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女儿出事(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7:45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外小姐,我那次见你真是差点认不出来了。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送岑欢回住处的途中,段蘅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她闲聊.

    岑欢心不在焉的笑笑,随口道:“段总管却还是老样子,永远那么年轻。”

    一句话把段蘅夸得咧嘴笑了半天。

    “向家小姐要是也像外小姐这样好相处就好了,整天在老爷夫人面前装柔弱,背地里却一副女主人的面孔,难怪二少爷不喜欢她。”

    听他提起向朵怡,岑欢想起小舅说和向朵怡解除婚约的事,不由问了一句累。

    “二少爷是和她解除了婚约,那天二少爷还是当着向家老爷的面说的,可这向小姐脸皮是恁的厚,那天被她父亲拖走,没想到第二天又回来了。”短蘅叹气,“一个女人做到她这个份上,真是掉面子。二少爷都摆命不要她了,她还赖在这里不走,说是当那天什么事也没发生,等二少爷从伦敦回来看到她,不知道是什么表情。”

    段蘅这句话提醒了岑欢一直纠结惶恐的事实——小舅去了伦敦。

    那次他一直缠着她问她女儿的事,她以为他已经信了她的说辞,可他为什么还瞒着她跑去伦敦檬?

    他去伦敦一定是去找秦戈吧?

    那秦戈他……

    她不安的咬唇,一想到某种可能,心里顿时滋生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惧。

    “外小姐,你这么漂亮能干,怎么也不找个男朋友?我有一次听老爷和夫人说要给你物色一个优秀的男朋友。”

    岑欢一楞,“我怎么没听外公说过?”

    “大概是还没物色到,其实老爷很疼外小姐的,以前的那些事现在老爷都后悔了,就想好好补偿你和小姐。就连姑爷他现在都接受了。”

    岑欢没说话,心里纳闷怎么每个人都急着给她找男朋友?

    回到家,一进门她便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也不管伦敦那边现在是什么时候,迅速按下秦戈的电话。

    让她失望的是,秦戈的电话提示关机。

    她瘫在门边,心头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这几年那些埋藏在心里极力掩藏的秘密似乎随时都会被挖出来,爆晒在烈日底下,让她无所遁形。

    ——睡吧,醒来就能见到我了。

    既然联系不上秦戈,那只能等他回来为她解惑了。

    **********************

    “岑医生,26床的病人突然出现尿血现象,要不要重新给他做一次尿液检查?”

    耳边响起的声音拉回岑欢神游的思绪。

    她拿过病人的病历看了遍,然后说,“不排除患者的尿血是服用药物后的副作用,你先给他重新做一个再那给我看。”

    “好。”

    听到关门声,岑欢又看了眼手机,还是没有任何来电。

    昨晚他说她醒来就能看到他,虽然知道他是哄她的,可现在都十一点多了,就算是从伦敦回来也应该到了,为什么还是没联系她?

    下了班没什么胃口不想吃饭,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胡思乱想,手机响起时,她整个人都跳起来。

    只是电话却不是藿莛东打来的,而是藿静文。

    有些讶异母亲居然会在这个时间打电话给她,她接通,还没开口便听母亲焦急道:“欢欢,小丫头不知道怎么的早上起来就喊头痛,说身上痒,我给她看了一下身上头皮上都有红点点,以为她是过敏,给她擦了药,可现在红点越来越多,而且好大一颗,她身子也热得不行,你爸说是出水痘,可水痘不会痒啊,这到底是怎么了。”

    岑欢听到电话那端女儿的哭闹声,心似被人揪住一样的疼。

    “妈,你别急,先送她去医院,别让她抓,我马上回去。”

    挂了电话她去胡任海那请假,胡任海看她脸色白得吓人,也没多问,只说了句往后是要补班的便让她走人了。

    她离开医院,和上次一样租了辆车,急急回到住处拿了些东西就出门了,走得太匆忙,连手机忘在玄关的鞋柜上都没察觉。

    心里担心女儿,她一上高速便把车开得极快,平时要花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才到家,今天却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

