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别和我斗了(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6:28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给我一套你这边的钥匙。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

    在岑欢打算进厨房烧开水时,身后一直沉默的男人骤然开口。

    她有些难以置信的回头,眼里满满的不可思议。

    “你要我家的钥匙做什么?”

    藿莛东没回她,望一眼她放在玄关鞋柜上的钥匙,也不管她愿不愿意,拿过便揣进自己兜里累。

    岑欢傻住,“我只有这一套钥匙,你拿了我怎么办?”

    “我去给你配一套再拿给你。”藿莛东理所当然的语气,然后走向客厅。

    岑欢看着他在沙发坐下来,大手覆上太阳穴揉着,一副头疼的样子檬。

    她走过去,看着他眉宇间隐隐流露出的疲惫,心里有些心疼和难受。

    “小舅,你要我家的钥匙做什么?”她问他,语气有些无奈。

    藿莛东闭着眼揉了一会才睁开来,黑眸深沉的凝视着她,不答反问:“你和他突然之间走得这么近,是不是真打算要和他结婚?”

    意识到他说的是梁宥西,岑欢想起在藿家祖宅梁宥西偷袭自己而被他看到的那一幕,心头顿觉滋味杂陈。

    她苦涩一笑,语气幽怨道:“我和谁结婚,你在乎么?”

    “如果我说在乎,你是不是就不会和他结婚?”

    岑欢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眼里满是错愕。

    “过来。”

    藿莛东拍了拍身边的空位。

    岑欢有些局促的瞥了一眼,没动。

    “怎么?还怕我吃了你?”转冷的嗓音夹着一抹不悦。

    我是怕我控制不住自己往你怀里钻。

    岑欢腹诽,有些扭捏的走过去坐下,随后拿起沙发上一个抱枕塞入两人之间。

    藿莛东嫌弃的嗤了一声,掀起抱枕便往阳台上扔。

    岑欢看着抱枕砸在阳台的花盆上,回头瞪他一眼,起身想去捡回来,手腕却被拽住,然后一扯,她整个人都载到藿莛东身上。

    他身上传来的好闻的熟悉气息涌入呼吸,岑欢触电一样双手胡乱抓着想坐起来,可刚爬起来又被他拽回去,而这次好死不死的她的脸居然跌在他的裤裆上,更让她尴尬的是他腿间的某处在她的脸蹭了几下竟然起了反应,高高的支起了一个小帐篷。

    真是要死了!

    她脸红如血,近距离瞪着他那处嚣张抬头的勃发,隔着几层衣料都能感觉到一股灼烫的气息散发出来。

    “还不起来,你是要一直和它瞪下去?”

    藿莛东睨一眼她红透的脸颊,不冷不热道。

    岑欢难堪的爬起来乖乖坐好。心想欲求不满的男人惹不起,她最好小心回答。

    “你昨晚去他家吃饭了?”他问。

    岑欢点头。

    “他母亲和你谈了你们的婚事?”

    “……没。”

    “你真的愿意嫁一个你不爱的男人?”

    岑欢不确定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只是觉得今天的小舅有些怪。

    “如果你是为了和我赌气才和他结婚,那我绝对不允许。”藿莛东语气坚决,“婚姻不是儿戏,除非是发自内心的愿意和对方结婚,否则你永远不要答应任何男人的求婚。”

    “那你呢?外公在问你和向朵怡的婚事时你也没拒绝,意思就是你愿意和她结婚,这也是你发自内心的么?”岑欢忍不住反驳他。

    藿莛东挑眉:“我当时不是一直在看你么?可你一直回避我的视线,我以为你不在乎。因为你从来没要求过我不要和向朵怡结婚。”

    “这还用得着我要求吗?我心里怎么想的你怎么会不知道?”岑欢听他这么说就气,“何况我要求了又有什么用?你妈和外公都那么喜欢她,你们注定是要结婚的,你根本不会因为我而取消你们的婚约。”

    “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我不会?”

    岑欢心头一震,“你刚才说什么?”

