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意外碰面(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6:15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梁宥西陪岑欢上了一个通宵,期间不时偷袭岑欢,不是抱就是亲,岑欢恼了,一记过肩摔把他那只受伤还没完全复原的手的肩关节给弄脱臼了,结果第二天医院的头条新闻便是泌尿科的岑医生和脑外科的梁医生在亲热时把手给弄脱臼了.

    “岑医生,你和梁医生好激烈哦~”

    岑欢下班时护士站的一干护士打趣她。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p;   她嘴角一抽,暗自把梁宥西骂了个遍。

    出了医院她才想起昨晚向朵怡和她说的事情,于是又返回科室的特护病房累。

    向嵘睡得正熟,她把向朵怡叫出来。

    “向小姐,我可能没办法和你一起回藿家看外公,我要回家先洗澡换套衣服,可能下午才有时间过去。”

    “这样啊,没关系,你值夜班辛苦了,先回家吧。檬”

    从医院出来,梁宥西已经在门口等她。

    他的车昨晚擦过护栏时车身刮掉了许多漆,车头也有些损坏,昨晚便叫人拖去修理了。岑欢原以为他只能以步代车,却不知这斯又从哪弄来一辆***`包的紫红跑车,还换了身米白的三件式西装,挺直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墨镜,整个一富家公子哥的耍酷形象。

    她走过去,瞥了眼他被接回去的肩关节,有些无奈的轻叹:“不是说了让你回家好好休息么?怎么又跑来了?”

    “我是要回家休息,不过是和你一起。”梁宥西下车打开另一侧的车门,硬拽着她上车,然后递给她一只精巧的首饰盒。

    “这是什么?”

    “armani限量版的情侣耳钉,我托朋友给我带回来的。”

    “为什么送我这个?”

    梁宥西边发动车子边挑眉看来:“亲爱的,情侣款哪,你说为什么?”

    岑欢瞪着手中的首饰盒,有些无语。

    她昨晚明明还在迟疑并没有明确的答应他,他却把她的沉默当成了默认。

    “梁宥西,我——”

    “好饿,好想吃你炒的饭,赶紧回家。”

    没给她拒绝的机会,梁宥西驾着车往两人的住处而去。

    *********************

    回到公寓,岑欢先给两人弄了一些吃的。

    没什么胃口,她随便吃了点便回房梳洗。

    出来时梁宥西已经在厨房刷洗碗筷。

    她站在厨房门口,望着脱下外套把袖口挽高一副良家煮男形象的梁宥西,恍惚中想起某一年第一次看到那个男人为自己下厨时的情景,当时胸口满满的悸动,好想时光永远停留在那一刻。

    可眼前这一幕却让她有些内疚。

    她无法回应他的感情,却想为了女儿谋取一份父爱而默认他的存在,接受他的付出,这样的自己真的是太卑鄙了。

    梁宥西洗好碗筷一转头见她倚在厨房门口发呆,擦干净手走过来。

    “想什么呢?不是累了?赶紧去休息,下午我叫你。”他知道她下午要去藿家看望她外公。

    岑欢点头,“你也一晚没睡,回房休息吧,我自己调闹钟,不用你叫。”

    “回房?”梁宥西故做纳闷的捏着下颌皱眉做困惑状:“回谁的房?你的?我的?我们一张床睡?”

    岑欢瞪他——这家伙就是不能给他好脸色,免得他开染坊。

    “别气别气,又不是没一起睡过,我会乖乖的,绝对安分守己。”他揽过她的肩带着她往她的卧室走。

    “谁跟你一起睡过了?你再胡说我可真生气了。”

    “好好好,不说不说。乖,你睡你的,我睡我的。”梁宥西哄着她上了床,却站在床旁不走。

    岑欢警惕的瞪着他,目光凶狠得让梁宥西觉得委屈。

    “好吧,我去睡沙发。”

    看着他走出房间,岑欢才松了口气。

    虽然清楚他绝对不会侵犯她,可心里还是有些介意孤男寡女在这种情况下同处一室。那晚毕竟是他身体不舒服,而她做为一个医生不能见死不救。

    她想起下午要去藿家祖宅的事,他应该不在家吧?