    她想联系母亲,这才发觉忘拿了手机,直好先回家。

    ************************

    病房里,藿静文守着好不容易睡着的小外孙女,目光扫过她还爬满泪痕的小脸,心疼得直叹气。

    岑欢推门进来,藿静文连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哭了好几个小时了,刚睡着,别吵醒她。”

    岑欢点头,轻轻走到病床边,刚伸手要去探女儿的额头,藿静文及时拉住她。

    “医生说是出水痘,还有些过敏,她全身都痒,你别弄她。”

    岑欢原本只是想探一探女儿的体温,见母亲这么担心,收回手。

    好几天没见女儿了,感觉瘦了些,露出被子外的小手上及头皮处,甚至脸颊上都有大颗的疱疹一样的红点,有的还被抓烂了,沁出红红的血丝,看起来触目惊心。

    岑欢望着女儿,内心自责不已。

    女儿一生下来体质就不是很好,经常不是过敏就是感冒。以前在伦敦有秦戈给女儿调理身子还好一些,现在回国她又不在女儿身边,小丫头明显是体质下降了才会感染水痘。

    “妈,这里有我,你回去吧,爸一个人在家没人照顾不放心。”她想起独自在家的父亲。

    藿静文看了眼时间,点头问,“你吃饭没?”

    “我吃过了。”岑欢对母亲撒谎,因为她知道如果说没吃,母亲肯定又会来回奔波给她送吃的。

    而她现在一门心思都在女儿身上,根本就没胃口。

    “那我晚点等给你爸弄了晚饭吃再过来。”

    岑欢点头,看着母亲离开。

    ***********************

    夜色降临,整座城市灯火辉煌。

    名贵的黑色汽车在岑欢的公寓楼前停下。

    藿莛东从车上下来,仰头望了眼岑欢的房间所在的大概位置,见一片漆黑,有些不确定岑欢是否在家,想打电话给她,又想给她个惊喜,想了想还是走进公寓。

    走到岑欢的房门口,没按门铃,而是直接掏出钥匙开了门,室内一室的清冷。走向卧室,开了灯,床上的被褥整整齐齐.

    没想到真的不在家。

    掏出手机拨出她的号码,耳边立即听到一阵清晰的手机铃声。

    他循声探去,在玄关的鞋柜上瞥到岑欢忘拿的手机。

    到底去哪了,怎么连手机都忘了拿?

    他疑惑的走过去,拿起岑欢的手机点开,在近期联系人上头看到姐姐藿静文的来电,心头一动,拿自己的手机拨过去。

    “莛东?”

    “姐,是我,岑欢……回去了?”

    “唉,小丫头出水痘把我和你姐夫吓个半死,一打电话给她她就赶回来了,现在还在医院呢,我正打算给她送吃的去。”

    “出水痘?”藿莛东声音一沉,“现在怎么样了?”

    “我回来的时候她刚睡着,你不知道,哭了好几个小时,身上抓得乱遭遭,嗓子都哭哑了,医生说比较严重,十天半个月都难好。”

    藿莛东皱眉,“哪家医院?”

    “县人民医院。”

    藿莛东应了声,正要挂电话,又听藿静文道:“莛东,你不是还要赶来吧?都快八点了,等你到都十点多了,路上我不放心,明天再来吧。”

    “没事,我开慢一点。”

    藿莛东说完挂了电话。

    而说是慢一点,他却是连在市区内都直闯好几个红灯,上了高速更是疾驶如飞。

    这边小丫头已经醒来好一会儿,或许是见了母亲,觉得身上也没那么痒得厉害了,只是眼眶一直红红的,眼泪水圈在眼眶里打着转,看得岑欢心如刀割。

    她看到女儿额头上有一片淤青,想起母亲说昨天女儿和别人打架,显然是那时留下的,心里不由更加难受,抱着女儿泪水狂落。

    藿莛东进来看到的就是这副情景,一大一小母女俩抱在一起,淡白的灯光下,岑欢脸颊边滚落的泪水闪着晶莹的光泽。

    ——————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