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恭喜你(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4:50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岑欢是在他电话响的时候醒来的,当时脑子还有些浑沌,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直到听到他的声音,她才猛然张开眼,一转头,便望见伫立在窗旁接听电话的伟岸身影.

    从他的言语中她判断出电话那端的人的身份,却不明白他为什么语气那么冷漠,脸上也不见一丝喜色,仿佛很讨厌听到那人的声音一样,廖廖几语便挂了电话。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p;   他们,不是未婚夫妻么?

    她想起那一年在医院,他迫不及待的撇下她回家陪那个女人过生日,那他理应是在乎那个女人的,不然也不会和她订婚。

    想到他这几年身边都有别的女人在怀温香暖玉,她心里霎时嫉妒得发疼累。

    眸色一暗,收回凝视他的目光,闭眼又躺下。

    藿莛东见她拉过被子一副要再睡的姿态,敛了敛眸底滋生的那股暗流,走过来居高临下的俯视她眉心微蹙的俏颜,淡然开口:“我马上要走了,你是要和我一起,还是晚点自己坐车回去?”

    岑欢不理他,满腔的酸涩在胸口翻滚,腐蚀得她鼻头都发酸,眼眶一阵湿热,眼看着泪意就要涌出来,她翻个身背对他,留给他一道曲线纤美的背影檬。

    藿莛东感觉到她在生气,却又不知道她在气什么。

    想着她或许是在他电话响时醒来的,有可能是在气他吵醒她,他不禁放软了声音:“你若没睡饱,车上接着睡,我十点公司有个会议,若再不走就赶不及了。”

    岑欢轻咬住唇,睁开眼瞪了会粉红的墙壁,终于慢吞吞爬起来。

    藿莛东舒了口气,正要转身,却听岑欢说:“我在医院看到你未婚妻了。”

    他眉梢微挑,面不改色的望着她,静待下文。

    “很漂亮。”岑欢边夸奖情敌边整理床铺,表面看似平静,实则内心波涛汹涌。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要说这个,或许只是不爽他明明有未婚妻却还在几年后她决定重新开始时来撩拨她。

    她整理完床铺转身迎视他探询的目光,“我以为你已经和她结婚生子,没想到都过了三年多还是未婚夫妻。不过也快了吧?毕竟她那么得你妈妈的喜欢,真是恭喜你,小舅。”

    她嘴角勾着一丝嘲讽的笑,藿莛东不确定她那句‘恭喜’是否出自真心。

    他别开眼,转身。

    “我在楼下等你。”

    岑欢望着他走向门口,忽地想起某件事情。

    “小舅,我听你未婚妻说,她在你的手机里看到过我的照片?”

    伟岸的身形猛然一震,顿住。

    岑欢走过去,绕到他面前,微仰着头望着他,“我记得我从来没发过照片给你,所以很好奇你是怎么会有我的照片的?”

    藿莛东蹙眉沉默,不承认有也不否认没有。

    “怎么不说话?到底有没有?”岑欢边问边伸手要去掏他口袋里的手机,可手还没碰到,藿莛东已经探手来隔开。

    他这种举动无疑是在掩饰什么,岑欢哼了声,漂亮的远山眉一扬,上身往前倾过去,一手缠上他的腰,一手迅速探入他外套的内衬口袋,近乎耍赖的整个人扑到他身上,非要把他的手机抢到手不可。

    藿莛东嘴角抽了抽,见她这架势索性也不再拦她,任她把自己的手机掏到手。

    岑欢一拿到手迅速跳离他身上,随即打开他的手机相册,结果里头空空如也,顿时心里也空落落的一阵失望。

    她撇撇嘴,把手机递还给藿莛东,后者接过,目光淡淡掠过她满满失望的俏容,冷硬的嘴角不动声色的牵了牵,转身离开`房间。

    岑欢懊恼的进浴室梳洗,边刷牙边琢磨到底是向朵怡眼花看错了,还是他在她的照片被向朵怡看到后马上删了?

    可如果是他删了,那他又是怎么弄到她的照片的呢?

    难道是几年前趁她不注意时偷`拍的?