    好几年没去看过外公了,即便外公一向不喜欢她,她这个做外孙女的,也实在是有些不孝。

    胡思乱想了一通终于睡着,连房门被推开都不知道。

    梁宥西蹑手蹑脚的走进来,手里拿着那只精巧的首饰盒,走到床旁望了眼床上熟睡的人儿,从首饰盒里取出那只耳钉,绕到岑欢的右侧,俯身屏息摸向她的右耳垂,摸索到她的耳洞,给她戴上去。

    岑欢许久没戴过耳饰,耳洞骤然被刺穿,疼得眉头一下皱拧,吓得梁宥西立即矮下身。等过了一会没动静他才又起身,却见岑欢翻了个身继续睡,而右耳上闪闪亮的耳钉处,细嫩的耳垂红红的一片。

    他有些心疼的想去给她揉一揉,又怕惊醒她,低头在她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然后便退了出去。

    ***************************

    藿家的祖宅还如记忆中那般宏伟气派。

    岑欢下了车,回头对送她来的梁宥西说:“你回去吧,等会我自己去医院,晚上你也别来陪我了,明天你自己还要上班呢。”

    “真的不考虑让我陪你一起去看外公?”虽然已经说过不下十次,每次都被拒绝,梁宥西却仍不死心,“不是说你外公身体不好么?说不定他看到我这个外孙女婿马上就能健步如飞了。”

    岑欢瞥他一眼,“如果你能让一个瘫痪多年的老人健步如飞,那我就替他认了你这个外孙女婿。”

    瘫痪?

    梁宥西嘴角一颤,讪讪的摸了摸鼻头:“这个有点难度,不如换成我逗他笑一下,你就嫁给我?”

    岑欢揉额,正想说什么,耳边一阵汽笛声传来。

    两人循声望去,见是车后跟着一辆黑色的名贵汽车。

    岑欢望着那辆熟悉的车子,脸色微微有些白。

    梁宥西回眸,若有所思的望着她的脸,忽地下车拉她入怀,“那我走了,你别太想我,晚上有时间我就去陪你,没时间我也会打电话陪你聊天。”

    岑欢下意识想挣扎,却又想到什么,僵着身子任他抱着没动。

    “乖,我真走了。”梁宥西放开她,眼里却有着不舍.

    岑欢勉强扯出一抹笑,“路上小心点。”

    “就这样?”他略有些不满。

    岑欢愕然,“什么?”

    梁宥西叹口气,大手覆上她的后脑勺拉过来便狠狠吻下去。

    岑欢双目圆瞠,瞥到那辆黑色的汽车车窗缓缓降下来,紧接着又是一阵刺耳的汽笛声。

    “哎,这是……是外小姐?那个你朋友的车挡到二少爷了。”熟悉的男声传来,岑欢也回神,推开梁宥西,脸红耳赤的看向声音的主人。

    多年不见,段蘅除了额头的褶痕有些加深,其他并没什么变化。

    “还真是外小姐?”段蘅惊艳的目光在岑欢身上来回打量。

    岑欢尴尬的点点头,然后看向梁宥西,用眼神催促他赶紧走。

    梁宥西摸着唇有些意犹未尽,“那我真走了,你有事打电话给我。”

    话落转身上了车。

    岑欢看着他道车,一黑一红两辆车的车头并列时,注意到梁宥西停下来,对黑色车内的藿莛东说了句话,她没听清楚说了什么,却见梁宥西的车开走后,藿莛东的车仍停在原地,良久后才把车开进宅内,随后下了车,让段蘅把车开进车库。

    岑欢实在没想到这个时间他居然会回来,不知道是凑巧还是他知道她要来,所以……

    “你看起来很享受他的吻?”淡淡的声音在耳边扬起。

    她抬眸,望着神情冷峻的男人,还没开口又听他说:“舅甥乱`伦这种事并不光彩,你若真的想和我一刀两断,就不要告诉他你我的事情。”

    岑欢脸色一变:“我和他说什么了?”

    蕴藏着冷意的黑眸掠过她右耳垂上那枚闪亮的耳钉,神色越发冷沉。

    他刚才瞥到梁宥西左耳上也戴着相同的一枚,不难看出是情侣款。

    原本还想说什么,心头却一阵烦乱,冷着脸转身离开。

    岑欢莫名其妙的瞪着他远去的背影,想起他刚才一直盯着自己的右耳看,不由抬手摸了一把,却震住。

    ——————————————

    (谁能猜到西西对舅舅说了句什么话让舅舅那么生气???猜到我隔天加更~~)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