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为什么还来找她(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7:6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因工作性质而相亲失败,岑欢是开心,藿静文却愁得不行.

    “你下次相亲只说在医院工作就好,别把自己的专业介绍得那么清楚。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没几个男人能忍受自己的老婆每天对着男人那个东西摆弄来摆弄去。”

    “……妈,我那是正当工作。”只是为了吓唬相亲的那个颜先生她才故意说得那么猥琐,实际上在给病人看病操作时大多是依靠检测仪器,并不需要用手弄来弄去。

    藿静文斜她一眼,叹口气,“好不容易才从十几个男人里挑出一个大学教授,居然就这样泡汤了。”

    “妈,感情的是你还是由着我自己做主吧?累”

    “你自己做主?”藿静文哼一声,“难保你又给我弄一个不洋不土的小外孙出来。”

    “外婆,什么是不洋不土?”一旁玩耍的橙橙忽地冒出一句,明亮的大眼好奇的看过来。

    “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许插嘴,玩你自己的。檬”

    橙橙吐出小粉舌朝她扮个鬼脸。

    岑欢看看时间,差不多四点了,明天要上班,天黑之前她必须赶回市里,不然天一黑她就不敢在高速上跑。

    “妈,橙橙就先辛苦你带着,我过几天再来接她。”她走到女儿面前蹲下,“橙橙,你和外公外婆住几天,等妈咪安排好了就来接你好不好?”

    小丫头楞楞的瞄一眼她又瞄一眼外婆,小嘴扁起来不吭声。

    岑欢知道女儿从来没在同时没有她和秦戈的情况下和别人住在一起过,虽然对方是外公外婆,可毕竟才相处一天,她对她们的感情还没那么深。

    藿静文走过来抱起她,耐心的哄着:“橙橙,外婆每天都给你做好吃的,还带你去公园和许多哥哥姐姐一起玩,好不好?”

    小丫头歪着脖子想了想,轻轻点点头。

    “乖,一会外婆就给你做糖糕吃。”

    岑欢不舍的抱了抱女儿,越抱越不舍放开。

    “走吧走吧,天黑了路不好走。”藿静文催促。

    岑欢点头,拿了自己的东西,在女儿泪汪汪的注视中上了车。

    等回到市区,天色已经完全暗下来,满城灯火璀璨。

    她先把车退了,又去超市买了些生活用品才回公寓。

    开门时下意识瞥了眼房门紧闭的隔壁,也不知梁宥西这几日有没有回来过这里。

    那天离开后,他一直没联系过她,想必那些话彻底伤了他的心,他现在大概对她死心了吧?

    她叹口气,开了门。

    蹲在玄关口换鞋时余光瞥到一双黑色的男款皮鞋,岑欢一楞,纳闷家里怎么会无端端跑出来男人的鞋子。

    她皱眉,随即想到什么,心头蓦然一惊,连鞋子都只换了一只,便急急起身走向卧室。

    推开门,卧室一片漆黑。

    借着窗外笼进的天光,依稀可见床中央窿起的一团,岑欢犹遭雷劈一样僵在门口。

    床上的人似乎犹在熟睡中没有醒来,岑欢僵了好几分钟才移动脚步朝床旁靠近。

    虽然没开灯,可走得近了,岑欢还是看到耷拉在椅子上的西装外套,她在床旁站定,美目瞪着那颗黑黑的后脑勺,只觉喉头一阵发紧,眼眶酸热。

    为什么还要来找她?

    在她只想和女儿一起过的时候,他怎么可以还以这样的方式介入她的生活?

    不是说好了,再见面时他只是她的小舅,而她只是他的外甥女么?

    他明知道她难以抗拒他的一切,为什么还要为难她?

    包里的手机骤然扬起。

    她吓一跳,立即敛住思绪,手忙脚乱的从包里拿出手机接通。

    “欢欢,你到家了没?”藿静文的声音传来。

    “妈,我刚到,正准备打电话给你。”岑欢压低声音回她,顿了顿又问:“橙橙没闹吧?你让她接个电话。”

    “你一走她就哭了,我找了好几个小朋友来陪她玩,她现在玩得可疯了,俨然就是个小魔女。”

    “那就别让她接电话了,免得她又哭。”

    “嗯,你明天再打给她吧。”

    挂了电话,岑欢想起女儿哭的样子,心里一阵难受。

    她把包放到床头的矮柜上,正要离开,床上原本背对着她的身影忽地翻过身来。

    她心头一跳,本能的想躲,可还没动作,那双闭着的黑眸已然睁开,目光精准无误的慑住她,如同一张无形的网将她牢牢网住。

    “小、小舅……你、你……”

    “你吵醒我了。”淡淡的语气夹杂一丝刚睡醒的沙哑。

    “不是说只有一套钥匙么?你是怎么进来的?”

    “……”租房时房东给了两套钥匙,当时那么说只是不想他介入她的生活。而这几天因为女儿的事情,她都忘了还有一套钥匙在他那儿。

    藿莛东侧身躺平,“头痛,过来给我揉一揉。”

    岑欢迟疑的望着他,过了一分多钟才依着他的意思爬上床,跪在他身侧,给他揉`捏头部的几个穴位缓解他的头痛症状。

    “什么时候回来的?”藿莛东忽然问她。

    岑欢看他一眼,“十多分钟前。”

    “我问你什么时候从伦敦回来的。”

    岑欢心里一惊,手上的动作顿住。

    他竟然知道她去过伦敦?

    “你查我?”她的声音带着某种不知名的恐惧。

    “你那天接了一通电话态度就变了,是个正常人都会想要去查和你通话的那个人是谁。”藿莛东捉下她的手,半坐起靠在床上,岑欢这才注意到他居然是光着上半身睡觉的,精实的胸膛在幽暗的光线下微微起伏。

    “和你通话的人在伦敦,那只有那个当初和你一起出国的秦戈。”藿莛东分析,“我没想到你竟然在我和他之间选择了他。”

    “你还查了我什么?”

    “你好象很紧张?”藿莛东拉过她,黑眸紧盯着她的脸,“难道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怕被我知道?”

    岑欢从他的话里推测他应该还不知道她有个女儿,绷紧的心弦蓦然一松。

    “我只是没想到你也会做这种事情。”她去扳他的手,结果非但不能如愿,还被他扣住了腰更亲密的贴在他身上,她甚至能感觉到他身上传递过来的滚烫高温。

    “你不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在你床上睡?”他头抵在她胸口问她,湿热的气息沁入衣料撩拨着她的肌肤。岑欢身子微微一颤,双手横放在胸前抗拒他的诱`惑.

    藿莛东嘴角微勾,手臂勾住她的身子把她弄到自己身上跨坐着,“你离开的当晚开始我就一直在这边睡,等了一个星期才等到你。”

    岑欢一怔,“你等我做什么?”

    “你说做什么?”他的手开始在她身上使坏,没两下便剥了她的外套,又去拉扯她上衣的纽扣。

    岑欢意会到他的意图,急忙阻止,“小舅你别这样,有话好好说,我——”

    “我比较喜欢好好做。”染着一丝笑意的声音贴着她的耳畔滑入她的耳中,她心头一悸,回神时上衣已经不知去处,而那双魔掌已经在她饱满的浑圆上肆虐。

    “走了一星期,都做什么了?”藿莛东拉下她的身子,一个翻身,两人的位置易地而处,滚烫的身躯随即覆上,双手十指与她相扣,湿热的唇刷过她的,轻声问。

    岑欢被身上传来的高温烤得口干舌燥,连意识都有些混沌不清。

    “你当初说和他的感情不是男女间的喜欢,这次为什么因他一通电话就迫不及待的飞过去,连我都不要了?”他咬她的唇,拉回她的意识,语气带着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怨气。

    岑欢吃痛,左右闪躲,可怎么躲都是被他制得死死的,他还是能轻易要啃就啃,要咬就咬。

    “别这样……”她死守着心底那一丝好不容易筑起的防线,“我们这样是不对的……”

    “怎么不对?这样不对?”他轻佻的一口含住她胸前挺`立的红点,时而轻柔时而用力的吮`吸。

    岑欢头皮一阵发麻,身子不自觉弓起。

    耳边一声轻笑,像是在笑她的言不由衷。

    岑欢难堪的闭上眼,心头绝望而悲哀。

    是不是只要还爱着他,就永远没办法逃开这个欲`望的旋涡?

    眼角有湿热的液体滑落,她低低哀求:“小舅,我求你了,你放过我,我错了,我后悔了,我不爱了好不好?”

    ————

    (还有更新,我争取早一点~求月票哦~)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