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聚会(4000)

芥末绿2017-2-25 21:27:26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刚下班,护士小唐来敲门.

    “岑医生,一起去吃饭吧?”

    岑欢刚想点头,手机这时响起。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她看了眼来电显示,迟疑了一下,冲小唐笑道:“你先去吧。”

    “哦~不会是梁医生打电话来邀你共进浪漫午餐的吧?”小唐笑得暧昧,不待她回答又说:“那我先走啦。”

    门关上,听着脚步声离开,岑欢才接通电话累。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那端,藿莛东的声音传来,夹杂一两声汽笛声。

    “你在车上?”

    “嗯,回公司。檬”

    岑欢想起他早上突然的冷漠,这会却又主动打电话来,还真是应了对她的忽冷忽热。

    “下午你下班到家,换上桌上那条裙子,晚上我带你去参加一个朋友的聚会。”

    “什么裙子?”

    “我刚才拿过去的。”

    “你什么朋友的聚会?”

    “你不用管,按我说的做就好。”

    岑欢沉默。

    “听到没?”

    “我不想去。”

    “岑欢,你忘了我说的话你不可以说不。”

    岑欢苦笑一声,无奈道:“小舅,你这是在做什么?你我都是成年男女,我若以你的女伴身份出席你朋友的聚会,那不等于是向世人昭告你我舅甥乱`伦?”

    “你胡思乱想些什么?我的朋友你又不是不认识,就耀之他们几个。就这样,我到时候去接你。”

    岑欢听他挂了电话,怔忪许久才起身去吃饭。

    “岑医生,这边。”

    在找空位时,岑欢听见小唐喊她。

    她望过去,见小唐那一桌还空着一个位置,于是走过去。

    “岑医生,特意为你留的哦~”小唐指了指对面的空位置冲她挤眉弄眼。

    岑欢不明所以,笑笑坐下。

    “我吃饱了,不打扰你们两人甜蜜,你们慢慢吃。”小唐起身走人。

    岑欢却一楞——你们?她和谁?

    狐疑的望向身侧,在看到对方的脸后,震住。

    梁宥西?

    他似乎是瘦了些,脸色明显有些憔悴。

    她想起梁劭北说他从伦敦回来后大病了一场,想必是在伦敦时高烧未痊愈的情况下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回国,把病情拖得严重了。

    虽然不想两人再有交集,可想起那日他离开时的受伤表情,及他现在憔悴的样子,心里终归是有些内疚。

    收回目光,犹豫着要说点什么,不料梁宥西忽地起身,随后拉开椅子一言不发的离开,至始至终都没看她一眼。

    岑欢呆了呆,才自嘲一笑。看来是她自做多情了,他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根本就不需要她的内疚,甚至有可能已经将她例入拒绝往来户的黑名单里。

    这样也好,两人不再来往,医院那些有关两人的传闻才会自动消失。

    *********************

    下班回到家,桌上果然放着一个精美的盒子。

    她打开,里头是一条裸粉色的抹胸无肩丝质长裙,胸前有个小开叉,小开叉下方是一圈圈旋转绽放的花边,一直延伸到裙摆。

    她回房换上,把一头长卷发盘成一个简单的鬓,再化了个淡妆,刚想着要搭什么鞋穿,门铃响起。

    她提着拖地的裙摆去开门,藿莛东站在门口,看到她的刹那眉梢明显扬高。

    岑欢注意到他手里拿着个盒子,还没开口就见他打开递过来。

    是一双颜色和裙子同色的镶钻高跟鞋,鞋跟至少十五厘米左右,是她穿鞋高度的极限。

    她低头看了眼裙摆的长度,在藿莛东的注视中换上,再看裙摆,恰好遮住鞋跟。

    “舒不舒服?”头顶落下一个声音,微微的有些暗哑。

    她试着走了几步,还转了几个圈,侧身时,藿莛东瞥到她胸前若隐若现的浑圆,喉咙滚动了一下,一把拽过她搂进怀,在她的惊呼声中低头攫住她的唇,急切的刺入,转转吮`吻挑`逗。

    岑欢被他突如其来的热吻吻得晕头转向,感觉快要窒息时他才放开她,而她还在急促喘息着,潮红的脸颊越发的光彩照人。

    他仍然拥着她,几根手指却顺着她胸前的小开叉探入,拨弄她饱满的丰盈。

    岑欢浑身发软,捉住他的手哀求他别弄了。

    “有没有披肩或者能搭这条裙子的外套?”

    岑欢过了会才点头,回房拿了条宽大的雪白绒毛披肩披上。

    确定她不会走光了,藿莛东才带她出门。

    “谁的聚会?”

    岑欢将视线从窗外收回,问驾驶座的男人。

    “凌风一年前去了法国,昨天才回来,我们几个许久没聚在一起过了,所以借这个机会聚一聚。”

    “他去了法国?”难怪没在医院碰到过他,而那次向朵怡的父亲患病,也没见小舅找过他。

    “两年前他对他的法国妻子一见钟情,所以追到法国去了,后来干脆在那边工作,一直至今。”

    一见钟情?

