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取舍不过一念之间(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6:47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到下午三点多,梁宥西才醒来.

    身边静悄悄的,没半点声音。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p;   揉着发痛的额头坐起来,发现自己睡在书房,他想是岑欢回来了,爬起来走出书房,果然在客厅看到正在整理东西的岑欢。

    听到脚步声,岑欢回头:“你醒了?好些了么?”

    梁宥西在她身边蹲下,继续揉着额问她:“我是不是又高烧了?累”

    因为高烧,他声音显得有些沙哑。

    岑欢起身进厨房给他倒了杯温开水。

    “这边比国内冷,你穿那么少又睡在沙发上什么都不盖,不感冒发烧才怪。檬”

    梁宥西接过,一口喝个精光。

    “难怪我睡得迷迷糊糊,一下热一下冷。”

    “想不想吃东西?”她问,看他点头才又返回厨房。

    “看你的表情,你女儿应该没事了?”他倚在厨房门口问她,有些发涩的视线追随着她的身影移动,胸口一阵暖意划过,是他从未感觉过的温暖。

    他其实是个很长情也很容易满足的男人,只要他爱的女人心里也有他,又能够每天为他下厨,那么哪怕她做出来的东西会要他的命,他也照吃不误。

    况且岑欢的厨艺虽然不是很好,但也还算过得去,起码他就很爱她做的饭菜。

    “秦戈带她去超市买东西去了。”

    “看得出来他很疼你女儿。”

    岑欢动作一顿,心想秦戈对女儿的疼爱,大概还胜过她这个做母亲的。他宠着她疼她,毫无理由的护着她不让她受半点委屈,连她有时要教训女儿他都不准,这样的疼爱,她怎么就没想到全是因为自己呢?

    之前就已经欠他够多了,现在还添了笔情债,现在她欠他的,真是下下辈子都还不清了。

    “岑欢?”见她发呆,梁宥西走过去碰她一下。

    岑欢回神,点头说:“他是很疼橙橙。”

    “你们怎么认识的?为什么会住在一起?你和他——”

    “梁宥西,我和秦戈之间的事我希望你不要过问。”岑欢打断他。

    梁宥西皱眉,“我只是想说你们这样孤男寡女同住一室不太好。”

    “你放心,秦戈不是你,他从来不勉强我做任何我不喜欢不想做的事情。”

    “你就这么信任他?”梁宥西不满她护着秦戈的态度,那让他感觉自己又多了个情敌。

    “如果连他都不信,我不知道这个世上我还能信谁。”

    秦戈在她患上抑郁症时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着她,因为那段时间她情绪非常不稳定,心里背负了太多的压力和沉重的心事,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有时候大脑混乱时连自己做了什么都不知道,清醒时才从秦戈口中得知,她好几次都险些自杀。

    梁宥西对她的话不以为意:“他不过是比我早认识你,有机会留在你身边照顾你们母女。可他能做的,我都为你做。”

    岑欢看他一眼:“秦戈不只是我的朋友,还是和我们母女关系亲密的家人,他在我心里的位置,不是谁为我做点什么就能取代的。”

    “你就这么看轻我?”梁宥西不爽了,“我说过他能为你做的我都可以做。”

    “可我不需要。”

    梁宥西瞪着她,脸色阴沉。

    “岑欢,你是不是不刺我一下心里不痛快?”

    岑欢望着他,他眼里的血丝越发明显,怒意也一点点从眼眶里迸出来。

    “梁宥西,我以为你是聪明人,取舍不过一念之间,既然知道我不是你那杯茶,为什么不另外换一杯?”

    “那他也不是你那杯茶,你为什么不另外换一杯?”

    意识到梁宥西说的是谁,岑欢脸色微变。

    梁宥西目不转睛的盯着她:“我们都是同一种人,你连自己都说服不了,又怎么劝得动我放弃?”

