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返回伦敦(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6:37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岑欢!”.

    梁宥西上前拦住她,棱角分明的俊颜上是从所未见的焦虑,“你怎么能这样?刚给我一颗糖吃我这还甜着没化呢,你马上就给我一巴掌?你要不要这么心狠啊?”

    他一急把嗓门拉大,许多道目光都向两人这边探来。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p;   岑欢原本就心烦意乱,见他一再的逼自己,不由更烦了。

    “我都说对不起了,你还要怎样?”她蹙眉问他,语气明显不耐累。

    “我不接受!”

    “你不接受我也没办法,我只能说对不起。而你也说过,没有什么是放不下的,再浓烈再疯狂的爱情,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淡甚至消失,最终只剩苍白的回忆。更何况你我之间根本就没开始过,相信你很快就能把我忘得一干二净。”

    梁宥西望着她冷漠的样子,心头的怒火一`波`波翻腾而上,却又念及她或许是被她女儿的事情给弄得乱了头绪,才又将那股怒火努力镇`压下去檬。

    “别闹了,我知道你现在心里很难受。我们的事以后再说,别因为争吵误了航班。”他牵过她的手,“走吧。”

    岑欢没想到自己都这样说了,他却还是不放弃。

    他不是那种会委屈求全对女人百依百顺的男人,为什么要收敛自己的个性来迁就她?

    她自己都觉得自己卑鄙,又有什么值得他为她这样牺牲?

    “梁宥西,就算我和你在一起,也只是利用而已,你又何必这样作践自己?”

    梁宥西没回头,握着她的手的力道却骤然一紧。

    岑欢皱眉想挣脱开,他却偏不如她的愿,一直到侯机室才松手。

    岑欢看着他坐下,俊容阴沉,显然是被她刚才那句话给刺到了。

    她心里愧疚,却不得不强装冷漠故意说些伤他的话让他离开自己,可没想到他这么能忍。

    梁宥西打了电话回医院请假,之后一直到登机,他都冷着脸没再和岑欢说半句话。

    岑欢以往从不晕机,这次却不知道为什么,登机不到一个小时,便头晕目眩,呕吐不止。

    梁宥西毫不嫌脏的又是给她清理又是帮忙止吐。最后也不知是止吐药起了作用还是岑欢实在吐不出来了,她脸色苍白的偎在梁宥西怀里,一动也不动。

    飞机飞了十二个多小时,抵达伦敦的希斯罗机场时,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岑欢浑身发软,梁宥西让她抱着行李,而自己抱着她出了机场。

    ******************

    虽然知道岑欢会在知道她女儿的事后第一时间赶回伦敦,可接到她的电话说她已经到了伦敦时,秦戈仍是有些惊讶,又有些难以名状的喜悦。

    只是他没想到,来的不只岑欢一个人。

    “这是我医院的同事,脑外科的梁医生。”岑欢这样介绍梁宥西。

    梁宥西虽然不满,但在这个节骨眼上也没说什么,点头伸手过去:“你好,我是梁宥西。”

    秦戈瞥一眼他横在岑欢肩上的手臂,脸色僵了僵,勉强一笑:“秦戈。”

    “橙橙现在情况怎样?我要马上去看她。”

    “你别急。”秦戈叫住她,“她已经清醒了,刚睡着,身上的疹子也已经开始消退,没之前那么吓人了,thomas说她已经脱离危险,只是还需要留院观察。”

    闻言,岑欢心头的重石总算落地。

    “你晚上科室有班么?”她问他。

    “橙丫头出事我怎么还可能给自己排班?”

    “那你带他先回家,我留在医院照顾橙橙。”

    “不行!”

    两人异口同声。

    梁宥西看一眼秦戈,不待他开口便道:“你在飞机上吐成那个样子,十几个小时什么东西都没吃,也没休息好,连走路都在飘,怎么照顾人?”

    “你晕机?”秦戈困惑的看向岑欢。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晕机,不过我现在没事了,你们放心,我可以的。”

    秦戈沉吟了会,然后说:“这样吧,你先安排好梁先生,顺便把自己收拾一下,免得吓着橙丫头。”

    岑欢神色一窘,上下打量自己,“我这样很恐怖么?”

