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给自己难堪(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6:57Ctrl+D 收藏本站

    藿静文以前老听女儿说什么风中凌乱,这会听女儿让怀里的小人儿叫自己外婆,她是真的风中凌乱了.

    小丫头歪着小脑袋瞅着震住的藿静文,慢吞吞把手伸过去,“外婆,抱抱。”

    藿静文还陷入强烈的震惊中,双手却下意识接住倾向自己这边的小身子。

    “外婆,我叫橙橙。”

    怀里的小人儿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藿静文才渐渐回神,瞪着小丫头的蓝眼睛,半晌才开口:“她是谁?累”

    岑欢知道母亲是问自己,叹了口气,“妈,她是我女儿。”

    “你女儿?”藿静文不自觉拔尖声音,“你说她是你生的?”

    岑欢点头檬。

    藿静文心里一阵激灵,又听女儿说:“妈,对不起,我一直瞒着你和爸这件事,其实……”

    “其实你这几年一直呆在国外不回来,并不是怕我没原谅你你回来让我更生气,而是你在外面偷偷生了个女儿,你不敢回来?”

    “不是的,妈,我……”

    “谁是孩子的父亲?”藿静文再次打断女儿,一向好脾气的她此时满腔的怒火。

    岑欢摇头。

    藿静文瞠大眼:“你不知道?”

    岑欢担忧的望了眼母亲怀里瞪大眼好奇望着自己的女儿,有些为难的哀求:“妈,我们别当着她提这件事好不好?”

    藿静文瞅了眼怀里凭空多出来的外孙女,难看的脸色缓了缓,转身进了屋。

    岑佑涛还在休息,藿静文把橙橙放在沙发上,拿了些甜食给她,然后便进了厨房。

    岑欢头疼的揉额,走到女儿面前。

    “橙橙,妈咪和外婆说说话,你坐在这里吃东西看电视,乖乖的不要捣乱好不好?”

    小丫头猛点头。

    “乖。”岑欢拍拍女儿的脸,起身走向厨房。

    藿静文听到走近的脚步声,头也没回。

    “妈。”岑欢走进去,想从身后抱她撒娇,可藿静文早防她这一招,在她靠近时转过身来,手里还拿着把明晃晃的菜刀。

    “别叫我妈,我不是你妈。”

    岑欢知道母亲难以接受突然冒出来一个这么大的外孙女,她望着生气的母亲,眼眶红红的。

    “妈,我知道你气我,我错了,你打我骂我都好,就是别对我不理不睬的,你这样我心里难受。”

    “你难受?”藿静文冷笑,“孩子都这么大了你才告诉我我做外婆了!我才是真的难受!我居然还以为我女儿这几年在外头洁身自爱,一心专学业连个男朋友都没谈过,可你倒好,不但孩子生了,还连孩子的父亲是谁都不知道,你是玩得够开放啊,还玩出来一个小混血!岑欢,你真是翅膀硬了!”

    想起橙橙那头棕发和那双蓝眼睛,藿静文越发的气。

    “妈,你小声点,橙橙都听得懂。”岑欢哀求母亲。

    藿静文冷冷哼了声,装过身一刀重重剁在砧板上。

    岑欢心头一跳,不知该如何安抚盛怒中的母亲。

    “你上次和你小舅回来时说你有男朋友了,还是医院的同事,是不是这也是骗我们的?”

    岑欢迟疑了一秒,点头。

    藿静文脸色又是一变,转过身来,脸色铁青:“生孩子你瞒着我,男朋友也是骗人的,岑欢,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没了,妈,我没有其他瞒你的事情了,你别激动。”岑欢极力安抚母亲,怕她情绪太激动诱发哮喘。

    藿静文气得胸口胀痛,绷着脸没再说话。

    “妈~”岑欢去拉母亲的手,藿静文用力挥开。

    “出去,我不想见你。”藿静文压抑着怒气,浑身却气得发抖。

    岑欢见母亲被自己气成这个样子,眼泪一下掉下来。

    “妈……”她不顾母亲的挣扎抱住她,脸枕在她肩上抽泣,一遍遍说着对不起。

    藿静文听着女儿压抑的哭泣声,眼眶酸涩潮湿。

    她其实并不是气女儿的隐瞒,而是气她不爱惜自己。

    作为父母,她是过来人,谙知生儿育女的辛苦。她不用问都知道,女儿在异国他乡独自带一个孩子要付出多少艰辛。

    “妈咪~”软软的童音传来。

    藿静文回头,望着厨房门口好奇望着她们的小身影,回头将女儿推开。

    岑欢抹了把脸,深吸口气走向女儿,“怎么不在客厅看电视?”