    岑欢想起卫凌风有些憨的傻气样子,抿嘴笑了笑。

    车子在魅色停下,五光十色的霓虹中,藿莛东下了车绕到岑欢这边给她开了车门,在她下车后把右手弯起,示意她挽着自己的手。

    而岑欢一副被雷劈到的表情。

    “他们都知道你我什么关系。”藿莛东简短一句解释,捉住她的手牵住,带着她往里走。

    岑欢还没从那句话带给她的震惊中回神,耳边听到有人提到她的名字,“她真的是小欢欢?啧,真是女大十八变,六年前还是个假小子,没想到现在变成超级美女了。”

    岑欢慢慢回神,望向眼前盯着自己不住打量的男人。

    “怎么?不认识我了?”关耀之挑眉问她,镜片后的凤眸惑人的半眯。

    岑欢想起他刚才那番话,脸一热,有些不自在的扯了扯嘴角算是招呼。

    关耀之的目光掠过两人十指相扣的手,暧昧的一笑,“进去吧,邢磊他们都到了,每次都是你最后一个到。”

    在他转身的刹那,岑欢把手从藿莛东掌心里抽出来。

    “小舅,你刚才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他们都知道她和他什么关系了?难道……他把他们的事情统统告诉了他那帮发小?

    “字面上的意思,你若想知道得更清楚,等回家我再告诉你。”“是不是你告诉他们的?”.

    藿莛东望着她:“这很重要么?”

    “怎么不重要?”岑欢真是要抓狂了,“你难道就不担心他们会怎么说你?这种事情若传出去,你知不知道对你影响有多大?”

    “你想太多了。”藿莛东重新牵过她的手,“何况就算要担心,现在也晚了,你之前对我死缠烂打,他们可是看在眼里,心里清楚得很。”

    闻言,岑欢心里咯噔了一下。

    “他们知道也未尝不是件好事,起码你我不用在他们面前躲躲藏藏。走吧。”

    岑欢木然的任他牵着自己走向包厢,脸色微微有些苍白。

    藿莛东睨她一眼,长臂横过她的肩揽她入怀,“别担心,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糕。”

    即使有他的安慰,岑欢仍是难以释怀。尤其是在那一张张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同时把目光投向她时,她真恨不能就地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

    随着藿莛东找了个位置坐下来,好在一群人看出她的不自在,纷纷把话题天南地北的扯开。而藿莛东一会后离开包厢出去接电话,岑欢安静的坐着,有人问她她才开口,否则一句话不说。

    十多分钟后,包厢门再次推开,一道娇小的身影风一样刮进来。

    岑欢还没看清楚对方的长相,身边一道高大的身影急急站起来迎向那道娇小的身影,小声训斥:“不是叫你小心点别蹦来蹦去?伤到宝宝怎么办?”

    “我没蹦啊。”梁宥珊无辜的瞪大眼望着丈夫,然后笑嘻嘻抱住他的手臂走到原位,刚要坐下,她忽然想到什么,顿了一顿,然后诧异的看向把头垂得低低的岑欢,左右瞄了好几眼后才惊呼:“嫂子?你怎么会在这?”

    岑欢原本在看清楚来人是梁宥珊后心里叫苦不迭,所以故意把头垂得低低的,希望她别认出自己,没想到她眼这么尖,不但认出她来,而且还叫出一个那么让人震惊的称呼,她真是欲哭无泪。

    “什么嫂子?姗姗你胡说什么?”易南困惑的问妻子。

    “我没胡说,她是我哥的女朋友,我们一起吃过饭。”

    梁宥珊话刚落,藿莛东从外面走进来,察觉到气氛怪异,他皱眉,“怎么了?”

    “哦,没什么。”易南知道藿莛东和岑欢的关系,忙示意妻子闭嘴。

    梁宥珊虽然莫名其妙,却也没再说什么。

    藿莛东走到岑欢身边坐下,不小心碰到她的手,居然出奇的冷。

    他瞥她一眼,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披上。

    岑欢觉得胸口压抑,起身说了句上洗手间便匆匆走出包厢。

    藿莛东浓眉一拧,看向易南,“到底怎么了?”

    易南耸耸肩,把刚才的事情说了遍,“也许只是姗姗误会了。”

    “我怎么会误会?她见过我妈,我还听医院的人说她和我哥都论及婚嫁了,我才叫她嫂子的。”梁宥珊解释。

    论及婚嫁?

    藿莛东冷哼,“你哥永远不会有这个机会。”

    梁宥珊讶然,刚想问为什么,藿莛东却站起来往外走去。

    走出包厢,在去洗手间的转角瞥到那抹娇小的声音,藿莛东放轻脚步走过去。

    岑欢从熟悉的气息中判断出是他,不待他开口便道:“我想回家。”

    她实在一分钟都呆不下去了。梁宥珊那声称呼让她无比难堪,而那种怪异的气氛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藿莛东自身后抱住她,一个吻轻轻落在她的耳畔。

    “好。”

    *********************

    一路无言,回到公寓岑欢连妆都懒得卸,换了睡衣便载入大床上连动都不动一下。

    藿莛东站在床边望着她,黑眸深沉。

    口袋里传来来电的振动声,他掏出看过屏幕,退出卧室。

    接通电话,那端的人以一口流利的意大利语道:“vincent,你要的资料我已经发给你,我一向佩服你们中国人所谓的义气,这次这个叫秦戈的男人尤其讲义气重感情,我用各种方法招呼他他都死不开口,直到我把你让我转达他的那句话带给他,他才松口。”

    藿莛东沉吟了会,同样以意大利语问:“他现在怎么样了?”

    “你放心,你吩咐过的,我怎么会要他的命,好着呢。”

    “你记下,我欠你一个人情。”

    那端的人大笑,“vincent,julie至尽未婚,还在等着你回头来找她,你若真想还我人情,不如发发好心,娶了julie如何?好歹她也是我唯一的妹妹,你娶了她总不会吃亏。”

    藿莛东只当他是开玩笑,又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

    (卡住了……)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