    直到下楼都没琢磨出个所以然来。

    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岑欢便跟着藿莛东匆匆返回市里。

    离开前母亲一再叮嘱晚上务必让她约男朋友出来和小舅吃个饭,还说事后会打电话给小舅问他她男朋友如何如何,所以一上车她就在纠结要怎么和梁宥西说他才会答应陪自己演这场戏。

    她昨天才拒绝他,如今又要他陪自己假扮情侣,这对一个喜欢自己的男人来说是不是太残忍了点?

    可是除了他,她还能找谁?

    她想起和自己同龄的粱劭北,不知道他愿不愿意帮自己的忙?

    思忖间困意袭来,不一会便睡着了。

    藿莛东安置好她,目光掠过置物格里的手机,拿过来打开文件档里的其中一个,里头竟然是一张岑欢熟睡时的照片。

    照片是几年前他趁岑欢睡着时拍的,当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那样做,等回神时照片已经拍好了,他也就理所当然的保存下来,一直至今。

    向朵怡之所以会知道这张照片,是因为几天前他回祖宅看望父亲时把手机落在客厅,想必向朵怡当时翻看了他的手机,不然也不会找到他放在文件档里的照片。

    照片上岑欢睡容甜美。而实际上在他拍这张照片时,她和他才经历过一场绝望的欢爱,她当时浑身疼得抽搐,指甲都没入他臂肉里,而事后却能睡得如此香甜。

    手机屏幕暗下来,他重新放回置物格,垂眸瞥了眼腿上熟睡的岑欢,想起她口中那个脑外科的医生男朋友,脸色不觉沉了几分。

    当听她说她已经有男朋友时,他以为她说的是当年和她一起出国的那个秦戈,实在没想到是刚认识一个月的新同事。

    她答应她母亲今晚约那个男人出来与他一起吃饭,他即使再忙,也要拨冗会一会。

    **********************

    九点多到达市区,岑欢还没醒来。

    藿莛东把车开到她公寓门口才叫醒她。

    岑欢迷迷糊糊爬起来,藿莛东下车给她拿了行李包又给她打开车门,看她下了车拎着行李包边打呵欠边头也不回的往公寓内走,显然是还没完全睡醒。

    不放心的跟过去,看着她进入电梯,这才返回车上架车离开。二十多分钟后到达公司直接进入会议室,出来时已近中午.

    “藿总,向小姐一个小时前就在侯客厅等您了。”王秘书跟在身后汇报。

    藿莛东眉头一拧,“你没说我很忙?”

    “说了,可向小姐坚持要等您见她。”

    “那就让她继续等。”他说完走进电梯。

    王秘书讶异的望着梯门吻合,摇摇头走向侯客厅。

    “向小姐,您还是先回去吧,藿总今天真的很忙,根本抽不出时间。”王秘书向坐立难安的向朵怡解释,后者闻言脸色瞬变。

    “他还没开完会?”

    “刚从会议室出来,不过藿总还有很多事要处理。”

    “再忙他总有喘气的时间吧?”每次来找他都吃闭门羹,这让向朵怡十分气恼,也觉得自己在这些人面前很丢脸,因为一直是她在拿热脸贴他的冷屁股。

    “向小姐,我也只是听吩咐办事。”

    “那算了,不用你通报了,我自己上去找他。”向朵怡话落朝门口走去。

    王秘书立即拦住她:“向小姐,您这样我会很为难。”

    向朵怡正在气头上,哪会管他为难不为难,越过他便大步离开。

    她走得急,高跟鞋击打地面发出的清脆声响尤其清晰。

    王秘书追出来,看她进了电梯,而梯门已经闭合,知道已经拦不住,于是掏出手机给藿莛东打了通电话。

    向朵怡气势汹汹从电梯出来,站在总裁室门口却又有些犹豫。

    她知道藿莛东的脾气,也知道他除了忙以外还有另一个原因就是不想见她,而她如果就这样冲进去,结果可显而知,必定是惹他更不快。

    只是她真的快受不了他这样漠视自己。

    如果说是一个月一年她都能忍受,可都三年多了,他对她的态度都从未改变过。

    三年多来他从未主动请她吃过一次饭,更不曾送过她任何礼物。

    她知道他不喜欢她,可既然不喜欢,当初又为何同意和她订婚?甚至连上次他母亲让她父亲赶来一同商量他们婚礼的事情他都没反对?

    ————————————

    (今天只能更一章了,明天回到深圳我多更点。)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