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被激怒的男人(4000)

芥末绿2017-2-25 21:25:34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藿莛东走后,岑欢从床的这头滚到床的那头,羊都数了几千只,还是了无睡意.

    因为这一切实在太诡异了!

    她怎么也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回来找她。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p;   难道是喜欢上她了?

    念头一闪过,她立即否决掉累。

    若是喜欢,早在六年多前就喜欢上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想来想去想得头都破了还是想不明白,她真是有些恨他对自己这种暧昧不明的态度。

    突兀的手机铃声打断她的思绪,因为是藿莛东的手机,铃声有些陌生,所以她楞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然后爬起来拿过手机打算接听檬。

    而看到来电显示的号码,她犹豫了。

    电话是梁宥西打来的。

    显然是梁劭北把电话给了他。

    想起梁宥西看自己的眼神,她实在是害怕再摊上一笔糊涂帐。

    迟疑间,电话反复打了好几次,她听得心烦,索性关了机,然后重新躺回床上把拉过被子盖过头顶。

    ******************************

    从公司出来,藿莛东先去品牌女装专卖店给岑欢买了几套衣服后,又去超时采购了一些生活用品和食材。

    之前几次和岑欢一起吃饭时他注意到她只吃素菜,所以尽管很讨厌吃青菜,他还是晚餐他还是以素菜为主。

    在收银台结帐时不经意瞥到一旁的药品区,他顿了顿,走过去。

    回到公寓岑欢还没醒来。

    他先把厨房的厨具和餐具清理干净,等这一切做完,已经是下午四点多。

    回房见岑欢还在睡,他也没叫醒她,返回厨房开始准备两人的晚餐。

    五点多时,饭菜都快好了,他才回到卧室。

    岑欢睡得极不安稳,两道远山眉紧蹙,似乎连在梦里都在纠结着什么事情。

    他喊了她几句没回应,于是伸手去捏她的鼻子。

    岑欢呼吸不过来,便学金鱼用嘴巴呼吸。

    藿莛东挑眉,眸光一闪,低下头吻住她的唇。

    岑欢彻底无法呼吸,感觉快要窒息时猛然睁开眼。

    见她醒来,藿莛东满意的放开她,“终于醒了?”

    岑欢咽了咽口水,有些紧张的撇开眼,问他:“几点了?”

    “五点多。”

    五点多?

    岑欢一楞,随即一下坐起来。

    “你怎么不叫我?我八点还要去医院上班呢!”

    藿莛东见她从被子里钻出来四处找衣服,凝白胜雪的肌肤在他眼皮下晃来晃去,强烈刺激着他的视觉感官,下腹一阵紧缩。

    他深吸口气,不以为意道:“现在才五点多,还早。”

    “早什么早?”岑欢气急败坏的瞪他,“我还要回家一趟洗澡换衣服,你这么晚才叫我,我根本没时间回家了。”

    “衣服我给你买了几套,”他指指衣橱旁那一堆时装袋,又说:“手机我晚上再给你送过去?”

    晚上?

    岑欢愕然:“你晚上还要去医院?”

    “怎么?不许?”

    “你去医院……是特意给我去送手机?”

    藿莛东望着她眼里滋生的小小期翼,沉默不语。

    “算了,你不说我也知道。”岑欢没什么大不了的挥挥手,嘴边勾着嘲讽的笑,“其实你是去医院看望你的岳父大人和你的未婚妻,然后顺便给我送手机去对不对?我就知道,我只是你的‘随便’,而人家才是你的正牌未婚妻!”

