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你(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5:6Ctrl+D 收藏本站

    岑欢还沉浸在藿莛东离席的失落中,闻言回头,表情有些茫然:“什么?”.

    梁宥西用嘴努了努藿莛东离开的方向,“我说,你喜欢的那个不爱你的男人,是不是他?”

    岑欢呼吸一窒,俏颜立地刷白。

    她已经很努力的克制自己对小舅的感情了,为什么他还是能感觉到?

    梁宥西望着她苍白的小脸,心里证实自己的猜测是对的,眉头不由蹙得更紧累。

    “你们……不是亲舅甥?”

    后面三个字刺痛了岑欢全身的感官神经,脸上忽青忽白。

    她垂头端起面前冷掉的咖啡一口喝了大半,擦拭过嘴角后才开口:“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约梁劭北来的却是你,但仍然很感谢你的帮忙,就当我欠你一个人情,往后你若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再奉还。檬”

    梁宥西目不转瞬的望着她,与之前的邪魅相比,此时敛去嘴边笑意的他显得有些严肃。

    “岑欢,我带伤过来帮你的忙,你现在这种态度真是很伤人哪。”

    岑欢不看他,却站起身,“走吧。”

    看她匆匆走向门口,梁宥西脸色微沉的起身跟过去。

    出了餐厅,见岑欢站在路边拦车。

    他手受伤没开车来,也走过去。

    夜风徐徐吹过,岑欢不自觉抱臂。

    梁宥西睨她一眼,忍着牵扯伤口的痛脱下外套给她披上。

    暖意袭上身,岑欢却不领他的情,看也不看的要扯下来还给他。

    “岑欢,你在跟我拗什么!”梁宥西按住她的肩,昏黄灯光下,俊逸的面容浮现一抹怒意。

    “我没跟你拗。”岑欢淡声回他,却没再试图拉下他给自己披上的外套。

    “我喜欢谁爱谁,谁喜欢我爱我,那都是我的事,我感激你今晚帮我,但也仅此而已,并不需要你额外的关心。”

    “我喜欢你,怎么会不关我的事?”梁宥西嘴角勾起一丝嘲讽,“岑欢,别因为一段错误的感情而封闭自己,你不尝试怎么会知道或许我比他更适合你?”

    岑欢抬眸看他,目光清澈而坚定:“梁宥西,我说过除了他我不会再爱上别的男人,你,也不例外!”

    肩头被握住的力道蓦然加重,岑欢吃痛,却倔强的迎视他的目光,丝毫不愿闪躲,也不开口求饶。

    良久后那股似要捏碎她肩膀的力道才缓减,连握住她肩的那双手都一并抽离。

    “岑欢,”梁宥西唤她:“既然你那么爱他,为什么还要找人假扮你男朋友骗他?”

    岑欢别开眼,“这不关你的事。”

    “是么?但若我非要管,而且还要管一辈子呢?”

    ——我的事你可以管,但除非是一辈子,你敢么?

    那一年她这样问小舅时,他选择沉默。

    她爱的人不敢承诺她一辈子,她不爱的人却非要强加于她,岑欢觉得人生真是充满讽刺。

    出租车在面前停下,岑欢打开后座的车门,却没进去,而是站在门边望着梁宥西,“你手上的伤口有些渗血,要回医院重新包扎。”

    梁宥西瞥了眼手臂上的伤口处,果然见点点血色从里头渗出来。

    “你呢?”他问她。

    “我想一个人走一走。”

    “我陪你。”

    闻言,岑欢有些懊恼的瞪他,“我不需要任何人陪我,尤其是你。”

    她松开车门转身便走。

    以为身后接着会传来脚步声,可一会后却传来车门摔上,而出租车离开的声音。

    她回头,身后空空如也。

    如释重负的长吁口气,她微仰头望着头顶寂寥的星空,身上披着的西装外套自肩头滑落,她及时捉住,这时却听见耳边响起一阵不属于她的手机铃声。

    怔了怔,才发觉铃声是自梁宥西的外套内衬口袋里传出的。

    她伸手掏出来,宽大的机身屏幕显示的来电单署名一个珊,显然来电人是女性。

    她皱眉,没打算要接,可铃声契而不舍,断了又响,一直没完没了。

    她又不好关机,不得已只能接通,可喂了好几句电话那端都没回应,而电话明明显示仍在通话中。

    她心想或许是对方信号不好接收不到,正要挂断,却有人开口了,“你是谁?认不认识梁宥西?为什么他的手机会在你手里?”

