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我不玩了(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5:49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回到诊断室,岑欢心事重重的伏在办公桌上,想起方才向朵怡那副咄咄逼人的脸孔,越发觉得自己和小舅这种状况是偷`情.

    她真是捉摸不透小舅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他明明有了向朵怡,而且都快要和她结婚了,却还来招惹她?而她也真是,明知这一切都没有结果,为什么还一再沉沦?

    可他毕竟是她爱了这么多年,并且至今仍深爱的男人。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往常只要他肯愿意和她说话,她都能乐半天,更何况如今是他放下舅甥之间的血缘羁绊主动来找她,她不论如何都无法拒绝她的诱`惑。

    想起向朵怡一再强调小舅的手机有她的照片,她赶忙掏出手机来研究,结果一样没找到。

    正纳闷照片一事到底是真是假,手心里的手机这时响起来累。

    她被突兀的铃声吓了一跳,目光望向屏幕,看清楚来电人时眼里迅速窜过一抹惊喜,立即接听,而电话那端传来一个柔柔的童稚声。

    “妈咪,我是橙橙。”

    岑欢心头一软,不自觉的微笑:“乖女儿,怎么今天没睡午觉?檬”

    “妈咪好几天不打电话,橙橙和叔叔都想妈咪。”

    女儿的抱怨让岑欢一阵心虚。

    从和小舅一起回老家的那天起到现在,她是有好几天没打电话给女儿了。

    “橙橙,妈咪工作忙嘛,可妈咪心里是想着橙橙的,宝贝不要生妈咪的气哦。”

    “那妈咪什么时候回来?橙橙好久好久没看到妈咪了。”

    这个问题把岑欢问住了。

    眼看着再过两个多月就过年了,可她还没勇气和母亲说女儿的事情。尤其是现在又和小舅牵扯不清,如果把女儿接回身边……

    她打住思绪,不敢再往下想。

    “岑欢,你还在听么?”温柔的男声传来。

    岑欢叹口气,轻轻道:“秦戈,我还没和我妈说橙橙的事。怎么办?”

    电话那端的秦戈顿了顿,突然问:“你和他见面了?”

    岑欢心头一惊,还没开口又听秦戈说:“不要说谎,不然我会生气的。”

    她无意识的握拳,嘴唇掀了掀,却开不了口。

    “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见过面了?”秦戈从她的沉默中察觉出一丝端倪,等了会仍没见她回,越发证实了自己的猜测是对的。

    “我就知道会这样。”他意味不明的轻笑一声,似夹杂一丝讥诮,“你虽然是因为你父亲才回去,但你心里却一直记挂着他,这几天你没打电话回来,是不是和他在一起?”

    秦戈猜得这么准,岑欢几乎要以为他在自己身上安装了什么可以监视她一举一动的高科技软件,又或者他在她周遍布了眼线监控她。

    “岑欢,你忘了你当初生下橙丫头时说过什么?你又是为了什么自她出生便一直吃素?你明知道和他不会有结果,却还纠缠不清,是想毁了橙丫头么?”

    秦戈语气急促,带着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怒意。

    岑欢脸色刷白,怕女儿在一旁听到他那些话,连忙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离开他,岑欢。不只因为你们有血缘的羁绊,更因为,他不爱你。你这样只会毁了自己,而到时候橙丫头怎么办?”

    “你好自为之。”

    秦戈语毕挂了电话。

    岑欢握着手机,想起秦戈那些话,心头一点点发冷。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她如果继续和小舅纠缠不清,必定会被人知道,到时天下人都会知道她和自己的舅舅乱`伦。

    虽然她是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可女儿呢?父母呢?

