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你这么不听话,是要受到惩罚的(4000)

芥末绿2017-2-25 21:25:23Ctrl+D 收藏本站

    真是难以相信前一秒还和以长辈的口吻教训她的男人,此刻却对她做出这么放`浪的举动.

    岑欢伏在他肩头轻喘,明明身体的感官这么强烈,却仍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她勾着他的脖子,额抵着他的胸口,伸手去抓他的手阻止他继续使坏。他却顺势反捉住她的手压制在背后,滚烫的唇一路向吓,侵占她每一寸细腻的肌肤。

    岑欢浑身发软,无力的瘫在他身上,却仍不忘提醒他两人所处的位置随时都会有人光顾。

    “你怕?”他抬眸问她,黑眸里流动的光痕慑人魂魄累。

    岑欢心头狠跳着,俏容却一片迷惘:“什么?”

    “你怕你‘男朋友’知道?”

    “……檬”

    他都知道她在骗他了,居然还这样问她。

    岑欢报复性的一口咬在他肩上。

    藿莛东轻皱眉,“你怎么这么喜欢咬人?几年前留下的牙印都还在,你是打算在上头留多几个?”

    什么?几年前?

    岑欢讶然松口,目光在他肩两侧梭巡,果然瞥到一处虽然不是很清晰,但依稀可辨是齿痕的印记。

    “还记得这是你在什么情况下咬的么?”他双手托住她的臀压向自己蠢蠢欲动的勃发,低头含着她的耳垂嗓音低哑道。

    岑欢脸红如血:“你别说了……”

    第一次时被他折腾得那么痛,而他居然无视她的求饶,她一气之下才一口狠狠咬在他肩上泄愤,没想到咬得那么重,事隔几年齿印还在。

    藿莛东望着她红得艳丽的俏颜,眸色越发深暗。

    “想我么?”他脸埋入她的颈项窝,轻声问她。

    岑欢迟疑了几秒才点头,他像是有些不满的扬起大掌在她饱满的臀肉上惩罚似的拍了一记,入耳的声音极其煽情暧昧,引人遐思。

    岑欢怕被外头路过的人听见,惊慌的望着他,无声的摇头示意他停下。

    藿莛东睨她一眼,双手规规矩矩抱着她,再没其他侵犯的动作。

    岑欢松了口气,却听他在耳边道:“暂时放过你,等你下班,就没这么好运气了。”

    岑欢愕然:“你要在这里等我下班?”

    “你想么?”

    怎么会不想?她多希望每一分每一秒都和他黏在一块不分离。

    可这里是医院,就算梁宥西不来找她,被其他护士看到也不好。

    似是看穿她内心的担忧,藿莛东抵着她的额轻叹了声,一会才开口:“我先回去,等你下班我来接你。”

    “去哪?”

    藿莛东挑眉哼一声,似笑非笑的:“你说去哪?你那里还是我那里?”

    这么露骨的暗示,岑欢耳根烫得像是有把火在烧一样。

    “大概几点下班?”他摩挲着她的下颌,语气从未有过的轻柔。

    岑欢望着他,脑海里有千万个疑问,却不知从何说起。

    他的转变实在大得让她有些难以置信眼前的他还记忆里那个男人是同一人。

    明明是他赶她走不要她,可为什么他刚才却一副控诉的口吻,指责她忘了她对他说过的那些话,抱怨她一走就是几年毫无消息,连那日重缝后喊他藿先生都记仇?

    他问她这些年有没有想他,那他呢?

    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思怎样的心情问她的?

    他那么在意她‘男朋友’的事,是不是因为吃醋?

    而他对她的感情,到底是不是喜欢?

    太多太多的疑问在脑海里盘旋,可她问不出口——既怕听到伤人的答案,又怕下一秒他又变成那个摆着长辈架子的冷漠男人。

    “在想什么?心事重重的样子。”不满她居然在自己面前神游太虚,他攫住她的下颌又是一记深深的法式舌吻。在她险些无法呼吸时他才放开她。

    岑欢一得到自由便用力呼吸,藿莛东望着她狼狈的样子,心情显然不错,又一次低笑,看得岑欢失神。心想要抵挡这个男人的诱`惑实在太困难太痛苦了,他总是有办法让她的心跳失序,跟着他的情绪一同喜怒哀乐。

    “又不会说话了?刚才在想什么?”

    “你。”岑欢直言不讳。

    藿莛东眉一扬,又听她说:“想你是不是也被孙悟空附了身。”

    周星驰的《大话西游之大圣娶亲》里有个场景:夕阳西下,夕阳武士和一女子站在城楼上,女子要求深爱的夕阳武士要他留下,夕阳武士却不论她说什么都无动于衷。最后女子妥协,要求夕阳武士在离开前亲她一下,可夕阳武士却不答应。当时女子眼中流露出的凄然欲绝的眼神令旁观的孙悟空心中一阵刺痛,他吹起一阵风沙迷住众人的眼睛,趁机飞入夕阳武士体内,大踏步走过去将女子搂在怀里深深一吻。原本彼此相爱却因各种原因不能在一起的两人终于幸福牵手。

    她想起小舅和她的处境,不就是夕阳武士和女子的化身?

    几年前不论她说什么做什么,小舅都一概拒绝,将她驱逐他身边,而如今他主动来招惹她撩拨她,这种反差,实在大得让她怀疑他是否也被孙悟空俯了身。

    藿莛东显然是明白了她那句话的意思,屈指在她额头上弹了一下,说了句‘傻丫头’,随后抱她坐在办公桌上,给她整理被他剥掉的衣物。

    “我先走了,你下班给我电话。”他说,俯身在她唇上印下一吻。

    岑欢不舍的捉住他的手臂,忽地想起什么:“手机都被你砸了,我拿什么打给你?”

