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偷情的狐狸精(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5:44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她?.

    岑欢望着暗下去的屏幕,回想藿莛东最后那句话的意思,眉头不自觉微蹙。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p;   那个她应该是指他的未婚妻向朵怡吧?

    怎么会这么巧刚好被她看到?

    ——虽然没看清楚是你,但你小心点傀。

    她默念着这句话,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感觉自己就像背着女主人和男主人偷`情的狐狸精,现在被女主人抓了包,所以狐狸精要四处窜逃了么?

    梁宥西自她接电话起便一直盯着她的脸,不曾移开过视线。

    他看到她在听到电话那端的人说话时情不自禁的眉飞色舞,连嘴角也微勾,而耳根泛开一片红晕,神情似羞似嗔,完全一副陷入蜜坛中的小女人姿态诂。

    不论男女,只有在接到心爱的人打来的电话时才会露出以上种种表情,而那晚她默认她心里的人是她小舅,那么,现在电话那端的人必然也是他了。

    只是那晚那个男人还臭着脸袖手离开,而她还故意让他假扮她的男友去骗他,怎么这会只隔了两天的时间,这两人的关系便突飞猛进,发展到这般亲密的地步了?

    两人心思各异,谁都没开口。

    “岑医生,”声音自外头传来的同时诊断室的门被推开,小孟走进来,一见里头的情景立即吐了吐舌,讨好的冲梁宥西笑道:“不好意思,梁医生,打扰你们谈情说爱了,不过我是要岑医生有事。”

    “什么事?”岑欢回神问她,也懒得纠正她和梁宥西之间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反正说了也不会有人信。

    “哦,特护病房的病人血压增高,还喊头疼,让你过去给他看看。”

    特护病房?那不是意味着要见到向朵怡?

    岑欢皱眉,却也站起身。

    “亲爱的,明晚我妈约我们吃饭的事就这么定了,你下班后回家好好睡一觉,我到时候去接你,今晚突然想起有事就不陪你了,千万不要太想我。”梁宥西在她错愕之际飞快倾过身去在她唇上啄了一下,随即转身离开,速度之快,让岑欢连给他一耳光的时间都没有。

    “哇,岑医生你好幸福哦~”小孟盯着岑欢的唇眼冒红心。

    岑欢嘴角抽了抽,心里气得不行却又有口难言。

    “原来你和梁医生的事连席院长都知道了?天啊,那你们不是很快就要结婚了?omg~这下真的不知道要死多少颗未婚男女同事的心了。”

    “你的心没死就好,赶紧做事去吧,乖~~”她摸小狗一样拍拍小孟的脸,然后走出去。

    ************************

    给向嵘开了针剂降压,岑欢见他还是头疼,于是给他做头部的穴位按摩。

    这是她在伦敦上班时一个英籍华人教她的,对方是从医五十年的老教授,对人体穴位很有研究,尤其擅长利用穴位按摩来缓解各种头疼的症状。

    “岑医生,没想到你不但医术高,连手都怎么巧。”向嵘闭着眼感觉她在自己头部几个穴位来回揉捏按压,原本疼得厉害的感觉渐渐被一股舒服的舒适感取代。

    岑欢微笑,又给他揉了会后才停手。

    “其实按摩穴位不难学,只要有耐心和恒心,您老都可以学会。”

    向嵘笑着摆手:“别说我老了不行了,就是小朵,她也不一定学得来。”

    他看向伫立在窗旁的女儿,连唤了好几句向朵怡才回头看来。

    “爸,什么事?”

    “小朵,你怎么从刚才进来就一直不说话,脸色也不太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向朵怡是在藿莛东那里受了气,所以黑着脸。

    藿莛东不爱她,她心里委屈,可这么丢脸的事情她怎么和父亲说?