    “我和他之间没有利用关系,而我对你,除了利用外再无其他。”

    周遭的空气仿佛瞬间凝滞,梁宥西脸色铁青的瞪着岑欢,眼神犀利如刃,似要看穿她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为什么能够这么狠心的对待他。

    “看来我是真的很惹你嫌弃。”半晌他才低低吐出一句,声音越发的沙哑。

    岑欢收回目光,不再说话。

    “你放心,我也不是脸皮厚如城墙的主,既然这么让你讨厌,那我还是赶紧消失好了,免得在这里碍你的眼。”

    他怒气冲冲的转身,找到自己的东西后,没再看她一眼,毫不犹豫的离开了。

    岑欢僵在原地,直到摔门声传来,她才虚脱一样,浑身乏力的双手撑着流理台。

    其实她并不想在他高烧刚退的当头刺他,只是有些话不受控制就那样说了出来,她一方面知道会伤害到他,另一方面又希望他在受到伤害后放弃她。

    现在如她所愿他离开了,她虽然感到如负重释,却也担心他感冒还未痊愈,又一天未进食,万一昏到在路上了怎么办?

    正纠结着到底要不要把他叫回来,外出购物的一大一小回来了。

    秦戈察觉到她的脸色不对劲,把小丫头支到一边玩玩具,然后才问她:“怎么了?”

    岑欢抚额叹气:“他走了。”

    秦戈一楞,脸上明显掠过一抹讶异。

    “所以你现在是在担心他?”

    岑欢有些烦乱的捣住脸,“他一天没吃东西,身子也还很虚,万一昏倒在路边,那谁去救他?”毕竟是因为她,他才会跑来伦敦的,如果他出了什么意外,那她要如何和梁家父母交代?

    “你别担心,他不像是那么弱的人。”一个大男人如果动不动就昏倒,那也太没用了。

    岑欢没吭声。

    “要不你给我他的电话,我看看他在哪里。”

    岑欢点头,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翻找梁宥西的电话号码。

    “你换手机了?”秦戈的目光览过那只手机外壳镶嵌的一圈真钻,眸色微微一黯,“手机不便宜吧?”

    岑欢心一惊,怕他问下去自己会全盘脱出,连忙转移话题,“你打给他吧。”

    凤眸瞥她一眼,拨通梁宥西的号码,却提示对方已关机。

    “也许是他的手机没电了,我过会再打。”

    岑欢点头。可一直到晚上,梁宥西的电话仍是关机.

    岑欢心里忐忑,说不担心是假的,可现在除了他主动联系她,她根本就不知道他在哪。

    “橙丫头睡了?”

    秦戈洗完澡出来,在客厅看到抱膝发呆的岑欢。

    岑欢点头,当秦戈在身边坐下时,习惯性的把头靠过去,枕在他肩上。

    清新好闻的水果香味涌入呼吸,岑欢不自觉的一声轻叹,双手环住秦戈一条手臂,闭目假寐。

    秦戈微微一笑,修长的手指撂起她颊边一缕发丝挽至耳后。

    “秦戈。”岑欢忽然捉住他那只手,微微仰头望着他,“你真的不和我们一起回国?”

    秦戈没立即回她。

    他抽出自己的手反握住她的,目光望向窗外。

    这个问题她昨晚才问过他,而他的答案是不。

    其实在她上次回国之前他就想过这个问题,而那个答案是他这一个多月来深思熟虑后的结果。

    因为他知道他即使和她们母女一起回国,也无法改变任何。她不会因为他回国而放弃对藿莛东的感情,更不会因为他回国而喜欢他。

    当初出国时,为了打消她的顾虑,在她问他是否是为了她他才和她一起出国时,他撒了谎,说她又不是他爱的女人。

    而事实上他爱她,几年如一日的爱着,一直不离不弃。

    可他知道她爱的不是他,如果他对她告白只会给她增加困扰。他亲眼所见她患上抑郁症时几度自寻短见,好不容易陪她熬过那一段,又怎么会忍心再给她背负更多。

    “你真傻。”岑欢突然冒出一句。

    秦戈苦笑。

    傻么?也许吧。可他不后悔。

    她已经给了他三四年朝夕相处的时光,即使她爱的人不是他,他想他也不会有太多的遗憾了。

    爱一个人不一定要占有,看着她过得好,那也是一种幸福。

    “委屈的时候别憋着,撑不下去的时候也别强撑,别忘了你还有我。”他握着她的手温柔允诺。

    岑欢偎入他怀里,眼泪无声落下。

    ————————

    (哎~看文的童鞋们表太激动哇~~~三个男人都不坏哇,男主控的控男主,男配控的控男配,萝卜青菜各有所爱啦,西西也没错的~)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