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什么体位我都做得来(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5:12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迷迷糊糊听到手机响,岑欢闭着眼伸手探向床头矮柜,摸索到手机看也不看便接听.

    “过来,我快要死了!”虚弱和明显搀杂一丝不耐的男声骤然扬起。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p;   她心里咯噔一下,立即睁开眼:“梁宥西?”

    那端不再有人回应,她一看屏幕,电话已终断。

    想起他那句话,她没有迟疑,立即爬起来随意套了件外套便往外走累。

    开了门站在他家门口,这才想起她并没有他家的钥匙,根本进不了门,正想回房拿手机打电话叫他开门,‘喀嚓’一声,门应声而开。

    梁宥西整个身体背靠在墙壁上,客厅只开着一盏落地灯,光线昏暗,岑欢看不清楚他的脸色,走近他时,却明显感觉到一股灼热的气息逼近。

    “你发烧了?”她几乎是肯定的语气,随即伸手去探他的额头,果然掌心下一片滚烫檬。

    梁宥西抓下她的手,摇晃着走向卧室。

    岑欢关了门跟在他身后,想了想才说:“你应该是伤口离开导致的高烧,还是去医院吧?”

    梁宥西没理她,径直回了房在床上躺下。

    岑欢在卧室门口摸索到开关正要开灯,却被他喝止:“我已经够头疼了,你还想让我眼睛疼么?”

    岑欢撇撇嘴,借着窗旁泄进来的朦胧天光走近床边,有些无奈道:“你既然不去医院,那打电话把我叫来做什么?”

    梁宥西难受的睁开眼瞪她:“你是医生,难道不知道除了去医院还有许多其他降温的方法?”

    “可导致你高烧的原因也许是伤口发炎,你必须回医院处理,这对你更好。”

    “不去!”

    岑欢皱眉:“那你自求多福吧,如果不出现什么意外,也许烧到天亮还有一口气在。”

    梁宥西气结:“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他浑身都难受,现在被这样气一下,血液齐齐往头顶涌,脑袋胀得似要爆开来。

    原本还想着她能心疼他一下,或者可怜他一下都好,看来是他高估了自己。他在她心目中连可怜的位置都排不上。

    他翻身侧趴在床上,不再理睬她。

    岑欢见他双手抱着头蜷缩成一团,被子大半滑在床边,于是绕到另一头抱起滑落下去的被子给他盖好,俯身时耳边听到他粗重浑浊的呼吸声,想必是烧得非常难受。

    她幽幽叹了口气,轻声问他:“你家有退烧要么?医药箱放哪的?”

    梁宥西动也不动,半晌才蹦出一句:“没有。”

    “我那边好象有退烧药,你别睡着了,我过去给你拿。”

    她给他掖好被角,返回自己房里拿了退烧药和一瓶浓度为百分之七十五的酒精。

    倒了开水喂他吃了退烧药,她又把酒精和开水按照比例调配稀释浓度给他做物理降温。

    幸好他昏昏沉沉一直闭着眼,而她又是秉着医生救死扶伤的原则把他当成一个病人看待,不然她还真下不了手脱他的衣服给他做物理降温。

    梁宥西给她的感觉偏瘦,她以为他是属于那种脱了衣服连肋骨都能数得清楚的排骨形男人,没想到结果大大出乎她的意料,这家伙居然还有漂亮的腹肌,看得出来是常年健身的效果。

    等给他做完这些,又给他重新包扎了伤口,她搬了张椅子坐在他床边,偷偷开了盏床头的灯等他发汗退烧。

    呼吸里搀入满满酒精的味道,她单手托着腮望着蹙着眉头的梁宥西,他脸色潮红,呼吸还是一样的粗重,却规律了许多。

    她之前就觉得这家伙长得不赖,现在仔细一看,发现他鼻梁尤其挺直,唇形也非常漂亮,尤其是在高烧的情况下,那两瓣唇犹如抹了胭脂,艳丽而妖冶。

    他不论家世背景还是自身条件都这么优秀,她不懂他为什么要执着于自己。

    她想起那通署名珊的电话,还有那次在病房里他母亲说的那个什么馨榆,这两个女孩子想必对他也是非常喜欢,而他又何苦为难她?

    说到为难,她又何尝不是在为难自己?

    明知道那段感情不会有结果,就应该迷途知返,重新开始一段新的恋情,不论能不能忘记他,对两人来说,或许这都是最好的办法,可为什么就是做不到?

