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从未有过的温柔(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7:56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刚下飞机?.

    岑欢拿眼斜他,“按你昨晚说的登机时间,你应该早上十点多就到了。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他说一下飞机就去找她,然后接着来这里,那不是晚上才到的?

    “临时有事延时登机,我晚上六点多才到。”

    临时有事?

    岑欢想起昨晚在他电话那端听到的娇嗲女声,心口一酸:“临时忙着应付女人吧?累”

    藿莛东动作一顿,转头看过来,盯着她有些气闷的表情,黑眸微微一闪,“你听到了?”

    岑欢见他承认,没有丝毫的隐瞒,气得抢过他手里的碗盖上塞回袋子里不给他吃。

    藿莛东舔了舔唇,盯住她气红的脸,笑了一下,伸手揽过她檬。

    “那是一个朋友的妹妹,她硬要跟着我回来,我只能先安抚她。”

    “朋友的妹妹?”岑欢质疑的口吻,语气酸酸的,“都喊你亲爱的了,应该是爱你爱到死去活来了吧?”

    “她爱不爱我和无关。”

    “哼,如果不是你告诉她你的行程,她会追你追得这么紧?”

    “她是从她哥哥口中得知我的行程,然后从意大利飞去伦敦的,julie,你应该还记得她吧?”

    岑欢身子猛然一颤,却不是因他口中那个julie,而是因为伦敦两字。

    她只顾着气他身边有别的女人,却忘了他此行是飞去伦敦。

    她想起关机无法联系的秦戈,以及心头浮现的那抹不好的预感,无边的股恐惧油然而生。

    见她突然沉默,藿莛东也没开口,只是拥着她,望着床上熟睡的女儿,心里忽然有种柔软的感觉蔓延开。

    “小舅。”

    轻柔的呼唤入耳,他回眸。

    岑欢轻咬着唇,挣扎了一会仍是忍不住开口:“你这次……是飞去哪个国家?”

    藿莛东望着她,从她问话的语气和忐忑焦虑的表情中窥出一丝端倪,“你知道了?”

    岑欢愕然——他这么问的意思是承认他去了伦敦?

    “为什么?”她问他,美目燃起一簇暗焰,“你是不是去找秦戈了?你对他做了什么?为什么他关机?”

    看她这么关心除他以外的男人,藿莛东微微有些不悦:“你以为我会对他做什么?我去伦敦是为别的事情——”

    “工作么?”岑欢讥讽一笑,“你妈说藿家在伦敦并没有拓展生意,你找这样的借口敷衍我怕是不行。”

    “我没说是为工作。”他望她一眼,叹口气,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翻到其中一个号码,“这是我在伦敦的朋友,在意大利认识的,这次他出了事我过去看看,你要不信可以打电话给他对质,至于秦戈为什么关机,你如果都不知道,那我就更不知道了。”

    岑欢听他说得这么认真,神色也无半点慌张,却仍有些半信半疑。

    “他是你的朋友,当然帮着你说话,谁知道是不是你们事先串通好来骗我的?”

    “岑欢,你这样看我?”

    他淡然的语气像是夹杂一丝失望,让岑欢有些怀疑是不是自己太神经质错怪他了。

    “等秦戈的电话接通,你可以自己问他,我有没有去找过他。”

    岑欢心想秦戈是绝对不会骗自己的,他既然敢这样说,那估计是真的没去找过秦戈。

    只是心里还是觉得不安。

    “倒是你,这么紧张我去找秦戈,是不是那次你对我说的话是骗我的?”他突然冒出一句。

    岑欢猜想他指的应该是女儿出生的来历那件事,不免有些心虚的别开眼,别别扭扭的说了声没有。

    藿莛东勾住她的下巴让她看着自己:“真的没有?”

    “没有。”岑欢咬唇,被他这样专注的望着,心跳怦然,快得不行。

    “既然没有骗,那你刚才为什么不敢看我,眼睛一直闪?”

    岑欢嘴角抽了抽,勉强一笑:“我、我眼睛有点不舒服。”

    “是么?”他靠近她一些,拉近两张脸的距离,微勾的嘴角似笑非笑。

    岑欢触及他如湖水深沉的眼底,脸颊不争气的红透,双手无措的揪住他的衬衫纽扣,大脑一片空白,无法思考。

    “很好玩么?”他忽然开口。

    岑欢愕然望着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说这个,”他指了指她把玩着的衬衫纽扣,“你们母女都喜欢玩,是不是很好玩?”