    两个男人同时点头。

    岑欢无语,不过确实要先安排好梁宥西,不然三个人都窝在医院也太不像话。

    “走吧。”

    *********************

    原本是打算给梁宥西在住处附近的酒店开间房,可梁宥西死活不肯住酒店,硬是要去住她和秦戈的住处。她想着大不了把书房腾出来铺个床给他睡,也没跟他继续争论。

    回到暌违一个多月的住处,岑欢有种回家的熟悉感。

    开门一进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满地的玩具,有许多是岑欢以前没见过的,显然是她走后秦戈又买来送给女儿的。

    “这是你女儿?”

    梁宥西指着客厅壁柜上的一个相框里的小女孩问岑欢。

    岑欢在整理地上的玩具,闻言看来一眼,随即点头。

    梁宥西却皱眉:“怎么是发色偏棕色?连眼珠都偏蓝色?她父亲是外国人?”

    岑欢动作一僵。

    梁宥西望着她僵住的手势,顿了顿,走过来。

    “岑欢,你——”

    “你先去洗澡吧,我的卧室是第一间。我去弄点吃的。”岑欢起身打断他,怕他再继续问的样子,迫不及待的走进厨房。

    梁宥西若有所思的又望了照片上的小女孩,心里琢磨着岑欢和她女儿的父亲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为什么岑欢这么忌讳提到这个人?

    洗了澡出来岑欢恰好端着一碗海鲜意面从厨房出来。

    “你和他住一起?”他忽然问。

    岑欢点头,知道他说的是秦戈。

    “他看起来很照顾你们母女。”

    岑欢望着他,“你想说什么?”

    “别那么紧张,我只是说他人很好。”梁宥西拿起筷子把意面搅拌了一下,扑鼻的香气袭来,他满足的闭眼深吸了口。

    岑欢随意吃了几口,那了行李包回房梳洗。

    梁宥西吃完洗了碗筷,然后坐在客厅的沙发里盯着壁柜上的照片出神。

    他想起岑欢六年多前就死心塌地的爱上了藿莛东,可她后来为什么会怀孕生了孩子,而且还是个棕发蓝眸,明显有着外国血统的混血儿呢?

    他盯着照片上的橙橙,她斜着大眼做了个瞪人的表情,虽然故做凶狠,但嘴角却勾着一抹笑,颊边还有可爱的小梨沃现出来,既可爱又狡黠的样子,让他也不自觉弯了弯嘴角。“你今晚暂时睡我的房间,明天我再给你在书房铺床。”.

    岑欢的声音扬起,梁宥西转头看过去,岑欢已经换上一套英伦风的裤装,他的目光掠过她的右耳,忽地一怔:“我送你那枚耳钉呢?”

    岑欢下意识摸了把右耳,想起霍莛东给自己取耳钉时的那一幕,胸口骤然一窒,满深呼吸,不以为意道:“放在家里了。”

    “你不喜欢?”

    岑欢没回他,走到玄关去换鞋。

    “我要陪你一起去。”梁宥西跟在她身后。

    岑欢不紧不慢的换了鞋,等打开门时才开口:“梁宥西,如果你真希望我和你有继续发展的那一天,就不要让我为难。而且医院不允许一个以上的病人家属留院。”

    梁宥西显然也是意识到后面那一点,没再强行要求。

    *********************

    岑欢到了医院,没去找秦戈,而是直接去了女儿的病房。

    没想到秦戈就在女儿病房里。

    “还没吃晚饭吧?这是我给你带的中式点心。”岑欢把手里的小袋递过去,秦戈接过,看着她蹑手蹑脚走到女儿病床边,忙叮嘱:“别碰她,免得她醒来忍不住抓身上那些疹子。”

    岑欢望着熟睡中的女儿,她脖子上及脸上那些小红点虽然已经消退不少,却还是让人触目惊心。

    “你回去吧,秦戈,橙橙我来照顾。”

    秦戈看她一眼,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从小袋里拿了些点心随便吃了点。

    “欢欢。”他唤她,语气有些迟疑。

    岑欢看过去。

    “那个梁宥西,是怎么回事?”

    ————————————————

    (谢谢送花花送钻石送月票还有神笔和荷包的姑凉们~)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