    “你又胡说。”

    岑欢哼一声,越过他弯身去拿衣服。

    藿莛东睨一眼她翘得高高的美臀,轻轻拍了一下,岑欢立即回过头来瞪他一眼,随即气呼呼的拿着衣服进了浴室。

    藿莛东看着她用力摔上门。有些头疼的抚额。

    岑欢从浴室出来,也不看他,拿了自己的包便往外走。

    “岑欢,”藿莛东跟出去,“吃了晚饭再走,我送你过去。”

    岑欢想拒绝,可他却牵着她的手走向餐桌。

    餐桌上摆着四菜一汤,除了其中一道菠萝古老肉是荤菜外,其他都是素菜,连汤都是蘑菇汤。

    岑欢知道他无肉不欢,而其他几道菜明显是为她准备的,不由心头一软,乖乖坐下来安静的吃饭。

    饭后她见时间还充裕,主动包揽刷洗碗筷和清理厨房。

    而藿莛东坐在客厅的沙发,望着窗外渐浓的暮色,脸上的表情有些深沉。

    “我要走了。”

    岑欢和他打招呼,他回过头来,朝她招招手,示意她过去。

    “我还有一个多小时就上班了,什么事电话里说吧?”

    “只耽搁一会,过来把这个吃了。”他扬了扬手。

    “什么东西?”岑欢困惑的走过去。

    藿莛东不语,却摊开掌心,而里头躺着一粒小药丸。

    岑欢脸色刷白,目光有些呆滞的望着他,眼里的受伤和难受明显的从那双眼眸里流露出来。

    两人静静的凝望彼此,良久后岑欢才牵了牵嘴角,淡然的从他手里拿起那粒药丸,也不喝水,就那样往口中一扔,硬生生吞下去。

    结果药丸卡在喉咙里上下不得,呛得她眼泪水都冒出来。

    藿莛东神色一变,端水递过来,岑欢却不接,慌忙转过身迫不及待的想离开。

    “岑欢,”藿莛东即使拽住她的手腕,语气有些无奈,“你别生气。你也知道我们——”

    “我知道我不能怀孕要孩子。”岑欢抢先打断他,语气急促,“以我们的关系,倘若怀孕把孩子生下,将来孩子不是智障就是残疾,或者基因突变成怪物。所以就算你不买事后避孕药给我吃,我自己也是准备要去买的。几年前不就是我自己去买来的?我懂。”

    她语气平静,藿莛东却明显感觉到她的怒气。

    “我走了。”她甩开他的手。‘谢谢你的‘热情’款待!”她一语双关,语气满含嘲弄。

    藿莛东站起身:“我送你。”

    “不用。”她果断拒绝,“被你未婚妻看到影响不好,我自己打车去就可以了。”

    藿莛东脸色沉下来,沉吟了会后道:“那我明天让人给你送辆车过去,免得你以后难等车。”

    “无功不受禄。”

    她一再的拒绝激得藿莛东心头火起,“岑欢,你能不能别这么犟,别老是和我针锋相对?我送你就收下,这是你应得的!”

    应得的?岑欢冷笑,回过头来望着他,“小舅,是不是你对每个和你上过床的女人都这么大方?第一次我和你上床你送我一套房子,这次你又送我车子,那下次是不是就该什么珠宝首饰了?“.

    藿莛东眯眸:“你以为我送你这些是因为你和我上过床?”

    岑欢不语,望着他的眼神却分明透露着这个意思。

    藿莛东神色冷下来,“想和我上床的女人多不胜数,我根本不用送她们任何东西,你是我唯一送过东西的女人。”

    岑欢冷哼:“那我岂不是让你损失了一大笔?要不要多做几次捞回本来?”

    藿莛东盯着她,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握拳。最终一言不发的从她身边走过。

    他的漠然让岑欢怒火高涨,随手将手里的包砸过去。

    藿莛东像是知道她要砸东西过来一样,回头将包稳稳接住扔回给她,随即沉着脸走向卧室。

    “藿莛东你这个混蛋!”岑欢瞪着他的背影,气得眼都红了,不管不顾的冲过去,举起包对着他的背就是狠狠几下砸下去。

    藿莛东原本就是不想和她在争吵才决定回房冷静的,没想到她还追上来无理取闹,当真是将他心头的怒火统统勾了出来。

    他转身撅住她的手腕,将包抢下扔得远远的,随后将她压制在走廊的墙壁上,双手捉住她的反举过头顶,深邃的黑眸恶狠狠的逼近她:“再闹你今晚别想去上班!”

