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这些年,你想我么(4000)

芥末绿2017-2-25 21:25:18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出乎岑欢意料的,她回到家后一直到晚上七点半出门去医院上班,梁宥西都没再出现过.

    出门时注意到他家一片漆黑,想必是出了门。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p;   她看了眼手心里躺着的男款手机,心想只能看他在不在医院,再给他了。

    泌尿科的夜班是从晚上八点到第二天上午查完房以后才可以下班。

    因为晚上就诊的病人不多,值夜班的医生并不算辛苦,所以科室排班时才会安排每个医生一个星期的白班后马上一个星期的夜班轮流,而每个医生每个星期的白班都会抽两天去坐门诊累。

    岑欢虽然只是第二次值夜班,但在国外的医院习惯了紧凑的工作节奏,类似现在这样轻松的夜班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值班的护士小唐大老远便冲她笑眯眯。

    “什么事笑那么开心?”她问檬。

    小唐抿着嘴斜着她笑,目光暧昧得让岑欢头皮发麻,直觉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果然——

    “岑医生,你家梁医生刚才来找你,见你没在,让我给传个话,说是他晚点再过来陪你,叫你不要太想他。”

    岑欢脑子一热,心里把梁宥西咒了个遍。

    “还有这是他给你买来的零食,整整一大包哦~”小唐从桌下提出一大包零食递过来。

    岑欢去不接。

    “我不喜欢吃零食,你留着和其他同事当夜宵吧。”

    “那怎么行?梁医生知道了还不骂死我?”小唐硬把东西塞过来,岑欢无奈,只好拎着往诊断室走。

    身后小唐自言自语的声音传来:“什么时候我也能碰到像梁医生这么帅又这么疼我的青年才俊呢?”

    岑欢苦笑——别人眼中梦寐以求的最佳夫婿人选,在她眼里却是把她的生活搞得一团糟的祸水。

    而她呢?是不是在小舅眼里,也一样是祸水?

    *********************

    因小唐的传话,岑欢很担心梁宥西会真的来找她,幸好过了凌晨都不见他出现,心里想着他或许只是开个玩笑,悬高的心不由放下大半。

    之前去特护病房查房,病房里除了病情明显好转的向嵘外,就只有一名照顾他的特护,而他的女儿向朵怡居然不在。

    “岑医生,我听说是你给我重新制定的诊疗计划?”向嵘在她检查完后开口问她。

    岑欢摇头:“是我和其他医生会诊后一同制定的。”

    “岑医生真是谦虚,年纪轻轻医术就这么了得,藿老真是处处比我有福气,不但儿子出色,连外孙女都这么优秀。”

    听他提起外公,岑欢想起那日柳如岚说外公常念叨她怎么那么久不去看他的话,心想是该找个时间去看看他老人家了。

    反正小舅并不住藿家祖宅,因该不会碰到才是。

    “向先生福气也不薄,您女儿既漂亮又孝顺,这些天一直在医院照顾您。”她客套道。

    “若真说我有福气,那也是沾了你外公的光,把莛东培养得那么出色。等我病好后和藿老商量好定下小朵和莛东的婚期,这以后真正成了一家人,他也算我半个儿子,脸上确实有光。”

    婚期?

    岑欢心头一震,大脑一片空白,后面向嵘说了些什么她没听清楚,整个人浑浑噩噩的走回诊断室,连小唐叫她好多句都没听到。

    推开门揉着发痛的额微仰头背靠在门板上,却突地一楞,目光直直探向自己办公的软椅,结果僵住。

    “护士说你去查房,所以我进你办公室等。”修长的双腿交叠的男人自软椅上站起来,走近她,黑眸蕴藏异样的情绪。

    岑欢呼吸微窒,瞠大眼瞪着朝自己走来的男人,严重怀疑是自己产生了错觉。

    是太想他了吧?不然他怎么会出现在她的办公室里?

    “傻了?”熟悉的气息逼近,俊颜在眼前放大,表情难得的带着一丝戏谑。

    岑欢紧张的咽了咽口水,结巴的喊他:“小、小舅……”

    “嗯。”

    “你……怎么会在这里?”她真的不是在做梦吗?

    “当然是用腿走来的。”

    “……”明知道她不是这个意思。

    “看到我很惊讶?”他问她,两手张开将她困于自己和她身后的门板之间。

    强烈的压迫感袭来,岑欢大脑一阵晕眩,连呼吸都变得急促。

    眼前的男人太奇怪了,压根不像是记忆中那个正经冷严的小舅。

    可明明是同一张脸啊。

    “你男朋友呢?”

    “呃?”

    “他怎么不陪你值夜班?”

    灼热的气息拂过颜面,岑欢不自觉的脸红耳热,心跳快得似要跳出喉咙。

    “他……他晚一点过来……”

    “哦?”藿莛东微微蹙眉,脸上神色却不变,看不出喜怒。

    “岑欢,他真是你男朋友?”

    岑欢察觉小舅的语气透着一丝危险,不禁有些心慌和不安,贴着门板的手无助的想抓住什么,却什么都抓不住。

    “说话,岑欢,他是不是你男朋友?”

    岑欢紧张的点头,怕他不相信,又说:“昨晚梁……我男朋友不是说得很清楚了么?”

    “他昨晚是说得不少,我不怀疑他对你的感情,但你呢?你真的喜欢他?”

    这个问题让岑欢困惑不已。

    “小舅,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她喜不喜欢别的男人,对他来说根本不重要吧?

    她是他不在乎的人,那么她所有的事包括她的感情,他又何必过问?

    “没什么,只是想知道你是不是真的喜欢他。”

    “没什么?”岑欢被他一副无关紧要的语气激得怒气一下冒出来,她抬眸挺直身子直视他,目光蕴着火焰:“小舅,你是不是管太宽了?喜不喜欢我男朋友那是我的事。和你似乎没什么关系吧?”

