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藿太太(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8:1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   小丫头出水痘加上过敏,身子一热,浑身痒得不行,整晚都翻来覆去睡得很不安稳.

    岑欢才迷迷糊糊睡着没多久,就被身边的动静扰醒,睁眼就见一道黑影伫立在床前,她当时忘了藿莛东也在,吓了一跳,急急爬起来,却听黑影开了口,“怎么了?”

    熟悉的声音落入耳,岑欢悬高的心放下来,抚着额坐在床上,暗恼自己吓自己。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p;   藿莛东放开小丫头的手去开了灯,岑欢有些不适应的闭上眼,一会后再睁开,藿莛东已经重新捉住小丫头的小手,阻止她抓伤自己。

    “你一直没睡?”她问他,语气温柔瞳。

    藿莛东点头,望着烧得脸颊红红的小丫头神情凝重:“她好象比之前更烫了?”

    闻言,岑欢连忙去探女儿的头,果然烫得吓人。

    她急急下了床穿上鞋往外走:“应该是被抓破损的皮肤感染了,我去叫医生。馁”

    一会有护士进来重新给小丫头测体温,值班医生知道岑欢是同行后,并不介意她查看小丫头的病历,而且采纳了一些她对儿童水痘治疗的方法。

    折腾到天亮,小丫头的体温才终于降低了一些。

    “她这种情况可以坐车么?”

    岑欢正在给仍熟睡的女儿把手指头一个个包起来,避免她抓破疱疹让感染变严重,听他这么问楞了一下,“去哪里?”

    “回市里的医院。我看这里的医生水平不高,连个烧都退不下来,孩子烧坏了怎么办?”

    “出水痘有一个自然过程,一般都要7到10天,期间发烧是正常的,只是她有些过敏,一痒就去抓导致感染,所以才烧得频繁些。”

    “她能不能坐车?”藿莛东重复那个问题。

    “能是能,不过——”

    “能就行了,我去给她办出院手续。”藿莛东打断她,然后离开病房。

    岑欢哑然。

    出院手续很快办好,岑欢打电话和母亲说清楚事情原委,上了藿莛东的车后才想起自己租的那辆车。

    “我让人来开回去就行了。”藿莛东说着斜她一眼,“当初说送你一辆车你还拒绝,现在去租车你也不嫌麻烦?”

    岑欢想起上次他要送自己车的原因是因为刚和自己上过床,不由回敬他一记白眼:“动不动就送价值百万的东西,你倒真大方,也不怕亏死。”

    藿莛东没料到她这么直接,瞥了眼她坏里睡得极沉的小丫头,嘴角微倾:“那我只好采纳你当时给我的那个提议。”

    岑欢一楞,“什么提议?”

    “多做几次捞回本来。”

    他话音刚落,岑欢只觉身体里的血液齐齐往上涌,脸颊瞬间红烫如火。

    这人,明明之前还因为小丫头的事脸色难看得让人不敢靠近,这会却又能说出这么无耻的话,前后的反差大得简直让人难以置信是同一人。

    她转头看向窗外掩饰自己的羞窘,却突然想到一个严峻的问题。

    她当初进医院时给人事部长的个人简历上写的是未婚单身,医院里除了梁宥西外并没有人知道她有个女儿,这次她把女儿带回来,瞒肯定是瞒不住了,她也不在乎别人会嘲笑她,只是担心女儿在听到那些闲言碎语后会不快乐。

    身边的小女人突然沉默,藿莛东微讶。

    “怎么不说话了?”他问,目光专注锁定前方的路线,并没有看她。

    岑欢回头,看着他英俊的侧脸,不知从何说起。

    “你是不是担心小丫头的事会被你同事知道?”

    心事被他一语猜中,岑欢明显诧异。

    “你放心,我已经和妇幼保健院那边打了招呼,他们已经准备好单独的房间,只要不和你们医院打交道,自然就不会有人知道这件事情。”

    岑欢没想到他短短时间就已经将一切准备妥当,为女儿的事情跑上跑下四处打点,如同一个负责的丈夫和一个份外宠爱孩子的父亲,让她看得一时失神。

    怕吵醒小丫头,藿莛东把车开得很稳,速度也减慢许多,两个多小时才达到市区。

    果然如他所说,一到妇幼保健院,立即有人安排,就连正副院长都出动,态度热情得让岑欢头皮发麻。

    她并不知道,这是因为藿莛东会给院方捐一栋住院大楼的效果。

    “藿总放心,我院对治疗儿童水痘很有一套,最多一个星期就能好转康复。”