    岑欢见识过他比现在更凶狠的一面,又怎么会怕他这点威胁。

    手脚被制住动弹不得,可嘴还是可以反击的。

    之前没舍得在他身上多留几个齿印,现在却是绝对不会口下留情了。

    她冷笑,头一偏一口咬在他的左手臂上。

    藿莛东没想到她还会咬自己,不过她除了趁他不备咬他外,似乎也没其他攻击他的法子,不禁又气又怒又有些哭笑不得。

    “你是属狗的么?”他铁青着脸去撅她的下颌,却又怕害她脱臼而不敢太用力。

    结果岑欢非但不松口,反而咬得更起劲了,连口中弥漫开血腥的味道仍不松口。

    藿莛东见状黑眸一眯,大手一把扯开她领口的纽扣,顺势伸入,握住一只丰挺用力捏住。

    岑欢没想到他这么流氓,惊呼一声脸红耳赤的去拨他的手。

    藿莛东淡淡瞥了眼被她咬出血的手臂,举到她眼前压低声音威胁:“下次再咬,我做得你下不了床!”

    此时他的那只手已经探入她的胸衣,揉`捏着她敏感的顶端。

    岑欢又羞又怒,理智统统被怒气给淹没,伤人的话控制不住的脱口而出:“别把自己说得那么行,都一大把年纪了,你还是悠着点,免得到时候出现不`举或早`泄什么的,还要跑到泌尿科去就诊,那就丢人了!”

    一大把年纪?

    藿莛东额头青筋一跳,铁青着脸不怒反笑。

    “既然你这么怀疑我的能力,那我们不妨花一晚上的时间来试试我到底行不行。就从站着做开始如何?”

    没有给她反驳的机会,他俯身粗暴的吻下去,手上也没闲着,三两下剥掉她的裤子。

    岑欢只觉身下一凉,这才后知后觉的察觉自己当真是惹毛了他,后怕的想逃,可身后是冰冷的墙壁,前面是双目喷火的男人,她根本就无路可退。

    “别……”换气时刚吐出一个音节又被吻住,她拼命挣扎,可越挣扎却激发了藿莛东想要征服她的欲`望。

    他抬高她一条腿盘上自己的腰固定住,随即拉下西裤的拉练,没有任何前奏的,他扶着自己怒张的勃发对准她,毫不怜香惜玉的一刺到底。

    岑欢僵住。双手死死掐住他的手臂,美目圆瞠。

    藿莛东也不看她,头埋在她胸口,边亲吻她挺`立的顶端,恶劣的以齿端啃咬,边激烈的撞击,一下比一下凶狠,以行动证明他有多行。

    岑欢被折腾得欲哭无泪,身子随着他的动作一上一下的起伏,被他顶得五脏六腑都似要移位,他却偏偏还不够,变着法子来折磨她,细长的手指刺入她口腔里,模仿身下的动作冲刺,不用照镜子,她也知道这一幕有多淫`糜。

    她以为自己会难受得痛哭流涕,可耻的是身体里竟然滋生出一波比一`波更强烈的快`感,到最后强迫不似强迫,反倒成了她缠着他不餍足的需索,如同向大人要糖果的孩子,迫不及待的想要尝到那点甜头。

    战况从走廊一路辗转到卧室,强烈的情`潮爆发时,岑欢一次次抱住藿莛东的头唤他小舅,而后者在她一声比一声急促的呼唤声中,淋漓尽致的释放在她体内。

    ————————

    (这一章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性`能力被质疑的男人惹不起……冲动的女人伤不起~更晚了~我有罪~~~)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