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等我回来(2000)

芥末绿2017-2-25 21:25:28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忐忑的跟在他身后进了电梯,梯门一吻合,岑欢更是紧张得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身边的男人姿态悠闲的望着她一言不发,凝望着她的那两道视线却像是要把她烧成灰烬一样炙热异常。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p;   岑欢有些孬的不敢抬眼和他对视,心口怦怦直跳累。

    ‘叮’地一声响后,温暖的大手探过来牵住她的,两人一同走出去,藿莛东开了门站在门一侧,戏谑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岑欢撇撇嘴,紧张的咽了咽口水,像跨刀山一样一脸决然的走进去。

    可还没走两步,腰上便一紧,有力的手臂缠上来,用力一拉,将她转了个身,而没等她反应过来,密集的热吻已经铺天盖地的落下,如同海啸般,带着摧毁一切的气势。

    灼热的气息在身上蔓延,岑欢被他搂在怀里,身上的衣物一件件被扯下,身子光`裸时又紧接着又被压入被他摔上的门板上,而他滚烫的吻落下来,张口含住她的唇舌疯狂噬咬,狂热得近乎贪婪。

    岑欢惊讶他的疯狂和热烈,却无暇思考是因为什么,心思全被他狂乱的激情给慑住,双臂抱住他的头热烈的回应他。

    她的主动让疯狂需索的男人越发狂烈放肆,大掌略显粗暴的在她上狠掐了一把,瞥到她皱眉,却并末减轻力道,反而一掌狠狠拍下,又在她吃痛惊呼时俯身吻住她,极尽温柔的以唇安抚她,哄~诱她檬。

    岑欢尽管有过几次欢爱经历,对情`欲的认知却仍少得可怜,几年前那几次都是痛多过欢愉,她至今仍记得第一次他进入她时她有多痛。

    “小舅~”她攀着他的脖子,水光浮动的眼眸望着他,眼里噙着一丝恐惧。

    藿莛东一怔,像是想起什么,深吸了口气,抱起她走向卧室。

    熟悉的环境,熟悉的大床,室内的摆设都还和几年前的一模一样,似乎时光根本就没流逝过,还停留在三年多前。

    岑欢望着落地窗旁那张大床,想起最后一次她和小舅在那上头抵死缠绵的情景,浑身都燥热得厉害,像是有许多小虫子在体内窜来窜去一样,奇痒难耐。

    她不自觉扭着身子在他身上蹭,藿莛东闷哼一声,把她压入柔软的床铺,高大的身体立即覆上来。

    “想要了?”

    他对着她的耳朵呵着热气,一只手伸向她的小腹下方。

    岑欢紧张的想闭拢双腿,却发觉他已经挤身入她腿间,她根本就无法如愿。

    “还叫我藿先生,还说我们不熟么?”他低声问她,嗓音夹杂浓烈的欲念。

    岑欢羞窘咬唇,闭眼颤着长睫不语。

    藿莛东恶劣的探出一根长指,猛然刺入她那处紧窒的柔软。

    岑欢不防他突然这么做,心都提到喉咙口,虽然身体并没有因为他这个举动而感到疼痛,但却紧张得不行,强烈排斥他的侵占。

    “放松点……别夹那么紧。”他引领她放松,长指灵活的在里头进进出出,带起一片清晰的水渍声。

    随着他动作的加快,岑欢的身体越来越紧绷,攀住他脖子的手不自觉将他拉得更近,而原本排斥他侵占自己的举动也不知不觉变成了迎合。

    藿莛东眸色深沉的望着身下意乱情迷的小女人,她这副菱唇半启眼眸微眯的娇媚姿态实在太勾`人。

    他抽身褪去自己身上的束缚,那处早已高高抬头的昂藏像是抗议般的跳了跳,小腹骤然一紧,仿佛有什么东西迫不及待的想从里头冲出来。

    他屏息深呼吸,双手握住她的腰狠狠冲入她的身体里。

    岑欢遏制不住的轻呼,却不是因为感觉到疼痛,而是一种陌生的满足和充实感。

    她紧紧抓住他的手臂,适应他激烈的攻击和占有,感受他的炽热一次又一次贯穿她的身体,在她体内掀起一阵又一阵的滔天巨浪。

    两人的唇舌火热纠缠,似乎怎么都要不够似的反反复复压榨彼此的热情。

    不知过了多久,一切终于归为平静。

    情`欲的气息还在鼻间萦绕,灭顶的高`潮后残留的余韵也还在体内徘徊。

    岑欢枕着他的手臂蜷缩着偎在他怀里,掌心放在他心脏的位置,感受着他的心跳。

    而藿莛东闭着眼,大概是在歇息。

    岑欢微抬头顺着他坚毅的下颌望向他假寐的俊颜,心头滋味杂陈。

    “小舅。”她喊他。

    藿莛东没应她,却将腿横过她的勾住。

    “小舅,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你突然转变这么大?你这样让我觉得莫名其妙,心里也不安。”她幽幽的语气夹杂一丝无奈和担忧。

    藿莛东睁开眼,大掌覆上她的脸颊轻轻拍了拍,“别胡思乱想。”

    “你什么都不说,我除了胡思乱想还能怎样?”

    “我看你是工作太闲了。”他侧身望着她,黑眸灼灼:“昨晚值夜班加上刚才那场运动还没累垮你么?”

    岑欢红了脸,咬着唇羞恼的瞪他。

    他在她额头上亲一下,说:“好好睡一觉,我先走了。”

    闻言,岑欢心里一凉。

    “你去哪里?”

    “公司。”他下床拾起地上的衣物,挑出自己的走向浴室。

    岑欢瞪着他的背影,心头莫名冒出一股怒气,随手拿起手边的枕头便用力掷过去。

    因为距离不算远,而且岑欢的力气也不小,枕头不偏不倚将藿莛东砸个正着。

    他回头,扫了眼地面的枕头,又看向床上脸颊气鼓鼓的小女人,轻笑一声,拾起枕头扔回床上,“我是先去一趟公司顺便买些东西,你先睡一觉,等我回来。”

    ————

    (喷牛奶这事简直就不是人做的……喷不好要被河蟹~~)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