    她摇摇头,说了句没事。

    “不舒服就让岑医生给你看看,莛东是她小舅,往后你和莛东结婚,你就是她的小舅妈,关系这么亲,别和外人一样见外。”

    向嵘话一落,向朵怡和岑欢两人同时一震。

    向朵怡是想起了藿莛东那句他永远不会碰她,所以婚姻对她来说简直就是讽刺。

    而岑欢却是被那个小舅妈的称呼给刺到了,同时也意识到,向朵怡才是最终会和小舅结婚的那个女人。

    她心头一痛,脸色不自觉白了一白。

    “我可以叫你欢欢吗?”向朵怡突然问她。

    岑欢微讶。

    从进特护病房开始便她便一直留意向朵怡,见她只是心事重重的呆望着窗外,并没有盯着她看,她确定向朵怡并没有看清楚从小舅车上下来的女人是她。

    只是她突然跟她套近乎是怎么回事?

    她点头。

    向朵怡朝她走来,却看向父亲:“爸,我和欢欢出去聊几分钟。”

    “好,我这有人照顾,你们去吧。”

    岑欢不知道她要和自己聊什么,心里有些忐忑,隐隐觉得不安。

    离开病房,向朵怡走在前头,在一个转角口停下来。

    “欢欢,”她望着岑欢,语气异常的温和,“你前几年都在国外,我一直没见过你,也不知道你和莛东的感情原来那么好。他的手机里唯一存着的一张照片居然是你的,而且还是你睡着时的照片,你能不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在听到向朵怡说她和小舅的感情原来那么好时,岑欢心里狠跳了一下,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胸口蹦出来。

    那次她抢小舅的手机并没在里头看到自己的照片,还以为是自己向朵怡看错了或者自己听错了,现在看她说得这么肯定,难道小舅手机里真有她的照片,她没看到是因为被删掉了?

    岑欢心思数转,一会后才回她:“向小姐,如果你确定自己没看错,那张照片的确是我的,那么应该是几年某一次我借用小舅的手机时,我同学拿来拍着玩儿我忘了删除才保存下的。”

    向朵怡皱眉:“是这样的吗?”

    岑欢轻笑:“不然你以为是什么?”

    向朵怡盯着她,目光忽地落在她的领口,眼神一下变得犀利。

    岑欢被她看得发毛,不自然的整了整身上的白大褂,问她:“向小姐还有什么事么?如果没有那我就回办公室了,我现在是上班时间。”

    向朵怡抬眸望着她,说:“你身上这套衣服是香奈儿的秋装新款,我一眼看到就很喜欢,只可惜颜色不搭我的肤色,但穿在你身上却非常漂亮,我真的好喜欢,你能不能脱了制服让我欣赏一下?”

    向朵怡这番话让岑欢毛骨悚然.

    她确信向朵怡是没认出她的脸,但却认出了她的衣服,所以才会这么要求。

    她暗自深呼吸,努力镇`压激动的情绪神色不变道:“衣服是朋友送的,我也挺喜欢。”顿了顿,她又说:“我还有其他病人没去看,先失陪了。”

    “等等。”向朵怡叫住她,问:“欢欢,你了解莛东吗?”

    岑欢背对着她勾起一抹讥笑,“向小姐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没别的意思,只是想知道你了不了解莛东,我想多知道一些他的事情。”

    “他是你未婚夫,知道他事情的人应该属你最多吧?你都不了解,我又怎么会了解?我都和他那么多年不见了。”

    向朵怡望着她的背影,终究没忍住番到舌尖那句话:“欢欢,你两个小时之前,有没有和莛东见过面?”

    岑欢知道她是怀疑自己了,也懒得再去编造借口,直说道:“我来上班时在路上碰到小舅,当时我快上班迟到了,所以让他开车送我来。向小姐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误会?

    向朵怡想起自己问藿莛东要解释,可他却三缄其口,难道不是因为他心虚不知道说什么,而是因为从他车上下来的是他外甥女,他才没什么好说的?

    可他为什么不说清楚?如果他告诉她从他车上下来的是谁,她就不会怀疑他有别的女人,也不会说那些话难听的话了。

    岑欢见她脸色数变,也不知道是信了自己的说辞还是怎样,怕她再拉住自己问个不停,这次她连招呼都没打一个便径直离开。

    向朵怡望着她的背影,心头一片茫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错怪了藿莛东,还是……她用力甩甩头,挥去脑海里那个不切实际的念头,长吁了口气,往病房走去。

    ——————

    (明天继续……)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