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岑西舅

你以后只能是我的人(3000)

芥末绿2017-2-25 21:28:5Ctrl+D 收藏本站

    <.xiuwxp;滚烫的舌刺入口腔纠缠,熟悉的气息涌入呼吸里,岑欢想抗议,身子却发软,在他的猛烈攻击下迷迷糊糊回应他的热情,四瓣唇交缠在一起,迫切的渴望着对方,仿佛迫不及待的想融入对方身体里.

    情势失控时,岑欢感觉到他内衬口袋里的手机振动,如梦初醒,红着脸抬手在他胸口轻捶了一记。最新最快的更新尽在.xiuwxp;藿莛东有些不舍的放开她,泛着血丝的眸底蕴藏一簇蓄势待发的狂热暗焰。

    岑欢被他看得口干舌燥,垂眸指了指他胸口,“你有电话。”

    藿莛东注视着她被自己洗礼得越发红艳的嘴唇,喉咙清晰的耸动一下,难耐的又低头在她唇上狠狠亲了一记才罢休瞳。

    口袋里振动声还在继续,他微蹙眉,腾出一只手掏出手机,来电显示家里的宅电,顿了几秒,接通。

    “莛东,你的秘书说你昨晚就从伦敦回来了,你怎么也不回家来看看?”柳如岚的声音明显不悦。

    藿莛东睨了眼怀里又在把玩自己衬衫纽扣的小女人,将电话拿远一些,“家里怎么了?馁”

    “朵怡的脚摔伤了,你去伦敦也不说一句,前晚一直打你电话都联系不上。既然你回来了,那是不是抽个空回来看看她?”

    一听向朵怡在自己家,藿莛东皱眉,“她不是走了?”

    “朵怡是真心喜欢你,所以那天你说那样伤人的话她也不追究,只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还是想和你在一起,希望两人如期举办婚礼。”

    “妈,您转告她,让她死了这条心,她就算摔断了腿没了命,我也不会看她一眼。”

    不待母亲回应,他便挂了电话。

    岑欢一直安静听他接电话,大致猜到是怎么回事。

    想起还赖在藿家以一副藿莛东未婚妻身份自居的向朵怡,她就忍不住吃味。

    她拨开他的手,斜眼看他:“你妈让你回去陪你未婚妻了吧?那你赶紧走吧,人家向小姐对你可痴情了,别辜负人家一片真心。”

    闻到空气中漂浮的那股酸味,藿莛东有些哭笑不得。

    “那你呢?”他重新拥过她,低头以额抵着她的,“你对有多真?”

    很不满他居然这样质问她对他的感情,伸手探入他外套内在他腰上狠狠掐了一把。

    藿莛东皱眉,将她拥得更紧。

    “不但爱咬人还喜欢掐人,除了这两样,你还有什么法子折磨我?”他咬着她柔软的耳垂问她。

    岑欢撅嘴:“怎么,你不爽?不爽可以走人。”

    “我怕我走了再来,你会咬得我浑身是齿痕。”

    岑欢怒,“找打啊你。”居然把她说得像只小疯狗一样。

    藿莛东搂着她笑,黑眸灼灼,颊边浅浅的梨涡浮现,让岑欢想起女儿笑时的模样,竟然惊人的相似。

    她呆呆望着,有片刻的失神。

    “这边的房子我已经弄好了,晚上就让人把你的东西搬过去,以后你就和小丫头住在那边,我们也不要再闹了,好好过,行么?”

    好好过?

    岑欢顺着他的话,眼前浮现他和她以及女儿一起相处的画面,一个是宝贝女儿,一个心爱的她,这样的生活,她真的无从挑剔,相信每一天都会过得很幸福。

    可她和他并不是寻常相爱的男女,以两人的身份长期住在一起,别人会怎么看他们,女儿又将怎样面对别人异样的目光?

    更何况现在还有个向朵怡不死心的赖在藿家对他纠缠不清,她对他所谓的好好过,心里越发没底。

    见她沉默,藿莛东知道她在顾虑许多事情,而人往往是有了顾虑就会裹足不前,以前的他何曾不是这样?

    “我说过一切有我承担,你只需要照顾好自己和小丫头,坚定的和我在一起,我就不会让你们母女受半点委屈。”

    岑欢心头一颤,怔怔望着他,眼眶里迅速滋生一股热气,渐渐模糊了视线。

    真的可以吗?她真的可以放开一切把自己和女儿交给他,全心全意的释放自己对他的感情,和以前一样不顾一切的去爱吗?