    橙橙望着母亲哭红的眼睛,撩起自己的衣服去给母亲擦眼泪,“妈咪,不哭,外婆不喜欢我们,我们回家。”

    岑欢喉咙一哽,摇头道:“外婆没有不喜欢我们,是妈咪做错事了惹外婆生气,外婆不肯原谅妈咪,妈咪才哭。”

    橙橙似懂非懂的看向藿静文,“外婆,妈咪哭,好可怜,外婆原谅妈咪吧。”

    藿静文脸色讪讪的瞪了眼女儿,朝橙橙招招手,心里纳闷怎么这么小的人儿就知道要护着自己的母亲了。

    橙橙走过去,仰着小脑袋伸出手。

    藿静文叹口气,抱起她往外走:“你弄晚饭,我去跟你爸说,免得他醒来看到这头棕发和这双蓝眼睛要吓死。”

    岑欢听母亲话里的意思虽然还是很生气,但似乎已经接受了女儿,不由松了口气。

    ************************

    把饭菜端上桌,正犹豫着要不要去父母的卧室看看,一转身就见母亲推着坐在轮椅上的父亲出来了,而女儿居然就坐在父亲身上。

    “爸。”她忐忑的喊了一句。

    岑佑涛闷闷的应了一声,脸色还不算太难看。

    “饿~妈咪,我饿。”小丫头闻到饭菜香,立即叫嚷。

    岑欢正要去抱女儿,藿静文已经早她一步抱到了自己身边坐下。

    一顿饭吃得很压抑,连橙橙都察觉到什么,异常的乖巧。

    “你往后打算怎么办?你要上班怎么带孩子?”

    厨房里,藿静文问正在刷碗的女儿。

    岑欢顿了一会才回她:“妈,我想先把橙橙放家里两天,等我换一处大点的房子了再来接她,然后请个保姆。”

    “请什么保姆?”藿静文瞪她,“我还这么年轻,你怕我照顾不好她?”

    “不是的,我的意思是你照顾爸已经够辛苦了,再加上一个小孩,身体肯定吃不消。”况且女儿的精力好得惊人,母亲的体力是绝对吃不消的。“吃不吃得消到时候再说,你先做好你自己的工作。”.

    “妈,我——”

    “你哪那么多废话?”藿静文皱眉,“我和你爸能接受她你就该偷笑了,现在还帮忙照顾,你还有什么好挑剔的?”

    岑欢无言。

    “别以为我们是原谅你了,若真想我们原谅你,就赶紧给我正正经经的找一个男朋友,别再让我们做父母的为你操心!”

    “妈,”岑欢望着母亲,语气无比认真,“这点我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有橙橙就够了,不想再找男朋友浪费时间。”

    藿静文震惊:“你的意思是你往后就带着这小丫头过一辈子?”

    岑欢点头。

    “你疯了!你知不知道带大一个小孩有多辛苦?她现在还这么小,离成年都还有十几年,往后的日子那么漫长,你一个人怎么撑得下去?”

    “我相信我可以的。”她这次把女儿带回来向父母坦白,就是决定往后只和女儿过,什么给女儿找一份父爱什么男朋友,她不想再为那些烦恼了。

    “不行!”藿静文坚决反对。

    岑欢早料到母亲回反对,也没多说什么。

    “我呆会就让你爸联系他们单位的安局长,你明天和安局长的儿子见面吃个饭。”

    “妈,你不是吧?”岑欢见母亲走出厨房,心想她不会刚说完马上就实施吧?

    不放心的擦干净手跟出去,果然母亲和客厅里看电视的父亲说了这事,而父亲已经拿了电话在拨号了。

    “爸,不能打!”她冲过去阻止。

    “你想安局长家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他能允许自己的儿子娶一个已经有了孩子的女人么?肯定不会的对不对?那你们这通电话打过去不是给自己难堪么?”

    一番话说得藿静文和岑佑涛脸色变了好几次,最终放下电话。

    ————————————————

    (还有更新~~~先吃饭啊~~)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