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出尔反尔(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6:33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你还在藿家么?我去接你。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

    夹杂着笑意的磁嗓自电话那端传来,岑欢拿电话的手颤了一下。想起梁宥西把自己的沉默当成默认时欣喜若狂的得意劲,如同得到了世间罕有的宝物。而她却因为小舅一句‘别斗了’心就软了,如果他知道她现在和小舅在一起,不知道会不会认为她水性扬花?

    “岑欢?”等不到回应,梁宥西又喊一句。

    岑欢有些内疚的轻叹了声,不知该怎么说。

    “我在家,你不用来接我了,一会我自己过去。”她不想他和小舅碰面而引发战火累。

    “不行,身为你的男朋友,我有义务让你享受身为我女朋友的种种福利,这样你才会觉得选择我是正确的。你在家等着,我马上过来。”

    话落挂了电话。

    岑欢愕然,想立即拨回去叫他别来了,可估计他也不会听檬。

    “他要来接你?”

    藿莛东从她刚才的话中猜到。

    岑欢点头。

    “那你要他送还是我送?”漫不经心的语气,却明显透着一丝危险。

    岑欢一脸为难。

    “不然,你们谁都别送,我自己打车去好了。”

    藿莛东瞥她一眼,拉过她坐在自己腿上,额抵着她的问,“愿意没有任何名分的和我在一起么?”

    岑欢一楞,“一辈子?”

    “对。”

    “……”

    她和他是亲舅甥,如果选择和他在一起,当然不可能会有名分,而她在乎的也不是名分,而是他爱不爱她。

    “你不愿意?”她的沉默让他心头一沉。

    岑欢伸手以指勾勒他的轮廓,眼里满满的爱意流露。

    “如果你能爱我,又保证除了我之外,不会再有别的女人,我就愿意。”许久,她才开口,语气无比笃定,有种破斧沉舟的决绝。

    藿莛东挑眉,墨黑的瞳仁如黑琉璃般,惑人心神。

    这时岑欢的手机再次响起来。

    她惊了一下,以为是梁宥西这么快赶来,一看屏幕显示,顿时一震,下意识睨了眼藿莛东,随后拿过手机走向阳台。

    藿莛东凝望着她被暮色笼罩的纤瘦背影,脑海里忖着她刚才那句话,嘴角的孤独不自觉勾扬——他这些年都过着苦行僧般节欲的生活,她以为他还能有其他什么女人?

    电话是秦戈打来的,岑欢担心是女儿接听的电话,被藿莛东听到,所以才走到阳台接听。

    深呼吸后她接通电话,还没开口,那端已经传来秦戈略显焦虑的声音:“岑欢,你可能要请假回来一趟,橙丫头出事了。”

    犹如晴天霹雳,岑欢脸色瞬地刷白,连声音都颤得厉害:“出什么事了?”

    “带她的保姆今天请假,所以我带她来科室玩,可她太调皮,趁我没注意溜到护士站捡了个用过的针管学护士给自己扎针,结果出现过敏性休克,而且浑身都是疹子……”

    岑欢想象着此时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女儿,犹如置身冰窖,浑身冰冷。

    她挂了秦戈的电话立即拨给胡任海,让他重新安排今晚值夜班的医生,并请假一星期。而胡任海要她说明请假原由,她只说家里出了事,然后也不管对方答不答应便挂了电话。

    “你怎么了?刚才是谁的电话?什么家里出了事?”

    藿莛东刚才一直盯着她的背影,见她突然浑身打颤,像是要站不住脚的样子,隐约觉得不对劲,于是困惑的走过来。

    谁知岑欢一听到他的声音吓得险些掉了手机。

    藿莛东皱眉望着她苍白如纸的小脸,伸手想去碰她的脸,岑欢却头一偏,避开他的手。

    “对不起,小舅,刚才那句话我收回。”岑欢垂眼盯着自己的脚尖,忍着心头的刺痛开口,“我没办法和你在一起,不论是你爱不爱我,或者有没有别的女人。”

