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管太多,你失去的就会越多(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5:39Ctrl+D 收藏本站

    夜色降临,室内的光线暗下来,周遭一片寂静.

    岑欢全身发软,伏在床上一动不动。

    身后的男人探出长臂去揽她的肩,她心里一个激灵,以为他又要来一次,连忙转身,语气可怜的哀求:“小舅,别来了,我好累~”

    望着她的黑眸一闪,“你不去上班了?”

    上班累?

    说到这个岑欢就气得眼眶发红:“我这个样子上什么班?你折腾死我算了!”

    藿莛东轻哼:“不给你一点教训,你下次不定还会说出更难听的话来。”

    岑欢自知理亏,扁着嘴没再吭声,却满脸的不快檬。

    藿莛东望她一眼,坐起身下了床,然后一把捞起她。

    岑欢惊呼一声,双臂本能的楼住他的脖子,见他抱着自己往浴室走,以为他又要搞什么鸳鸯浴,吓得脸都白了,挣扎着想要下来。

    “别动!”头顶落下的声音低沉暗哑,透着一丝危险。

    岑欢怕他再乱来,哪会乖乖不动,边挣扎边乱骂:“混蛋,放我下来,你这个大`淫`魔~”

    大淫`魔?

    藿莛东眯眸:“你再乱动,我就再淫一回给你看看。”他揽住她的腰按向自己已然抬头的勃发。

    岑欢身子一僵,老老实实任他抱着不敢再动。

    心里却想,以后打死她她也不会再说之前侮辱他那方面不行的话来挑衅他了,那简直就是自讨苦吃。

    “现在还没到八点,清理干净我送你去上班。”藿莛东垂眸瞥她一眼,抱她走进浴室。

    ********************************

    车子停在医院的住院大楼时,时间是八点零七分。

    岑欢早在车上时便打了电话给要和自己交`接`班的同事,让他多等自己十分钟,所以一下车连再见都没和藿莛东说,便匆匆跑进了住院大楼。

    藿莛东透过车窗目送她的身影消失,这才收回视线发动车子。

    只是一抬眸,却望见车前站着一道纤细的人影。

    他微微拧眉,看着那道人影走到副驾旁,拉开车门也不问他便做进来。

    “我刚从你家过来,看到和你一样的车觉得好奇,所以过来看一眼,没想到车主还真是你。”向朵怡望向他,“莛东,你没有什么要向我解释的么?”

    藿莛东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目光直视前方:“解释什么?”

    “刚才从你车上下去的那个女孩子,我都看见了。”只是没看清楚对方的长相。

    藿莛东转过头来,目光冰冷:“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向朵怡被他漠然的态度激得拔高声音,神情透着愤怒:“我看到我的未婚夫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想要个解释,你却说那又如何?藿莛东你到底什么意思?你置我于何地?”

    藿莛东神色一冷,微拧的眉越发紧蹙。

    “我的事不在你关心的范围内,你若想做藿家少夫人只管做,我不会不同意,但除此之外,你想要的别的我都给不起。”

    “什么意思?”向朵怡心头发冷,“你想让我守活寡?”

    “我说过你是自由的,离开藿家或是留下来随你选择,不过我事先申明,我永远都不会碰你。”

    向朵怡脸色全白。

    他愿意和她结婚,却永远都不会碰她,那不是比守活寡更残忍?

    “你也可以拥有你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何必吊死在我身上?”

    向朵怡冷笑,被他气得全然不顾以往在他面前塑造的温柔形象,骄横的一面完全露出来:“你是想劝我放弃你,离开藿家?”

    “听不听由你,你的事本来就和我无关。”他冷下声,眉间隐隐浮现一丝不耐。

    “我不懂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我有哪点不好?我家和你家是世交,虽然没你家财势大,但也算得上门当户对,况且我对你死心塌地,你父母也很喜欢我,只有我才是最匹配你的,你为什么就不能试着接受我?”

    藿莛东不想和她继续谈下去,沉声道:“下车,我还有事。”

    向朵怡目光定定的望着他,眼里交织着满满的爱怨。

    为什么会有这么冷漠的男人?