    话落扫了眼地上躺着的手机。

    “小舅,你……是不是因为吃醋才砸我的手机?”

    藿莛东睨她一眼,弯身拾起她的手机从里头取出那张卡,然后把自己的手机掏出来,换上她的卡递过去:“先用我的,明天我给你买支新的。”

    岑欢很不满他的答非所问,撅着嘴接过电话,看他走到门口也不吭声。

    藿莛东回头见她垂眸把玩着他的手机,两条悬在半空的腿晃来晃去,根本不看他。

    “岑欢。”他唤她,语气有些无奈。

    岑欢哼一声,补予理睬。

    他轻叹一声,又返回来,伸手抬起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

    “听话,别和那个梁医生走太近。”岑欢别过脸还是不吭声.

    “你这么不听话,是要受到惩罚的。”他语气淡然,却夹杂一丝危险。

    岑欢不满的瞪他:“你不准我和他走太近,那你呢?你和你未婚妻怕是每晚同床共枕吧?”

    她突然想起某件事情,不由更气,怒火一下冲上头顶。

    “我刚才听你岳父大人说病好后马上和外公商量,把你和他女儿的婚期订下来。”他都要和别的女人结婚了,却还来招惹她。

    而她也真是傻,被他这么一撩拨就忘了自己是谁。

    “听到他那样说你很生气?”他满脸玩味。

    岑欢笑起来,语气满满的嘲讽:“我气什么呢?我很开心往后还多了小舅妈,真是要恭喜你啊,亲爱的小舅!”

    后面几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蹦出来。

    她打掉他的手作势要跳下办公桌,可身子一动,立即被他扯入怀里。

    “谁把你给宠得脾气这么坏?”藿莛东皱眉拍她的脸。

    “谁都宠我,就是你不!”她瞪他,语气满满的控诉。

    “好了,别闹了。”他轻拍她的背安抚她,“我还有点事没办完。”

    “是去见你未婚妻吧?”

    藿莛东望着她,“不是,她回了祖宅,我不住那里。”

    岑欢咬着唇不再开口。

    “走了。”他又在她额头上亲了亲,转身打开门离开。

    岑欢用力瞪着关上的房门,好一会才跳下来,瘫在软椅上闭目假寐。

    ******************************

    早上查完房正要离开,却碰到来找她的梁劭北。

    “岑医生,昨晚打你电话怎么不接?后来手机还关机?”

    岑欢知道昨晚署名梁那通电话是梁劭北打来的,可当时手机被砸了,之后她也忘记了这回事,所以没打过去。

    “手机坏了。”她简短解释。又问:“你找我什么事?”

    “哦,我找不到宥西哥,所以问你知不知道他在哪里。”

    “你都不知道他在哪里,我又怎么会知道?”岑欢莫名其妙。

    “咦?你们不是都睡在一起了,那宥西哥去哪里肯定会告诉你的吧?”

    岑欢傻住——她什么时候和梁宥西睡在一起了?

    “岑医生?”见她发呆,梁劭北抬手在她眼前晃。

    岑欢回神,压抑着怒气皱眉道:“梁医生,你不要乱说,我和你堂哥只是普通的同事关系。”

    不待梁劭北回答,她从包里拿出梁宥西的电话递过去:“这是他的手机,你给他。”

    话落她快步走向电梯口。

    梁劭北困惑的望着她的背影,心想怎么回事?今天一大早堂哥打电话给他时还让他小声点,说别吵醒岑医生,那不是意味着堂哥和岑医生当时是在同一张床上么?

    难道是他误会了?

    他望着梁宥西的手机,有些纳闷的挠挠头,随即把手机揣回口袋,离开。

    ********************************

    电梯里,岑欢望着屏幕上那窜熟悉的数字,犹豫着到底是要打还是不打。

    她搞不清楚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都要和未婚期结婚了却还在这个时候跟她演这么一出,把她的思绪都搞得乱成一团,清理不出头绪。

    直到出了医院仍没纠结出个结果。

    正站在路边发呆,一辆黑色的汽车缓缓停靠在她面前。

    她屏息望着车窗徐徐降下,露出那张困扰她一整夜的俊容。

    上了车,谁也没开口。

    车子在宽敞的马路上奔驰,岑欢望着窗外,车子快到自己公寓时他并没有停下,而是径直往前行驶。

    二十多分钟后车子在一家有名的茶餐厅停下。

    藿莛东下了车绕过来给她开车门:“先吃点东西,免得你等会喊饿。”

    岑欢之前在医院吃了零食,并不觉得饿,可也没有拒绝,下了车任他牵着自己的手走进餐厅的大厅。

    藿莛东给她点了热牛奶,鲜蛋挞和起司粥,而自己则是白粥,鲜肉包和咖啡。

    等到东西上齐,岑欢睨了眼他面前那杯黑得不见底的咖啡和边上白得泛光的白粥,嘴角抽了一下,怎么都觉得他的早餐搭配不伦不类。

    安静的吃着早餐,不时抬眸望一眼对面连吃包子都优雅得不像话的男人,心头如小鹿乱撞,对接下来或许会发生的事情感到无比的紧张。

    离开茶餐厅,他驾车带着她在一栋熟悉的公寓楼前停下。

    尽管阔别三年多,岑欢仍是一眼认出,这套公寓是他当年送给她的那套。

    ————————————————————

    (今天更晚了~~稍后再更新~期待吧~~期待某舅喷牛奶吧~~ps:希望各位以后喝牛奶时不要想到这一幕……)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