    岑欢自己是医生,不管医术如何,从来不会对病人打包票,她听这位正院长说得这么果断,不由挑了下眉,恰好被对方看到,以为她不信,笑了笑。

    “藿太太,您放心,我们到时会还您一个健康活泼的宝宝。”

    一句藿太太,叫得岑欢颜面一抽,否认不是,不否认也不是,尴尬的抱着女儿手足无措。

    耳边听得一声低笑,她抬眸,瞥到身旁的男人嘴角勾起的一尾轻浅的笑弧,心头蓦地一阵悸动,蔓延开一丝甜意。

    院方给小丫头准备的是单独的高级病房,里头设施一应俱全,给岑欢一种不是进入病房,而是进入高级宾馆的感觉。

    把女儿安置好,她打电话给胡任海又请了一星期假,藿莛东也因为公司的事情回了公司一趟,再返回来时,手里多了一个大包。

    “这是你换洗的衣服,还有吃的。”

    岑欢看了眼是自己平时穿的,猜想他是回了自己的住处。

    她拿了套衣服进浴室梳洗。

    病床上,小丫头早已经醒来,病恹恹的躺着。

    她见了藿莛东,还记得他是那个帅帅的说喜欢自己妈咪的舅爷,虚弱的朝他笑了一下,软软的唤了声舅爷。

    藿莛东回她一笑,走过去,俯身轻抚她柔软的棕发。

    “舅爷,我不舒服,好难受好难受。”小丫头说两句就已经泪眼汪汪,两条小手臂从被子里钻出来,伸手要藿莛东抱。

    “乖,等病好了就不难受了。”藿莛东抱过她,软软的小小一团圈在怀里,实在没什么重量,尤其是高烧后小脸明显凹下去,让人看着就心疼。

    “那要什么时候才好?我想去玩~”

    “过几天就好了,等你病一好,我带你去游乐场玩。”“还要过几天呀……”小丫头失望的哭丧着小脸.

    “几天很快就过去了,要有耐心。”

    小丫头窝在他怀里不吭声了。

    “饿不饿?有很多好吃的东西,想吃什么?”藿莛东转移她的注意力。

    小丫头瞥了眼他带来的水果和糕点,没什么食欲的摇头。

    “那你想吃什么?”

    “我想喝会冒泡的汽水,每次我说,叔叔就给我买。”

    听她又一次提起秦戈,藿莛东多少知道了秦戈这些年对这对母女的帮助和影响到底有多大。

    岑欢洗过澡出来,听女儿要喝汽水,连忙阻止:“橙橙,这几天都不能喝汽水,不然身上会长更多的疱疱,你饿了先吃粥,等病好了,妈咪再给你买汽水喝。”

    也许是知道反驳也没用,小丫头也懒得再吭声。

    岑欢哄着女儿吃了些粥,因为一直低烧身体困乏,醒来才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她又睡着了。

    岑欢自己吃了些东西,注意到藿莛东身上还是昨天那套衣服,想想他那么爱干净的一个人,却陪着自己和女儿一直呆在医院连洗澡的时间都没有,不由心头一暖。

    “小舅,你回去洗个澡忙你自己的事情吧,这边你都安排好了,我有事再打电话给你。”

    藿莛东看过来,因为连着两晚没睡,眼底浮现明显的血丝,而神情也略有些疲惫,连眼角的细痕都显露出来,添了一抹沧桑,虽然更显男性的魅力,却也让岑欢意识到时光的流逝。

    转眼两人居然断断续续纠缠了六年多,每一次的放弃,结果都换来更狂热的纠缠。

    岑欢静静凝望着他,突然觉得鼻酸,手不自觉抚上他的脸,眷恋的勾勒他的五官轮廓。

    在她的手指停留在他嘴唇上时,他忽地张口一下含住。

    岑欢心惊,下意识想抽回,却被他捉住手腕,而腰上一紧,整个人都被他带入怀里。

    “想赶我走?”低沉的嗓音贴着耳畔滑过,温热的气息刷过她的颜面,她身子一僵,想说什么,刚启口,就被吻了个结结实实。

    ————————

    (各位亲们情人节快乐!情人节有活动哦,可以在评论区写情书给文里任何一人,表达你们的爱意哦,内容字数不限,要求必带情书二字即可。只能是今天写情书哦~)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