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毁婚(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6:52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梁宥西的电话直到第二天下午仍是关机状态.

    岑欢不知道他到底是电话没电了还是出了事,无奈之下打电话给梁劭北,结果被告知梁宥西已经回国了。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p;   “既然他回去了,那你和橙丫头什么时候走?”

    晚饭时间,秦戈问她。

    她看了眼身边吃得满脸是食物的女儿,“虽然不知道主任有没有批,但我请了一个星期的假。除去今天还有三天。累”

    “你带橙丫头回去还要过你父母那关,也需要时间,不如明天就走。”秦戈替她拿主意。

    岑欢望他一眼,欲言又止。

    秦戈笑:“别担心我,我会照顾好自己,说不定等你下次过来,我已经谈了女朋友开始新的生活。檬”

    岑欢捕捉到他眼底掠过的一抹苦涩,听他故意这样说让自己放心,心里更是难受。

    她不杀伯仁,伯仁却因她而死。

    越是不想伤害的,偏偏就是无形中伤害了,而她没有任何补救措施来弥补自己对他造成的伤害。

    “叔叔,我想你了怎么办?”小丫头稚嫩的蹦出一句,嘴边还沾满酱汁,滑稽的样子惹人发笑。

    秦戈抽了把纸巾给她擦脸。

    “想叔叔了就给叔叔打电话,然后你做个梦,醒来叔叔就出现在你面前了。”

    岑欢看着一大一小,心头越发惆怅。

    女儿回国后肯定会不习惯没有秦戈的日子。

    *********************

    机场人头攥动。

    秦戈给岑欢母女的所有行李办了托运返回来,从岑欢怀里抱过小丫头,走去侯机室。

    等待登机的时间里,两人彼此沉默。

    岑欢是不敢开口,怕在他面前掉眼泪。

    秦戈是要说的话太多,到最后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广播里传出伦敦飞往b市的播报声,秦戈长舒了口气,抱着小丫头起身。

    “走吧,登机了。”

    小丫头赖在秦戈怀里,双手吊着他的脖子眼眶红红的。

    “妈咪,你把叔叔也带回去吧~”她望着母亲哀求,兔子一样泛红的眼眶里泪水转着圈儿。

    岑欢喉头痛了一下,勉强笑了笑,“等叔叔有时间了他会回去看我们的。”

    她伸手去抱女儿,小丫头搂着秦戈的脖子哭了起来。

    “橙橙乖,去妈咪那里。”秦戈轻柔的拍她的头。

    小丫头吸了吸鼻子,极度不舍的松手,重新回到母亲的怀抱里,视线模糊的大眼却还是可怜兮兮的望着秦戈,“叔叔~”

    秦戈微笑着冲她挥挥手,“我走了,你到了给我个电话就行。”

    话落又深深望了一眼岑欢,随即转身。

    岑欢望着他没入人群的背影,抱着女儿走向登机的队伍。

    **********************

    还在门外,藿莛东就听见客厅里传来的向嵘的声音。

    “那事情就这样定了,元旦前我们把莛东和小朵的婚事给办了。免得这丫头整天在我耳边念,念得我耳朵都要长茧了。”

    “爸~”向朵怡嗔怪的瞪一眼父亲,满面娇羞。

    对面的藿贤和柳如岚相视一眼,纷纷点头。

    “既然婚事定了,那么婚礼方面——”

    “等等。”

    藿莛东阻断母亲的话,大步走进来。

    “伯父,”他望向向嵘,“我想和您单独谈谈。”

    “莛东,你要做什么?”柳如岚困惑的望着儿子。

    “妈,麻烦您和爸避一下,我有话和伯父说。”话落看向向朵怡,“你也是。”

    向朵怡脸色微微一变,“莛东,你不会想毁婚吧?”

    这句话让在场的其他三人同时一楞。

    “怎么回事?莛东?”藿贤问儿子,“这婚事不是你们先商量好了的吗?都拖了三年了,还不办要等到什么时候?”

    藿莛东冷睨一眼向朵怡,“既然你已经把我想说的话说出来了,那你们谁都不用避,我就这个意思,婚事取消。”

    几人瞬间变脸。

    “莛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向嵘不悦的拧眉,“怎么好好的突然说要取消婚事?”

