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他要做什么(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6:21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欢欢,过外公身边来坐。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

    客厅里,轮椅上的藿贤冲岑欢欢招招手,语气温和得让岑欢有些受宠若惊。

    她走过去在离藿贤最近的一张沙发坐下,而藿贤抓过她的手打量着她,一会才道:“怎么这么多年不来看外公?是不是记恨外公对你们母女不好?”

    岑欢没想到他突然这么问,一时不知如何开口。

    “欢欢这几年不是又是忙学业又是出国,我想她是太忙了才没时间来看你,你别想太多。”一旁的柳如岚见她不吭声,于是开口替她解释累。

    岑欢有些诧异的看她一眼,奇怪她怎么会替自己解围。

    “再忙也总有休息的时间吧?我记得她出国那几年就一直在h大读书,离得这么近,却从来没见她来看过我,就连静北他去世时她也……”提到因病去世的长子,藿贤心头一痛,住了口。

    岑欢一直以为外公是个亲情观念淡薄到近乎冷漠的老人檬。

    他和唯一的女儿断绝父女关系,又把小儿子小小年纪便送去国外。而唯一留在身边的长子因得不到他的信任,拼死拼活的努力工作证明自己的能力,最终付出了自己的生命。

    如果他不是那么强势专横对子女过分严厉的人,一切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也许大舅还好好活着,而母亲会不时回来看看他,就连小舅,或许都不会像现在这样冷漠。

    她望着在提起过世的大舅时满脸悲痛的外公,想起失忆后却反而变得珍惜她们母女的父亲,不懂是不是每个人都一样,一定要失去些什么,才会懂得珍惜眼前所拥有的?

    她轻吁口气,反握住外公的手,浅笑着说:“只要您不嫌我烦,我往后会常来看您。”

    “那就好,最好是能和你母亲一起来,她也好久没来看过我了。”藿贤有些感伤。

    自长子去世而自己又瘫痪后,他越来越感觉到亲情的重要。什么财势钱权名利,就算能一生拥有又如何?他为了这些逼得子女一个个从他身边离开,如果早一点觉悟,也许事情就不会这么糟糕。

    “我妈要照顾我爸,等我爸能四处走动了,她一定会来看您的?”岑欢为母亲辩解。

    “他……其实可以来市里做康复的,毕竟这里的医疗设备比县城要齐全,我也早给他们准备了一套房子,他们随时搬来住都可以,有佣人负责打扫卫生和照顾他们的衣食起居。”

    岑欢望着面容慈祥的外公,心想母亲若知道外公现在正极力想补偿她,并间接接受了父亲,一定会非常开心。

    她正想说什么,耳边听得一阵高跟鞋的声音自大厅方向传来。

    “伯母,伯父。”

    向朵怡踩着高跟鞋摇曳生姿的走过来,脸上挂着温柔得体的微笑,在看到岑欢后微微颔首招呼。

    “朵怡,怎么你一个人回来了?不是说你爸今天出院?”柳如岚问她。

    “哦,医生说他明天出院比较好,今晚在医院再住一晚。”

    “那明天你让段总管去帮忙。”

    向朵怡点头,然后四处张望了下又问:“我刚才听段总管说莛东回来了?”

    “他回来拿点东西,应该在他房里,你上去吧,顺便把他叫下来,等你爸出院了让他抽个时间回家一趟,谈谈你们俩的婚事。”

    闻言,向朵怡面上一喜。

    而岑欢明知道向朵怡终究会和小舅结婚,变成她的小舅妈,可听柳如岚这么说,心里还是很难受。

    “那我上去了。”

    向朵怡话刚落,便听见一阵下楼的脚步声。

    藿莛东手里拿了些文件下楼来,向朵怡一见立即迎上去。

    “莛东。”她灿笑着勾住他的臂弯,“伯母刚才还让我上去叫你呢。”

    藿莛东瞥一眼她缠上来的手臂,目光淡淡朝岑欢掠来,后者视线慌忙一转,落向别处。

    他收回目光,扬手抖了抖文件,不动声色的摆脱掉向朵怡的手。

    “莛东,”藿贤叫住他,“你和朵怡的婚事也拖了这么久,这次等她父亲出院,就把事情给定下来,你也不小了,该成家生子了,别一直拖。”

    藿莛东望着岑欢,没点头也没拒绝。

    岑欢察觉到他的目光,浑身都觉得不自在,假装赶时间的看了眼时间,然后道;“外公,我晚上还要上班,改天再过来看您。”

    “这就走?”藿贤有些不舍。

    “对啊,欢欢,你不是八点才上班么?现在五点都不到。”向朵怡插话。

    岑欢看她一眼,淡淡开口:“我要回家一趟拿些东西。”

    “那也不急,到时让你男朋友接送不就得了?”