    脆亮的女音咄咄逼人,岑欢猜想对方一定是梁宥西的亲密女性友人,不想让对方误会,于是解释道:“我只是他医院的同事,其他没什么关系。”

    “既然没其他关系,那为什么他的手机在你那?”

    “他刚才吃饭忘记拿了,我正准备给他送过去。”

    “你和他一起吃饭?”

    “……还有其他同事一起。”岑欢不得已撒了个谎。

    对方显然是信了她的说辞,连再见都没说一句便挂了电话。

    岑欢望着暗下去的屏幕,感觉有些头疼。

    才把人赶走现在又要去医院找他,那不是自寻烦恼么?

    可明天是晚夜班,白天她不用去医院,如果现在不把手机还回去,那就只能明天晚上了,而到时也不知道他在不在医院。

    招手拦了辆车直奔医院,结果却扑了个空,梁宥西根本就没回医院重新包扎伤口。

    走出医院,她电话给梁劭北。

    “宥西哥不是和你在一起么?”梁劭北在电话那端嚷嚷,也不知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周遭声音嘈杂。

    岑欢从他的口气听出梁宥西并没去找他,刚想挂电话,却又听他说:“岑医生,真是不好意思啊,本来我答应你今晚去赴约的,可我家里临时出了点事我实在走不开,所以才拜托宥西哥让他去帮忙,你没有误会什么吧?”

    “是你打电话让他去的?”

    岑欢有些意外。

    她还以为是梁劭北把这件事告诉了梁宥西,然后梁宥西自己跑来的。

    “不会吧,听你这么说,又到处在找他,难道你真误会宥西哥了,还和他大吵了一架?”

    ——她哪有到处找梁宥西?不过是来了趟医院打了个电话给他而已。

    “我们没吵。”岑欢说完收了电话。

    既然找不到他的人,只能等明天晚上再给他,或者他自己来找她了。

    **********************打车回到公寓,洗了澡爬上床,却因为白天睡得太久而有些难以入睡,想打电话给女儿,又怕打扰到秦戈,想了想,她索性爬起来摸黑到客厅,选了档肥皂剧催眠.

    周遭一片寂静,因为没开灯,电视机里的光线反射出来,整个客厅忽明忽暗。

    看了不知道多久,终于有些睡意时她爬起来想返回床上睡,却不经意瞥到隔壁的阳台灯居然是亮着的。

    咦?他不是不在家么?

    她困惑的走过去,脑海里睡意全无。

    梁宥西躺在一张太阳椅上,似没察觉到异样般,依旧闭目假寐。

    岑欢隔着防盗网讶然望着自己找了几个地方都找不着的男人,实在没想到他居然会跑回家里来。

    想起他渗血的伤口,目光下意识探过去,发现他换了黑色的睡衣,袖口掩下去,她根本看不到他是否已经重新包扎过伤口。

    “喂?”她咽了咽口水,轻轻唤他一句,而后者连眼皮都没动一下,仿佛睡着了的样子。

    “梁宥西?”她又喊,“你怎么回来了?我去医院找不到你,打电话给你堂弟也找不到人。”

    仍是没有回应。

    她咬唇,一会又道:“有个叫珊的女孩子打电话给你,我怕她找你有急事。你开一下门,我把你的衣服和你的手机还给你。”

    双目紧闭的男人像是终于被吵醒一样猛然睁开眼瞪来:“岑欢你烦不烦?我现在最不想看到的人就是你,你不要来吵我!”

    许是没见过他这么暴躁的一面,岑欢一时楞住。

    而梁宥西没再看她,起身走进客厅,不一会隔壁的灯光全暗下来。

    岑欢望着远处的星火,又站了会才返回客厅。

    她想梁宥西这次似乎真的很生气。

    不过他越是讨厌她不想看到她就越好,她可不想再给自己添一笔纠缠不清的情帐。

    ———————————

    (亲们送鲜花等其他道具的千万要点评论哦~不然评论区不会显示,芥末看不到是谁送的,会来不及感谢~好比前天一个亲送我两百多花,可我是今天才注意到的~真是不好意思,实在太感谢了~)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