    “伯父,从一开始我就没认同过这门婚事。”藿莛东无视向朵怡苍白如纸的脸,表情一派冷漠。

    “莛东你胡说什么!”柳如岚急声呵斥儿子,“当初和朵怡订婚可是你自己答应的,这几年你们不是相处得很好,很恩爱吗?怎么说出这样混帐的话?”

    “妈,您自己心里清楚当时订婚是什么情况,我根本就没答应过,是您对外公布我和她是未婚夫妻,而所谓的订婚根本就没有任何形式。”

    柳如岚被儿子反驳得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没想到在这节骨眼上儿子居然会跳出来反对婚事。她承认儿子和向朵怡的订婚是她一手策划的,儿子根本就没同意过。可这次两人的婚事他们都当着他的面提过好几次,之前都没听他说要取消婚事,怎么到现在才反对?

    “莛东,你的意思是你从来没爱过小朵?”向嵘问他。

    藿莛东不语,脸上的神情却说明了一切。

    “看来我没那个福气做你的岳父了。”向嵘自嘲一笑,“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我们向家虽然不及你们藿家,但要给我女儿找个好归宿也是不难的,不一定非得赖着你。”

    “小朵,我们走吧。”

    “不!”向朵怡从齿缝里蹦出一个字,双目怨恨的瞪着藿莛东,“你那晚明明说过不会反对我做藿家少夫人的,才说过几天的话你怎么就忘了?”

    “我不爱你,你何必搭上自己的一生?”藿莛东语气冷漠。

    “我愿意,我喜欢!”向朵怡被他当着大家的面毁婚,既难堪又愤怒,气得抓狂,“既然你不让我好过,那你也别想好过,我就是要拖着你的婚姻一辈子!让你即使有了深爱的女人都没办法和她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够了!你还嫌不够丢脸!”向嵘怒气攻心,毫不犹豫的甩了女儿一记耳光。

    “别人不稀罕你,你还不懂自爱?马上跟我走!”他扣住女儿的手腕去拖她,可向朵怡不顾脸上火辣辣的痛意,抱住沙发脚哭哭啼啼的就是不肯离开。

    藿贤被这一幕刺得额头发疼,柳如岚连忙把他推回书房。“伯父,整件事情我也有错,对不起。”.

    向嵘冷笑:“你有什么错?不过是拖了我女儿三年多的时光,践踏了她的心而已。”

    藿莛东知道不论自己说什么,向嵘此时都不会心平气和的静下来和他说话,而他的目的已达到,为了避免被母亲继续轰炸,他没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

    岑欢担心回程上自己又会吐得虚脱,所以事先吃了预防晕机的药。

    小丫头第一次坐飞机,兴奋得不行,一直唧唧喳喳问个不停,岑欢却是心不在焉,满脑子都是如何向父母说女儿的事情。

    中午两点多,飞机抵达b市,岑欢带着女儿回到住处。

    “妈咪,你家好小~”小丫头站在客厅里左右环视一圈后得出结论。

    岑欢笑,“什么我家?这是我们的家。以后妈咪换个大点的房子,就可以和外公外婆住在一起了。”

    “外公外婆在哪?”

    “等妈咪收拾好行李就带你去见他们。”

    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逃避总不是办法。

    她收拾好行李后给母亲打了个电话,然后便带着女儿租了辆车出发了。

    两个多小时后车子在自家门口停下。

    藿静文听到车子的汽笛声从屋里走出来,还以为这次也是弟弟和女儿一起回来的,一看门口停的不是藿莛东的车,正想问从驾驶座上下来的岑欢,却见她绕到副驾驶座上,打开车门,从里头抱出来一个洋娃娃般漂亮的小女孩。

    “欢欢,这是……”她望着女儿怀里的小女孩,那一头棕色的微卷发的那双蓝色的漂亮大眼把她慑住了。

    岑欢紧张的抱着女儿走到母亲面前,深吸口气,对怀里的小人儿说:“橙橙,叫外婆。”

    ————————————

    (可怜的岑妈妈要晕过去了~~~~~~~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