    胡思乱想了不知道多久,困意渐渐袭来,眼皮也越发沉重。

    她用力晃了晃头阻止自己睡着,可终究没阻挡住,头抵着窗沿很快发出匀称的呼吸声。

    **********************

    浑身湿冷。

    梁宥西皱眉,感觉浑身黏糊糊的极不舒服。

    掀开身上的被子,艰难的撑起身子,一眼瞥到趴在床边睡着的人儿,大脑蒙了一下,随即目光变柔。

    难怪昏昏沉沉时感觉有人在翻动自己的身体,烧也褪得这么快,原来都是她的功劳。

    他以为她会弃他不顾,没想到……

    他小心翼翼的下床,尽量不惊动她,回浴室冲了个热水澡换了睡衣,这才弯身轻轻抱起她放到床上。

    岑欢睡得很沉,他给她盖好被子,瞄到一边的酒精瓶,猜想她是拿酒精给自己做物理降温,脑海里浮现她脱了他衣服的画面,不自觉低笑了声,蹑手蹑脚的绕到床的另一头爬上去,在她身边躺下。

    喜欢的人就躺在身边,梁宥西情绪高涨,全身的毛细孔都兴奋的张开来,久久都无法平静下来。

    他侧身凝望她的睡容,控制不住想去触摸她的脸,又怕惊扰了她醒来,只好隔空以指描绘她的五官轮廓,依着她的眉眼,每描过一处,眼里的笑意便加深一分。

    从来没想过自己也是狂热分子,尤其在面对感情时完全失了控,就是不顾一切的想要得到她,要她和自己在一起。

    那日她在病房里说她有了喜欢的人,除了那个‘他’,她不会再爱上别的男人,他当时也想过放弃,毕竟他不是那种会对女人死缠烂打的男人。

    可他低估了她在他心目中的分量。

    六年多的寻找,她已经不知不觉溶入了他的生活里,成为了他不可或缺的一份子。

    如今好不容易找到,又发现自己是真心喜欢她,他怎能说放手就放手。至于她爱的那个男人…….

    脑海里掠过藿莛东看到岑欢喂他吃东西时,越发显得阴沉的脸色,然后是岑欢依依不舍望着藿莛东离去的眷恋目光。

    他拧眉,不解这两人到底是亲舅甥还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岑欢又怎么会爱上自己的舅舅?

    越想心头越烦乱,他深呼吸,长臂轻轻横过去,隔着被子拥住她。

    呼吸里涌入她的发香,他贪婪的嗅闻,直到天光渐明,才拥着她进入梦乡。

    ***************************

    一觉醒来已近中午。

    阳光自窗口透进来,满室明媚。

    “醒了?”

    磁性的嗓音扬起。

    岑欢看过去,见梁宥西抱臂站在门口,一身白色的休闲家居服,说不出的俊逸。

    “你的烧退了?”

    她从床上坐起,也没问他自己怎么会睡在他床上——这种问题太白痴,不用想也知道是他抱她上床的。

    “多亏了你,我现在感觉浑身清爽。”梁宥西朝她走近,在她打算下床时突地倾下身来,嘴角勾弯:“亲爱的,你昨晚是不是脱了我的衣服?”

    岑欢一怔,瞥到他眼里流动的那抹兴奋,不由撇了撇嘴,语气讪讪地:“你也是医生,给病人做物理降温当然要脱衣服,这点常识你是有的吧?”

    “意思就是你承认你脱了?”

    岑欢嘴角微抖,一手推开他下了床。

    “别闹,你既然好了,那我回去了。”

    “哎,脱了别人的衣服总得给个说法吧?”梁宥西不慌不忙的绕到她面前挡住她的路,语气慵懒。

    岑欢嗤笑,冷眼斜他:“梁宥西,信不信惹恼了我我把你打趴下?”

    梁宥西望着她暧昧的笑:“没关系,你让我趴下就趴下,什么体位我都做得来。”

    岑欢耳根一烫,只觉全身血液都往上涌,烧红了她的眼眶。

    “滚开!”她怒啐一声,再次推开他,没有停顿的往门外走去。

    梁宥西笑眯眯的跟在她身后,看她出了门走到自家门口,从口袋里摸出要是开了门,在她进去前他又蹦出一句:“亲爱的,不让我趴下了么。”

    岑欢身子一僵,骂了句‘流氓’,随即把门摔得震天响。

    梁宥西摸着下颌倚在门口,心情极好。

    ————

    (下面就是舅舅的戏了~~)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