    藿莛东见她惊住的样子,有些无奈的叹口气,长臂横过她的肩将她搂入怀里。

    “岑欢,别和我斗了。以后好好相处,我可以不和向朵怡结婚,但你也别意气用事随便找个男人结婚来气我。我们就这样在一起不好么?我能给你的,我都尽量给你。”

    岑欢被他拥在怀里,耳边听着他异常温柔的话语,感觉好象做梦一样。昨天说结束时还痛得撕心裂肺,而他当时走得那么决绝,就连在藿家祖宅碰面时,他也还用那种冷得让她心痛的眼神看她,而现在他却抱着她说着求和的话,语气还隐隐透着一丝哀求,让她觉得好不真实。

    “耳钉是一对?”不悦的声音拉回她的思绪。

    她看一眼脸色微沉的他,摇摇头:“我不知道,估计是他趁我睡着时给我戴上去的。”

    她话一落,藿莛东脸色更难看。

    “你们睡在一起?”

    岑欢意识到他是误会了,赶紧解释:“我睡房间,他睡沙发,我睡着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进去……”

    那张青筋爆绽的俊容吓得她声音越说越小,到最后干脆闭了嘴。

    “以后不准除我以外的男人进你的房间!”

    “我又没答应你跟你在一起。”岑欢哼一声,试图从他怀里退出来。

    “你爱我爱得都要疯掉了,我愿意和你在一起,你还有得挑?”惩罚似的扬手在她臀上重重拍了一下,在她要挣扎时一手箍住她的腰按住。

    “别动,我把耳钉取下来。”

    “别,我自己来。”岑欢想阻止,可藿莛东已经把手伸向她的右耳。

    “哎呀,痛~”在他拔耳钉时,岑欢痛得缩肩。

    藿莛东斜她,“戴耳钉的时候更痛吧?你怎么什么时候被戴上的都不知道?”

    “你还有脸说?我连续几天的夜班,白天还被你折腾来折腾去,睡眠时间严重不足才会睡得那么沉的。说来说去都怪你!”

    她一副控诉的表情,藿莛东望她一眼,把耳钉放在茶几上,双臂拥着她越搂越紧。

    “在门口时他吻你你是自愿的么?”他下颌抵着她的发璇摩挲着问。

    岑欢摇头,忽然想起什么:“他走时和你说了句什么话?”

    望向阳台的黑眸微微一闪,“没什么,只是打个招呼。”

    ——但凡是你能给她的我都能给,而你不能给她的,我也能给。

    其实梁宥西对他说了这么一句,而那一刻他才知道,梁宥西早已经清楚他和岑欢之间的事情,所以当时才那么生气。“小舅,”岑欢喊他.

    “嗯?”

    “你……”想问他到底爱不爱她,可又怕听到的答案太伤人。一时犹豫说不出口。

    “你想问什么?”藿莛东把玩着她一缕发丝问。

    “没什么,就是好奇你怎么会突然改变主意不和向朵怡结婚了?”这个问题也一直困扰着她。

    “原本我就不在乎跟谁订婚或者结婚,不是向朵怡,也会是其他人。”

    岑欢讶然,“你和向朵怡订婚难道不是因为你喜欢她?”

    藿莛东没正面回她,只问:“你认为她那种女人是我喜欢的类型么?”

    岑欢撇嘴:“我又不知道你喜欢哪种类型的女人。”

    “你很想知道?”

    岑欢转个身面对他,双臂缠上他的脖子问,“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

    “天然呆傻,胸大无脑,脾气倔,疯疯颠颠,情绪反复无常,一时风来一时雨。”

    岑欢瞠大眼,难以置信道:“你说的是白痴还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疯子?”

    藿莛东斜斜打量她,目光落在她胸前,嘴角似笑非笑的倾了倾。

    岑欢顺着他的视线望去,见自己上衣的领口前两个扣子不知什么时候挣开来,两只壮壮的小白兔完全暴露出来。

    她耳根一热,惊呼一声收回缠在他脖子上的双手去掩春光,而这时包里的手机响起来。

    藿莛东看着她手忙脚乱的整理衣服,眉梢轻轻一挑,起身拿过她的包。

    亲爱的西西?

    在看到来电显示上的昵称后,藿莛东冷哼了一声,把手机递过去:“你亲爱的西西打电话给你了。”

    亲爱的西西?岑欢接过,目光掠过屏幕,顿时额头直冒黑线。

    敢情是梁宥西趁她熟睡时不但给她戴了耳钉甚至还动了她的手机。

    铃声一直响,她看了眼脸色明显不悦的男人,忖了忖还是接通了电话。

    ————————

    (明天继续~)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