    她不自觉的握拳,指甲陷入掌心,尖锐的疼痛在心口蔓延开时,她做了个决定。

    ***************************

    和昨天差不多的时间,岑欢一走出医院,便看到藿莛东开着朝她而来。

    车子在面前停下,她却没有要上车的意思,只是敲了敲车窗。

    车里头的藿莛东一阵困惑,降下车窗道:“先上车。”

    岑欢面容平静的摇头,随即把手里已经取出自己那张电话卡的手机,透过降下的车窗扔到他的副驾上。

    她这诡异的举动让藿莛东皱眉。

    “什么意思?”他望着她,语气转冷。

    岑欢深吸口气,缓缓道:“小舅,游戏到此为止吧,我不玩了。你的手机还你,以后希望再见面,我们只是普通的舅甥关系。”

    她说完没做半秒的停留,转身走到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钻进去。

    藿莛东望着出租车远去,俊颜瞬间阴沉,脚下油门一踩,跟了上去。

    车上,岑欢控制不住眼眶里不断往外涌的泪水。

    为了女儿和父母,她决定斩断这份错误的感情。可在这样做时,心头却犹如撕心裂肺一样,疼得难以复加。

    她那么爱他,曾经不顾一切只为和他在一起,可如今却要亲手将他推开,天晓得她有多么痛苦。

    可她不得不这么做。

    出租车在公寓门口停下,她付了钱匆匆下车,浑然不觉一辆黑色的汽车也在公寓门口停下,而一道修长的身影从车上下来。

    梯门打开,里头的人一出来她便走进去,而梯门吻合到一半时,一双有力的大手强行撑开梯门,岑欢只觉头顶一阵阴影罩下,惊慌抬眼,对上一双森冷的黑眸。

    她呼吸一窒,下意识往后退,双腿却像生了根一样无法挪动分毫。

    “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藿莛东盯紧她,声音如同千年寒冰。

    岑欢心慌的垂眸,大口大口的吸气来缓和胸口翻涌的情绪。

    她没想到他会追上来,而且还这么生气。

    以前他最怕的就是她缠着他,现在她放手不缠他了,他不是应该开心么?

    “怎么不说?”有力的手指捏住她的下颌,抬起。

    岑欢吃痛,用力打掉他的手,眸底浮现一丝愠色:“我刚才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你还要我说什么?”

    “说得很清楚?”藿莛东轻笑,眸底却一片冷意,“什么叫游戏到此为止,你不玩了?我跟你之间是什么游戏?上`床游戏?”

    岑欢耳根发烫,愤恨的瞪他,“随便你怎么认为,总之我不希望往后再和你牵扯不清。”“现在才说这些,你不觉得太晚了?”他逼近她,将她逼至角落里,长臂横过她的头顶撑在金属墙壁上,把她困住.

    岑欢立即感觉一股无形的压力袭来,压得她难以呼吸。

    她紧张的把身子往下缩,想闪躲头顶那两道灼热的视线,脚下却一滑,整个身子都矮了下去,跌坐在地上。

    藿莛东居高临下的望着她狼狈的爬起,而梯门在‘叮’地一声响后打开来,岑欢犹如看到沙漠中的绿洲一样迫不及待的靠近梯门,而腰上却一紧,被一条健硕的手臂牢牢扣住。

    “你住哪间房?”藿莛东强行拥着她走出电梯,边问她边腾出一只手从她包里掏钥匙。

    岑欢挣扎不开,恨恨的瞪他,扔他抱着自己,就是不开口。

    藿莛东也不恼,目光掠过她的领口,轻轻一哼,大手俐落的从她的领口伸进去,轻易的攫住她一只饱满。

    岑欢没想到他在有摄像头监控的情况下还敢做出这么放`浪的举措,吓得四处张望,并立即指了指自己位于左侧的房间。

    开了门进屋摔门,岑欢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身子已经被压制在门板上,如同砧板的鱼肉,任眼前神色阴骘的男人随意宰割。

    “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他气息逼近,温热的呼吸拂过她的脸颊,“为什么昨晚还想着我去陪你,可这会却又发神经说那样的话?”

    “什么都没发生,就是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他眯眸,语气透着危险:“真心话?”

    她咬牙:“是。”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她刚才不是说了不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你不爱我了?”他修长的食指刷过她的唇,停留在唇中央,而抵着她口腔的指端蠢蠢欲动,仿佛随时都会刺入般,让岑欢莫名的身子燥热,脑海里浮现他的手指刺入她的口腔进进出出的那一幕。

    ————————

    (牛奶喷太多影响舅舅的健康~~所以,别喷了???)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