    岑欢手一僵,随即有些窘迫的急急松手。

    藿莛东笑一下,搂着她意味不明的轻叹了声。

    岑欢乖乖偎在他怀里,顺着他的目光望着床上的女儿,双手不自觉环上他的腰,想起他刚才对女儿说的那句‘我喜欢你妈咪’,也不知道,他当时说的是真心话,还是纯粹是敷衍女儿的?

    “我越看这丫头越觉得她像一个人。”头顶落下低醇的声音。

    岑欢还在纠结那句话的真假度,没在意他说的是什么,只随口说,“我的女儿当然是像我。”

    “是么?可我怎么越看越像我?”

    犹如当头棒喝,岑欢一下就回神,不可思议的瞪着神色淡定的男人,许久才发出声:“你、你眼花了吧?我女儿怎么会……会像你?”

    “这么紧张做什么?外甥像舅没听说过么?”藿莛东漫不经心的开口。

    岑欢闻言暗地松口气,却还是道:“外甥像舅不过是说说而已,你还真信?何况你都是她舅爷去了,连我都没像着你,你还能看出她像你?”

    “听起来你很遗憾没长得像我?”

    “我才不想长得像你呢。”岑欢瞪他,挣扎着要从他腿上站起来。

    “别动,让我抱会。”他下颌抵着她的发璇轻轻开口。

    “这里是医院,随时会有人看到,你到时候怎么解释?”

    藿莛东轻哼:“既然这么在乎别人怎么看你,当初为什么要把孩子生下来?”

    他说话的语气让岑欢感觉他似乎知道了什么,刚想问,却又听他说:“以后有我,你不要把所有事情都埋在心里自己一个人承受,你这样,万一病倒了小丫头怎么办?”

    岑欢心头一颤,微仰头望着他,终于忍不住问出郁结在心里多时的那个问题。

    “小舅,你刚才说喜欢我。是真的么?”藿莛东挑眉,“你听到了?”.

    “你说啊,你是不是真的喜欢我?”

    “这个问题我记得我回答过你。”

    岑欢一楞,“什么时候?”话刚落脸色瞬地一变,“我只问过你爱不爱我,以前你说不爱,后来干脆连回都懒得回我,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

    所以刚才他真的只是敷衍女儿?

    “你那次,不是问我喜欢什么类型的女人?”

    岑欢皱眉,在脑海里搜寻那段记忆,然后才想起来,就在她去伦敦的那天下午,她问了他喜欢哪种类型的女人,而他是怎么回答的?

    ——天然呆傻,胸大无脑,脾气倔,疯疯颠颠,情绪反复无常,一时风来一时雨。

    可这个回答和她问他喜不喜欢她有什么关系?

    看她一脸困惑,藿莛东苦笑揉额。

    “想不通就算了,不早了,睡吧。”

    岑欢环顾病房,“没有床你让我睡哪?”因为女儿的水痘是传染性的,所以是隔离开的单人病房,而病房里除了一张床和两把椅子能坐以外,再无其他。

    “两个选择,和女儿睡或者我抱着你睡。”

    岑欢耳根一热,急急拨开他的手从他腿上跳下来。

    虽然两人更亲密的事都做过无数次,可这毕竟是医院,让人看到了难免会招惹闲言碎语。

    她小心翼翼的爬上床给女儿调整好位置,刚要躺进去,却又想起什么,“我睡了,那你怎么办?”

    藿莛东哼笑:“心疼我?”

    岑欢脸又是一烫,“我的意思是你长途飞回来又接着开车赶来,一定累了,不然,你还是回家睡好了。”

    “睡吧,我坐在这靠着休息一会就行。”他指指床沿。

    岑欢迟疑几秒,终究没再开口。

    藿莛东起身关了灯,返回椅子上坐下,望着如水月光下平静入睡的母女,眼神从未有过的温柔。

    ————————

    (舅舅从牛奶舅升级成暴力舅,如今是温柔舅附身……而暴力舅会一直温柔下去吗?)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