    “你父母让我把好你男朋友这一关,怎么说和我无关?”

    “我男朋友非常优秀,我爸妈绝对不会反对我们在一起,这点你不用担心,亲爱的小舅大人!”

    越说越气,岑欢转身要开门出去,而手刚触上门把却被抓住。

    “你怎么几年不见还是学不会乖,性子倒越来越火暴?”藿莛东皱眉拽住她的手腕,岑欢边挣扎边讥讽道:“我还不够乖么?都已经离你千山万水逃到另一个国度了,连回国都不敢让你知道,你是还要我怎样才算乖?”

    “小声点,”他双臂拥住她的身子固定在怀里,成功制止她的挣扎。“你想让那个护士听到么?”.

    “听到就听到,我怕什么?”岑欢斗不过他的力气,不由恼羞成怒。

    藿莛东像是无奈的叹了一声,“那算我怕,你小声点。”

    岑欢没想到他这么高傲的男人也会给自己服软,一时有些怔忪。随即又想他怕她吵太大声,说不定也是怕事情传开让他未婚妻知道。

    她还真当他是顺着她呢,她撇嘴自嘲一笑。

    “你未婚妻不在病房,你不用怕被她知道。”她开口,脸色发沉,语气更是酸得厉害。

    藿莛东凝望她半晌,忽地低笑了声。

    岑欢仿遭雷劈一样震惊的望着他颊边晕开的小梨涡,久久都回不过神。

    “你既然还会吃醋,那就代表你并不喜欢那个梁医生。”他淡淡开口,语气笃定。

    “我越想越觉得你昨晚的表现不对劲,不但处处被动,而且也很不习惯他对你做一些亲密的举动,甚至连他牵你的手,你都下意识想抽出来。这些种种都表明,你不喜欢他。”

    岑欢听着他思路清晰的分析,心情奇怪的平静下来。

    “小舅,你这么努力的想证明我不喜欢他,到底是为什么?”她问他,神态无比认真。

    “我不希望看到你把感情当作手段,你可以敷衍你父母,却骗不了我。”

    “我没骗你,他真是我男朋友。”岑欢叹口气,“就算我现在没那么喜欢他,但感情是可以培养的,何况他那么优秀,我想如果我要爱上他应该也不难。”

    话落的瞬间,腰上的双臂骤然紧缩,腰身被勒得发疼,随时都似要呼吸不过来。

    而这时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来,岑欢听出是自己的手机,想伸手去拿,挣扎了几下藿莛东才松开手上的力道。

    而在她掏出手机时,他眼尖的瞥到上头显示的署名梁的来电,想起她说梁宥西晚点会过来陪她,他眉头一皱,二话不说抢过她的手机砸到地上。

    岑欢被他这个举动弄得傻眼,瞪着地面上零件散开来的手机,许久都没弄明白他为什么要砸自己的手机。

    “以后不准再和他来往。”藿莛东冷不防攫住她的下颌命令,语气夹杂不容置喙的魄力。

    岑欢吃痛回神,望着他隐隐泛着怒气的黑眸,眼底的困惑越发浓烈。

    “小舅,你是不是在吃醋?”她小心翼翼的问了句,而藿莛东神色一变,大掌覆上她的眼遮掩住她的视线。

    “我话不说二遍,你听清楚了,往后不准再和他来往。”

    “为什么?”岑欢问他,也不急着拿开他覆在自己眼睛上的大手。

    “因为你不喜欢他。”

    这是什么理由?岑欢嗤笑,刚想反驳,耳垂处却忽地一热,随即一阵温热的气息在颈项间流转开。

    “这些年……有没有想我?”

    似被施了魔法,岑欢僵住,无法动弹,也无法思考。

    “你以前最爱缠着我撒娇,让我喂你吃东西,让我抱你。你说对我的爱至死不喻,说不会再像爱我这样爱其他男人,我都记得清清楚楚,可你却是忘了。你几年都不回来,交了一个又一个男朋友,回国后也还瞒着我,见了面又喊我藿先生……你这个妖精,我真想咬死你。”

    他的唇摸索到她的喉管,以齿抵着做出一副随时要咬下去的姿态。

    岑欢的情绪完全崩溃,无法开口,却只剩下急促的呼吸声。

    不知道是怎么开始的,她原本抗拒的手不知何时缠上他的脖颈,而两条腿盘住他的腰,整个身子如同藤蔓一样紧紧缠绕在他身上。

    彼此的唇舌贪婪的纠缠、反噬,他一只手灵巧的隔开她的白大褂探入她衬衫内,掌心托住她一边的丰盈,骤然一握,感觉身上的人儿身子一僵,不自觉夹紧缠在他腰上的双腿,越发强烈的刺激着他勃然怒张的某处昂藏。

    两人的气息大乱,身上的衣物越来越少。

    汹涌澎湃的情`欲如同脱离轨道的火车,在两人体内横冲直撞。

    藿莛东把她压制在门板上,几乎光裸的岑欢背部一触及门板,冰凉的触感传来,她禁不住打了个寒颤,被情`欲袭击的大脑也清醒许多,同时也意识到一个问题——两人所在的位置不是谁的家也不是酒店的房间,而是她的随时会有人来敲门的诊断室。

    “小舅……不行……”她脸红耳赤的推他,小脸上爬满被情`欲折腾的痕迹。

    藿莛东一只手还停留在她最敏感的湿润处,闻言,恶意的屈指轻弹了下,而岑欢身子猛然一紧,险些叫出声。

    ————————

    (哪个天天嚷嚷要看舅舅喷牛奶的……不是好孩纸啊……)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