    “你当初缠着我,不就是想永远和我在一起,如今我给你承诺,你不心动?”低醇的声音带着危险的诱哄,直直敲入她心底。

    这么诱人的承诺,她怎么可能不心动?

    只是……

    她咬唇望向病床上女儿的睡颜,内心激烈的挣扎,徘徊在答应和拒绝的路口,难以抉择。

    藿莛东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目光微微一闪,“我请的佣人是专门为儿童调配饮食的儿童营养师,有她给小丫头调理身体,她体质一改变,就不会老是感冒不舒服了。其他又没什么缺陷,你根本不用担心。”

    岑欢一楞:“你怎么知道橙橙从小体质不好?”

    “我问过她的主治医生,他说条理好身体就行了,其他方面都很正常。”

    “不,你不知道,其实她……”岑欢话说到一半又打住,一脸惶恐。

    “她怎么了?”

    “没……没什么……”

    “那就按我刚才说的那样,以后我们好好过。”

    岑欢张口想说什么,可望着他的眼,她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这样傲气矜贵,或许一辈子都难得有一次低头向人妥协。而这次对她,却是一再的纵容,甚至都有些低声下气的味道,她又怎么忍心拒绝。

    心是经不起一再伤害的,她上次已经出尔反尔,而他不计前嫌,还是愿意包容她,她实在开不了口让他失望。

    其实就算拒绝,她也没办法真正忘记他。

    藿莛东见她叹气,像是有些认命的意思,立即趁热打铁,打算把她吻个晕头转向,让她无法回绝。

    只是在他低头时,岑欢却问:“你既然给我这样的承诺,那向朵怡怎么办?”

    “我已经和她解除婚约了。”

    “那有什么用?只要她一直住在藿家,你父母还有藿家的下人还是会把她当做你的未婚妻看待。”而她在意的也不是向朵怡是否会一直住在藿家,只是只要向朵怡和他的关系一天不断干净,她心里就会有种做小三的负疚感。

    虽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向朵怡才是真正介入她和小舅之间的小三,但毕竟她是世人所认同的小舅的未婚妻,而她只不过是他的外甥女。“之前我不知道她又回来了,这不用你担心,我会处理。”.

    岑欢哼了声,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他硬实的胸膛:“你当真就这样一辈子守着我们母女?”

    “有你们我已经足够。”

    “可是你守着我们就不能够结婚,外公他们肯定不会同意的。他还盼着你给藿家穿宗接代呢。”

    他捉住她使坏的手哼笑:“不是已经有了么?”

    岑欢蓦地一惊。

    “你忘了,大哥家那一双儿女?虽然被大嫂带去国外,但不论怎样,他们始终姓藿,是藿家人,所以就算我不结婚,也无所谓。”

    听他这么说,岑欢狠狠松了口气。

    “你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岑欢故做若无其事的笑笑,“没事,呃,你……要不要休息会?一直没睡,看你眼角的细纹都出来了。”

    藿莛东抬手摸了摸眼角,斜眼看她:“嫌我老了?”

    “你这种年纪正是男人最有魅力的时候,怎么会老?你不嫌我以后人老珠黄就行了。再说,我也不嫌你老。”当初又不是不知道他大自己多少。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岑欢一怔,在他目不转瞬的注视中,几不可见的点了点头。

    “哪,这次可不许再出尔反尔。”

    他执起她的手,在她开口之际俯身吻住她的唇,而她只觉指间一凉。

    意识到是什么套入了自己的中指,她目露惊讶,待他放开她,仍有些难以置信,不敢低头去看。

    “上次你去我那边时,我就买了,只是你没给我机会为你戴上。”

    岑欢眨了眨眼,泪意很快涌上来。

    她低头望着中指上那枚款式简单却极其大方的戒指,胸口剧烈起伏着,几次想开口都不成句。

    “知道为什么给你戴中指么?”

    她摇头,内心感叹得一塌糊涂。

    “名花有主,你以后只能是我的人。”

    ——————

    (亲们有月票的砸过来吧~小丫头病一好,温柔舅会继续温柔的,ps:贼越来越多,亲们小心防各种贼偷啊~也但愿某些人的手不要再伸这么长,给人留口饭吃~)网w-w-w.xiuwx.n-e-t

评论列表: