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小野种(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7:16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在岑欢的记忆里,几乎每一次欢爱都或多或少的带了些暴力色彩。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虽然明知道他不会伤害她,可她总是会忍不住想他其实是恨她的,恨她当初不顾一切的扰乱了他的生活,如今逼得他入了局又想不副责任的抽身而退.

    他不知道,她逼不得以。

    她攀着他的肩哭着求饶,而他一次又一次的侵占,沉入,释放。

    终于结束时,她浑身湿透,连身下的床单也好比是下过水一般,湿得能拧出水来。

    她瘫在他怀里一动不动,而他侧身拥着她,额头抵着她的胸口,她看不到的表情,不知道他在这样粗暴的惩罚过她后,心里的怒气是不是少了一些累。

    不知道过了多久,藿莛东才放开她,抽身从她身体里退出,翻身下床进了浴室。

    没了温暖的怀抱,身下的被子一片湿冷。

    岑欢躺不住了,艰难的拖着酸痛到极致的身子爬起来,从衣橱里拿了套睡衣套上,然后又拿了干净的床单准备换檬。

    藿莛东从浴室出来,也不看她,整理好衣裤径直走出房间。

    岑欢自他从浴室出来就一直偷觑他,见他阴沉着脸,脸色铁青,也没敢吭声。这会猜他是要走了,也没跟出去,换好床单,正要拿脏床单放到洗衣机里,耳边突地听到一阵清脆的‘哗啦’声,像是瓷器摔落在地上发出的声音。

    她心惊了一下,扔下床单拉开门走出去。

    厨房里,藿莛东皱眉望着满地的碎瓷片,烦乱的一脚踢开,重新拿了只碗打蛋汁。

    岑欢跑出来看到这一幕,惊讶得眼珠子险些瞪出来——他不是很生气,气得想掐死她么?怎么现在又留下来下厨弄吃的了?

    她有些费解的怔在厨房口。

    藿莛东察觉到她的注视,却当她是透明的,洗米煮饭下锅炒菜,岑欢看得眼花缭乱,等回神时,呼吸里已经充斥着满满的饭菜香。

    藿莛东将最后一道菜装盘,然后一并端出来。

    岑欢看着他手上端着的两道色`香诱人的素菜,忍不住做了个吞咽的动作,然后想起自己中午和那个颜先生相亲时就没吃饭,一直到现在肚子都是空空,刚才还被那样抵死折腾,体力完全被榨干,现在闻到饭菜香肚子便连连抗议。

    可是她再饿,也不敢开那个口,实在是那张脸的脸色太难看了。

    她有些可惜的舔了舔唇,打算去冰箱里找点别的吃。

    可是冰箱里空空的,所有能吃的东西都被藿莛东刚才搜刮一空。

    “想不想吃饭?”餐桌旁优雅用餐的男人忽然开了口。

    岑欢听他说话的语气还算温和,不禁有些受宠若惊。

    “过来。”他指了指身边的座位。

    岑欢慢吞吞走过去,坐下。

    藿莛东拿了副碗筷添了饭,夹了菜放到她面前。

    岑欢刚想端起来,就听他说:“想吃饭就要答应我几个条件,我说什么就要怎么做。”

    岑欢嘴角一颤,心想就知道他没安什么好心,施舍她一碗饭还要拿来做交易。

    原本想很有骨气的站起来,然后很高傲的说她不吃嗟来之食,可她真的太饿了,饿得肚子都隐隐做痛。只好委屈的问:“什么条件?”

    藿莛东斜她一眼,夹了一筷子菜放入口中,故意细嚼慢咽,勾着岑欢肚子里的谗虫。

    “我要你以后都听我的,不准和其他男人纠缠不清,不准再找借口推开我,也不准和别的男人去相亲,总之往后你除了我,不能再有其他男人。”

    岑欢皱眉:“相亲又不是我自己愿意的,至于和其他男人纠缠不清我也没有,我只想和我女儿……”察觉注视着自己的那两道目光蓦地变冷,她立即闭嘴,一会才又说:“我不想结婚也不想找男朋友,你放心。”

    “你似乎没听懂我的意思?我说除了我,意思是你必须和我在一起。”

    岑欢脸色一白,猛然摇头:“我只和我女儿在一起。”

    藿莛东冷笑:“你难道还怕我委屈了你女儿?”

    岑欢咬唇不语。

    “我知道你是没办法照顾你女儿才送她回你母亲那,但你和我在一起,我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接她回来送她回藿家,让她以——”

    “不!”岑欢惊慌的打断他,“女儿是我的,你怎么可以把她送回藿家?”

    “连你都是藿家的外小姐,你女儿自然也是藿家的,这有什么不可以?这样你就可以天天看到你女儿,不用担心她没人照顾了。”

    “我不要!”岑欢拒绝,腾地站起身,美目恶狠狠的瞪过去:“藿莛东,你真卑鄙,一碗饭就想骗我把女儿交给你。”

    藿莛东眼皮一抽,“你和别的野男人生的小野种我才不稀罕,何来的骗?”

    小野种?他竟然说她女儿是小野种?

    岑欢愤恨的瞪着他,胸口气得发痛。

    “看你的样子好象很委屈?怎么,难道我冤枉了你?”

    岑欢不想再多说,刚才只是饿得肚子痛,现在却气得浑身都痛了,早知道这个男人不好惹,她就不该招惹的!

    “其实就算你不答应也没用,只要我想要,你根本就抗拒不了我。”

    他笃定的语气让岑欢难堪和羞愧。

    的确她没有一次能抗拒得了他的诱`惑的,与其说他不放过自己,还不如说是她拒绝得不够彻底。

    “你母亲让我给你物色结婚的男人,听她的口吻似乎一定要逼你结婚,你难道真想带着你女儿嫁给一个你不爱的男人?”

    “我不会结婚的。”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和我在一起?”

    岑欢闭上眼:“我不想破坏你的幸福。”

    “幸福?”惑莛东嗤笑,“我和向朵怡已经解除婚约了。”

    岑欢惊愕睁眼。

    “为什么?”

    “我答应过你不和她结婚。”

    “那外公他们——”

    “他们怎么想你不用管,你只要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就行了,别忘了,这都是你欠我的。”

    “我欠你?”

    “别做出一副很茫然的表情,我说你欠我的你就欠我的,所以以后不准再说不!”藿莛东拉她坐下,把碗塞入她手里。

    岑欢瞪着他不知所措。“快吃,我头还有些痛,你刚才按着挺舒服,吃完了又给我揉一揉。”.

    仿佛之前的争吵根本没发生过,他语气放柔,给她夹菜,哄着她吃。

    岑欢迷惑了,不知道这一刻是不是身处梦境?

    气氛一下静下来,藿莛东吃完饭去阳台打了通电话,岑欢心事重重的刷洗碗。

    她和他之间似乎进入了一个怪圈。

    以前是她千方百计的追随他的脚步对他死缠烂打,可他对她不屑一顾,逼她躲到海角天涯。

    而如今却完全反过来,但她又不懂他非要逼她和他在一起是为什么?

    以前他最忌讳两人的舅甥关系,现在怎么好象变得一点都不在意了一样,每次见面都欲求不满的要她?

    “你女儿叫什么名字?”

    在给他按摩头部时,岑欢听他忽然问了句。

    “橙橙,橙子的橙。”

    闭目假寐的男人冷嗤:“怎么不给她取草莓,西瓜,菠萝,或者你最爱吃的榴莲?”

    “……”

    “姓什么?”

    “岑。”

    “跟你姓?”

    “难不成跟那个不要我的野男人姓?”岑欢报复性的加重力道。

    藿莛东皱眉,捉住她的手示意她轻一点。

    “你母亲说你女儿是混血儿?那个野男人是哪一国的?”

    “不知道。”

    假寐的黑眸蓦地睁开:“你连他是哪一国的都不知道就为他生孩子?”

    岑欢望着他,脑海里念头一闪:“小舅,你真的想知道我女儿是怎么生下来的么?”

    藿莛东望着她渐渐黯下来的眸光,没开口。

    “其实,我不知道那个男人是哪一国的原因是因为……我是被——”

    “别说了!”

    藿莛东忽地打断她,随后坐起来。

    岑欢望着他好看的侧脸,眼底流动着一抹不知名的狡黠:“你不想知道了?”

    藿莛东不自握拳,手背的青筋浮动。良久才松开,长臂横过她的肩将她揽入怀。

    ——————

    (亲们晕不晕?纠不纠结?纠结的亲都改名字吧~~都改成纠结伦~求月票哇~)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