开眼,故做刚睡醒的样子揉揉眼。

    “你电话响很久了,一定是找你有急事,你赶紧接电话,然后穿衣服让人来换锁。”岑欢一口气说完打算回房,手腕却忽地被捉住。

    “岑欢,我刚才做了一个梦。”

    两人做邻居这么久,他第一次喊她名字。

    岑欢望着他棱角分明的俊容,想起另一个连名带姓叫自己的男人,一时有些怔忪。

    “知道我梦见什么了么?”他问,然后又自问自答,“我梦见自己在找一个灰姑娘,她一头短发,穿着五彩斑斓的板鞋,白色的t恤和短裤,可我找了好久都没找到,原来我的灰姑娘如今已变成穿着高跟鞋小洋裙,还披着一头大波卷的时髦女郎。”

    岑欢听出他是在说自己,心头一惊,害怕他会继续说些什么,连忙甩开他的手,骂了句‘神经’便匆匆逃回房间。

    梁宥西有些郁闷的支着下颌趴在沙发上,心想她的反应怎么会是骂他一句神经呢?难道她不觉得他刚才那样对她表白很浪漫?

    这女人啊,真是没情趣。

    手机还在响,他脸色一沉,拿过手机瞄了眼屏幕显示的来电号码,嘴角扯开一抹阴凉的笑。

    他接通电话,语气慵懒道:“梁劭北,恭喜你坏了我的好事,明天有大奖等着你。”

    电话那端的梁劭北一听止不住打了个寒颤,连忙解释说,“宥西哥,实在是事情十万火急,你要再不来救我,明天不等你收拾,我也没命了。”

    梁宥西一楞,“你怎么了?”

    “还不都怪你给我弄的那个射`精障碍,我那天把资料揣口袋里忘记了,今天被我女朋友看到,死活要和我分手,还说要一刀砍了我,现在我躲在卧室都不敢出门,你赶紧过来给我解释清楚。”

    “你怎么这么没用,连一个女人都搞不定?”

    “切,你要是搞得定岑医生就不用拉我做垫背了。”

    闻言,梁宥西眉头一挑,“很好,看你精神不错嘛,那继续和你女人上演全武打。”

    “哎,别别别,我错了,宥西哥,你还是赶紧过来吧,我撑不住了。”

    梁宥西哼一声,挂了电话。

    拿起身上的衣服一一套上,鼻间闻到洗衣液的香味,这才发觉她居然把自己的衣服给洗干净了,不由心情大好。

    穿戴整齐走到岑欢卧室门口敲了敲。

    等了会等不到回应,旋了旋门把,果然是反锁的。

    他眉梢微挑,开口道:“劭北和他女人吵得很厉害,我过去看看,等会回来要不要给你带宵夜?”

    里头仍是没有动静。

    “那我走了。”

    他说完又等了一分钟,见她实在没回应才转身离开。

    ——————

    (谢谢亲们的荷包鲜花月票~芥末一并感恩~)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