    她守着他三年多,一直盼着他能回头看她一眼,可她等来的是什么?是他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甜甜蜜蜜。

    “就算你不说,我也一定会查出刚才从你车上下来那个女孩子是谁的。”她语气坚定,随即打开车门。

    “管太多,你失去的就会越多。”

    身后淡淡的声音飘来,她僵住,然后听到车子发动的声音,再回头时,车子已经远去。

    晕黄的灯光下,她一张脸比惨白的月光更白。

    ******************************

    交`接完回到诊断室,瘫在软椅上一动也不想动,包里的手机响了不知道多少次,可她压根没有要接的意思。

    偏偏敲门声传来。

    她头疼的闭一下眼,双手覆上脸用力揉搓了一把,强打起精神说了声请进。

    门打开,走进来一道颀长的高大身影——黑色的西裤,淡蓝的衬衫,领口敞开,袖口高高挽至臂弯处,露出右手臂上一截醒目的白色。

    怎么是他?

    看到来人,岑欢懊恼的抚额哀号。

    “怎么不接我电话?”梁宥西走过来,长臂撑在她面前的办公桌上,高大的身影下压,放大的俊颜险些贴上岑欢的脸。

    她惊慌的后退,瞥到他眼里的促狭,微微有些恼的瞪他:“不接就是不想接,这还用问?”

    梁宥西挑眉:“脾气这么坏,你在生我的气?”

    岑欢想起那晚自己照顾他一晚,结果还被他那样调戏,心里就有气,哼了声把头扭向一侧,懒得理睬他。

    梁宥西眯眼望着她,心里猜想她是在气自己昨天早上说的那些话,却故意歪曲她的意思:“别这么小气嘛,不就是昨晚没来陪你么?这不我今晚不就早早过来将功补过了么?”

    岑欢闻言心里一惊:“你要在这里陪我?”

    “开心吧?”

    开心你个大头鬼!岑欢在心里暗骂。

    他如果真留在这儿陪她,那小舅来看到了还不折腾死她?昨晚梁劭北打电话来他误会成是梁宥西打来的,所以把她手机砸了,现在想起来都觉得有些后怕,小舅实在太暴力了,这也许是藿家人的遗传吧?她记得大舅和外公也爱砸东西.

    “看你开心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如果我说我妈约你明天去我家吃饭,你是不是更开心?”

    “你妈约我去你家吃饭?”岑欢瞠大眼,满脸震惊。

    这是什么情况?席院长不会真把她当她儿子的女朋友,当她是未来儿媳了吧?

    “你们又不是没见过,她听说了你上班的工作成绩,很欣赏你,所以约你回家吃饭,也没有别的意思。”怕她不去,梁宥西尽量事情简单化。

    可岑欢又不傻子,席院长约她回家吃饭,怎么可能是因为欣赏她的工作能力?

    “怎么?你不会是想要我妈亲自打电话邀请吧?她可是推了明天晚上的一个重要的应酬亲自为你下厨,你好歹给个面子吧?”

    给你面子,我就死路一条了。

    岑欢心里腹诽。

    正当不知如何拒绝时,手机又响起来。

    这下她立即起身拿包,把这通电话当救命电话,连看都不看来电显示便立即接通,而那边传来一个低低的笑声:“电话响一下就接了,就这么想念我?”

    意识到电话那端的人是谁,岑欢不争气的耳根红透,心里柔柔的一片,哼哼着想说什么,却随即意识到梁宥西的存在,而硬生生压下心头的悸动,故做语气平静道:“什么事?”

    电话那端的男人一楞,若有所思道:“你那边不方便接电话?”

    岑欢真是佩服他的心思敏锐,轻轻回他:“我现在在忙。”

    “嗯,我只是告诉你,晚上可能不过去了,手机明天再给你。”

    岑欢心头一阵失落,不自觉脱口道:“你不来了?”

    “怎么?刚才还气得不行,现在又想我来?”

    “……”

    “明天你下班我来接你。”他说完又补充一句,“刚才你下车被她看到了,虽然没看清楚是你,但你小心点。”

    话落便挂了电话。

    ——————

    (还有更新~亲门有月票的砸月票吧~~谢谢各位啦~嘿嘿~)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