    藿莛东一楞,显然没料到她会出尔反尔。

    “刚才谁的电话?”他盯着她的手机,脸色阴沉,黑眸蕴着冷意。

    “这和你无关。”她把手机藏到身后,这个举动越发让藿莛东确定就是那通电话让她突然改变了主意。

    “拿来。”他把手伸出去,语气不容置喙。

    岑欢抬眼,面无表情的越过他走向卧室。

    打电话去机场订了最近一般飞往伦敦的机票,收拾了简单的行李,走出卧室,却没想到藿莛东还没离开。

    两人的视线相对,岑欢在那双黑如泼墨的眸子里瞥到一抹暗涌的怒焰。

    她撇开眼,一言不发的拎着行李走向门口,打算开门时,一道高大的身影横在面前。

    “你以为你不给我个解释,我会放你走?”藿莛东问她,瞪着她的目光像要吃人一样。

    “你想要什么解释?”岑欢冷静的反问他,“说我和你永远都没有未来?说我不想时刻提心吊胆被人发现我和亲舅舅乱`伦?”

    藿莛东额头青筋突起:“这根本就是借口!你如果在乎这些,当初就不会死皮赖脸的硬缠上我!”

    “借口也好事实也罢,总之你就当今天我们没见过面,一切还像昨天说的那样,你只是我的小舅,我也只是你的外甥女,除此之外,你我再没有任何关系!”

    藿莛东从来没见过这么决绝的岑欢,昨天她说到此为止时脸上还满满的悲伤和不舍,而此时却一脸果断,冷静得让他怀疑眼前的岑欢是否是他认识的那个。

    “你真的决定这么做?以后只做寻常的舅甥?”他问她,语气森冷得让人心头发寒。

    岑欢咬牙,“是。”

    空气仿佛瞬间凝固,周遭的气压低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好。”半晌后藿莛东才开口,“我如你所愿。”

    门打开,他头也不回的走出去。

    岑欢在他转身的刹那,眼泪绝堤般狂落。

    她也不想说那些伤人的话来刺他让他难受,可她不得不这么做。

    原本她发毒誓是想告诫自己远离他,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控制不住自己对他的感情,控制不住他的诱`惑。如今报应没发生在她身上,却在女儿身上灵验了,她怎么还能够心安理得的和他在一起,而置女儿的生命安全于不顾呢?

    是她害得女儿受苦,为了女儿,她不能再这么自私下去了,所以即使再痛苦,她都必须快刀斩乱麻,逼自己和他彻底的撇清这些暧昧不明的关系。她忍住泪水,拎了行李出门.

    走出公寓,在路边拦车时,梁宥西恰好赶到,远远看到她便把车停在了她面前。

    他下了车绕到她这边,瞧了她手上的行李困惑道:“你要去哪里?”

    “我要回一趟伦敦。”岑欢言简意赅。

    “做什么?”

    “……你别问行不行?我不想说。”岑欢推开他,冲一辆空的士招手。

    而的士打算停下时又被梁宥西一个赶人的手势给支开了。

    岑欢原本就赶时间,见状恼了,“梁宥西,你别这么烦人好不好?我赶时间!”

    “你说你要去伦敦做什么,我送你去。”

    岑欢想着他既然知道她有个女儿,那也没什么好瞒的,于是说:“我女儿出事了,现在还昏迷不醒……”她说着眼眶又是一阵酸热。

    梁宥西呆了呆,随即神色一凛,拎过她的行李放入后座,随即打开副驾座的车门,“上车。”

    跑车在马路上一阵疾速行驶,到达机场后梁宥西让她在大厅等着,说他在机场有熟人,登机的手续他来办。

    岑欢心绪不宁,掏出手机又给秦戈拨了通电话,却一直无人接听,于是越发的坐立难安。

    梁宥西办完手续回来,岑欢见他手里拿着两张机票,不由一楞,“怎么有两张?”

    梁宥西拥着她边往候机室走边说,“我要和你一起去。”

    “不!”岑欢推开他拒绝。

    “为什么不?你答应让我照顾你们母女的,现在小丫头出了事,我怎么能袖手旁观什么都不做?而且你看你失魂落魄的样子,我怀疑你一个人能不能到伦敦。”

    “梁宥西,我知道你对我好,可我承受不起。”

    梁宥西眯眸:“什么意思?难道你想反悔那晚答应我的事?”

    岑欢看他一眼,说了声对不起,随后走向候机室。

    ——————

    (呃~~小丫头好可年~~~~)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