    “男朋友?”藿贤看向岑欢,“你交男朋友了?”

    岑欢握了握拳,克制住想一拳将向朵怡那张嘴打歪的冲动,牵强笑了笑,点头。

    “那怎么不带你男朋友来给外公看看?他做什么的?”

    “哦,他——”

    “伯父,我见过欢欢的男朋友,是她医院的同事,脑外科的医生,长得很帅气也有很有气质,我听说他母亲是医院的院长,而他父亲是政界高层,这样的家世背景,欢欢和他在一起绝对会幸福。”

    岑欢没想到向朵怡居然会去打听梁宥西的事,一时有些发楞。

    “政界高层?”藿贤皱眉,问岑欢,“他父亲叫什么名字?”

    岑欢摇头,又听向朵怡说:“医院里都在传欢欢和她男朋友快结婚了,到时候伯父总会看到的,或者您让欢欢下次带男朋友来一趟,一问不就清楚了?”

    岑欢看向向朵怡,简直是有些忍无可忍,可当着外公的面又不好说什么,只能皮笑肉不笑道:“八卦这种事我以为只有医院那些唧唧喳喳的小护士才喜欢,没想到向小姐也很爱。”

    向朵怡脸色一变,岑欢却已经不看她。

    “外公,那我走了,改天再过来看您。”

    藿贤点头:“你既然赶时间那就走吧。”

    岑欢起身。

    “我送你。”

    低沉的声音扬起。

    她一楞,抬眸对上那双深邃不见底的黑眸,还没开口,耳边已听见向朵怡不满的抗议:“怎么我刚回来你就要走?都这个时候了,就不能留下来大家一起吃个晚饭?”

    藿莛东连看都没看她一眼,径直往门口走去。向朵怡气得脸色刷白,就差没跳脚.

    岑欢看着她生气的样子,心里觉得解恨,微笑着转身离开。

    *************************

    “我自己打车,就不劳烦小舅了。”

    一离开众人的视线,岑欢便对着前头那抹俊挺的声音淡声道。

    藿莛东头也不回。

    段蘅在藿莛东走出大厅时就已经去车库取了车出来。

    藿莛东接过车钥匙,打开副驾的车门目光定定的望着岑欢,也不开口。

    岑欢被他那样看着,耳根不争气的阵阵泛红,赶紧矮身坐进车内。

    一路无言。

    岑欢望着窗外的景致迅速倒退,直到车子在公寓停下,她下了车正想着要不要礼貌性的说一句谢谢,却瞥到驾驶座上的男人也拉开车门下了车,随后也不看她,径直走进公寓。

    岑欢傻眼,呆了呆才小跑着跟过去。

    藿莛东已经走到电梯口,岑欢困惑的走到他身边,语气小心翼翼道:“小舅,你是不是还有其他朋友也住这栋公寓?”

    藿莛东依旧不语,梯门开启后,里头的人一出来,他立即走进去。

    岑欢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有些忐忑的站在电梯外,望着里头神色森冷的男人,犹豫着自己要不要进去。

    藿莛东望着她,虽然没开口叫她进去,但目光却带着一股迫人的气势。

    岑欢轻咬着唇,直到梯门快完全吻合时才终于去按键。

    走进去按下数字15,身边的男人动也不动,狭小的空间空气沉闷,而头顶落下的视线和那股强烈的存在感让她有种度秒如年的感觉。

    她有些紧张的吞了吞口水,想着该说点什么,可两人昨天已经说得那么清楚,她实在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沉默中梯门再次打开,她走出去,听见身后响起的沉稳脚步声,心情越发忐忑。

    ————————

    (舅舅要干么捏~~~昨天的问题大家都没猜对哦~~所以就没加更啦,不过下星期我会选两天没那么忙时加更的~聊表对各位投月票的感谢~)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